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2/20/2017

ESP:Human Monsters -GOTH BLOOD外傳-Act.1



※此篇為GOTH BLOOD外傳,請看過本篇再觀賞更能得到閱讀樂趣。





Extrasensory perception,簡稱ESP。超感官知覺,也就是大眾所認知的第六感。與PK(Psychokinesis),是一種目前科學上無法印證與解釋的知覺與不受任何物理作用干擾動作的能力。
說得更加通俗點就是超能力。

在這裡讓我們都統稱他們為ESP吧。過多的假設、謊言、幻想、臆測,ESP可算是大腦的異常活動。有些分子認為ESP是超越了一般大眾大腦的使用程度和範圍所誕生的。也有人認為宗教能達到。在歷史上也曾經謠傳某北邊的大國想要建立這麼一支特殊部隊操縱戰局。最後終究是無稽之談。

無論真相與否,或許冥冥之中在過多的人類社會中真有這種無法解釋的能力存在吧?





有這種能力不正常吧?”
小孩子的笑鬧聲

那不是人類的正常表現吧?”
大人們夾雜著恐懼的嗓音

根本是怪物不是嗎?”
父親嘲弄的冷笑。

我希望你只是個普通的孩子…”
永遠無法忘懷的回憶

回想起來果然最傷人的就是最後那一句
溫柔的嗓音低沉的呢喃著,彷彿安慰人話語卻是最尖銳的一把刀。
隱藏起來,像是把自己作為樹葉般隱藏在一片森林之中。就算是竹節蟲,再怎麼長的像枯枝。他都是蟲類,永遠都無法成為植物。
即使如此,這個道理卻是連現在我都還是無法理解每一天、每一日,都在森林裡當作自己是株植物。

不斷的重複著。



Act.1



行動,準備就緒。
夜色的帷幕已完全降下,照多數生物的生理時鐘而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樣的生態早離開了如此繁華的城市。
『是伊藤貞夫和未婚妻里子小姐嗎?是的,這裡請。』
女接待員帶著身穿時下流行的禮服剪裁的男性進入今晚在洋房舉行的商界派對,他身旁挽著袖珍看來有些樸素的未婚妻。以作為新起的科技新貴,男子有些過於年輕。未婚妻也相當歲數。想必是某家族的二代子弟。女方甚至有些幼小。實際上只有十來歲也不為過。
但無論邀請卡和客人名冊上也確有此兩人。那麼就是貴賓了。
『歡迎!是伊藤先生嗎?久仰大名了!
目標上前了。全體人注意。
『去拿幾杯雞尾酒給客人。』
『是。』
囑咐帶來客人的女接待員,看來也是個不熟的面孔。應該是今晚派對贊助商派遣來的臨時人員。不是這屋子原來的僕人。但想到今晚派對的規模,不增援派遣人員不行。
與目標接觸。伊藤先生和里子小姐請注意。
『你好,我是芬特奇的伊藤貞夫。這位是即將成為我夫人的里子小姐。今天的宴會真是盛大呢。李斯特‧威爾先生。』
『呀。這很普通。希望兩位能在今晚留下美好的回憶。』
簡單的寒暄,但年輕男性的未婚妻卻一句也沒說。似乎像是很不習慣這樣的環境。白色的晚禮服和粉色的披肩非常適合即將步入禮堂的女性。長相上是有些樸素,但卻十分耐看。特別是那未熟的稚氣感。
是處女吧?一想到這點就有些難掩興奮。作為商界知名人物,哪種艷麗風俗女人沒看過?但也就因為如此對這種清純長相的越是無法抵抗。更何況是日本人,果然都會像色情錄影帶那樣呻吟吧?
『里子小姐沒問題吧。看起來臉色很差的樣子?
目標上鉤。
『啊
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真可惜,要是能更加高亢就好。
『很抱歉,她不太習慣這樣的場合吶。只要到人多的地方就會頭暈。』
看來相當維護自己的未婚妻,雖然長相上有些輕浮的伊藤先生。只可惜你的未婚妻,我今晚是要定了。
『那可不好,不如這樣吧?我帶她去客房休息,等等我請接待員通知你房號。這個時間你能好好去各處交流一番。』
『這怎麼行?實在太麻煩你了。』
『不、不。這也是身為派對主人的我該盡的一份心力。不知里子小姐,我是否有這個榮幸?
稚幼的女性面帶著為難的樣子。眼神略嫌冷漠呢,仔細一看對方的瞳孔是深海藍卻帶著一抹紫光。真是特別。
『不這真的太麻煩威爾先生。我只要坐下來休息一下就可以
她說話的聲音相當小聲。看來既緊張又不安。狹小的肩膀不時有些顫抖。似乎不太習慣被人環抱,肢體上有些抗拒著伊藤先生。
『沒問題、沒問題!這房子還算是有很多房間,本來就準備給派對上客人使用。』
真、真的嗎?
里子小姐有些詢問式的看向未婚夫。男方露出了感嘆的嘆息,放開了環抱她腰間的手掌。
『我確實還有些必須打招呼的熟人吶妳一個人沒問題嗎?
面對伊藤的問話,里子頷首回應。
『那麼請小姐跟我來吧。』
忍不住向里子小姐伸出手來,未婚夫果然露出不太爽快的模樣。女方的躊躇著,如雌鹿般的雙眼不斷眨動。
『不用牽著我走。我跟在您身後就好
里子小姐看來十分謹慎,是因為有婚約的關係?果然和平時遇到的派對女孩都不同。偶爾在異國打打這種粗食,更增添一番風味。

離開喧囂的派對會場,特意繞過給一般客人用的房間。反而走向主房,路線上複雜許多。刻意快步走,更讓里子沒有時間記憶。想必等等就有如籠中鳥,無法逃離。
『到了。妳可以在這房間好好休息。房內還有小吧台。想喝什麼都可以自己拿。』
『真的是這裡嗎以客房來說有點太大
里子一走入房門,快速關起門並且上鎖。
『來,我給你倒杯紅酒。』
女孩有些好奇地看起房子的裝潢,趁她不注意時其中一杯紅酒加上一顆肌肉鬆弛劑。白色藥劑很快的被溶解。透過紅酒注視的樸素女孩,添加了份情慾感。
『來。』
『啊,謝謝。』
里子有些防備的看著紅酒,沒有立刻喝下。
『那個不好意思,我實在不該喝
『嗯?妳該不會當心我在裡頭加上什麼?這樣我手上這杯就給妳吧?
傻女孩,我手裡這杯才是真正有下藥的紅酒喔。面對妳這樣小心翼翼的小貓就得玩雙重把戲。
換過酒杯的里子一面膽怯一面吞下艷紅的汁液。真想笑出來,這樣如此天真。不好,快忍下來。
『聽說李斯特先生在商場非常出名呢。』
或許是因為酒精發作的原因,里子多話了起來。也該是藥效應該發作才對。應該是藥性延遲,體質的關係也有可能。
『啊,不。我只是個小人物而已。有幸能在亞洲認識這麼多縱橫商場的大人物。這才是我的榮幸。』
傻女孩,自以為聰明。我能發展這麼快當然是因為
『是因為那份名單?
女孩突然露出笑容,身體也朝向自己靠近。那雙纖細卻骨節分明的手掌,輕而一舉的把我推到床上。
『好女孩看來妳也知道這份名單
『所有目前檯面上政治人物和商界收賄的名單對吧?那可是相當有利的威脅物證。』
里子的腰間摸來沒有少女般柔軟,骨骼摸起來有些粗大。正覺得奇怪,但意識卻有些不清楚起來。
『是呀,沒想到妳也知道那個啊但很可惜我把它藏的很好
放在這個房間的保險箱是嗎?密碼是680131,你母親的生日?真淺顯。是張SD卡對吧?
這下真得說不出話來了,瞪大的雙眼也透露出對方的情報完全正確。里子的笑容不知何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跟你這種大叔交際真讓人噁心。搞雙重把戲?很可惜,我早把解藥打在臼齒裡。老早就中和藥效。至於你,威爾先生
里子從男人身上站起,退回床邊。
放的是強力的安眠藥。包準你一覺到明日。以後別再誘拐別人的未婚妻啦。』
粗魯的男音從大門傳來,主人正是里子的未婚夫伊藤貞夫。他把領口的蝴蝶結解下,塞在胸前的口袋。看起來就像是路邊可見的青少年。直到此刻,才察覺中計的自己。正開口想罵粗話,視線卻在這瞬間轉為全黑。


『看來任務結束!這下應該高分過關囉~!
自稱伊藤的男性把梳著一頭整齊的頭髮撥亂,換上了接待人員的服裝。此時耳裡傳來的年輕女性的聲音。
橘君和真央君,辛苦了。從後方的花園就可以直通防火巷,我和尚一朗先生就在清潔車上。
『喔~!小咩也辛苦了!話說那個醜女咧?不會還在大廳吧?知道要撤了嗎?
你說誰醜女啊?!”
此刻另外個高亢的女音從耳麥傳來,刺耳到差點把麥克風丟掉。
『橘。可以走了。』
將礙事的女裝和假髮都收進垃圾袋。同樣也換上黑色的接待員服裝,真央把SD卡小心的放進透明塑膠袋中。
『欸~真央已經把衣服換下來嗎?太可惜~很可愛耶!選真央當里子小姐是對的!要是讓沙織那個醜女來一定會出包!
橘閉嘴!本小姐可是大正妹!我只是不想讓那頭噁心的外國豬碰!才決定當接待員小姐A!更何況褲裝很帥氣!對吧!尚一朗先生也是這麼講!”
沙織的聲音一連串不停歇的從耳機傳來,聽者都覺得疲乏。
『我又不是扮給你看,沙織不願意,惠只有十四歲太小不適合。才答應扮女裝。下次你再亂摸我屁股看看。』
真央的眼神相當冰冷,橘假裝害怕的退後幾步。
真假!橘你竟然摸了!差勁!”
橘君差勁…”
『喂!我摸未婚妻很正常吧?!正常人都會摸吧!不摸才奇怪!
““才怪。””
被三人一口同聲責罵,橘自討沒趣的轉頭整理現場。把一整瓶紅酒塞進大叔嘴裡的應該是真央,就算要偽裝成喝醉酒也看來太過誇張。看來真央不說,是真的很氣憤被當作目標性騷擾。

好了、好了。算時間你們該全部歸隊吧?真央和橘趕快從主屋離開。
此刻一個男低音從耳機傳來,起初真央有些動搖。但很快的掩飾自己雀躍的情緒。
『我知道了。尚一朗。』
!尚一朗先生!我等等就歸隊囉!”
『吵死了,醜女。』
橘的回話讓耳機又發出爆炸的女音。真央看向表情有些不愉快的橘。真不曉得自己的夥伴幹嘛要整天挑釁對方。
此刻橘的視線也剛好對上真央,他隨即露出個輕浮的笑容。
『對了!目標的SD卡可以給我看看嗎?等等就要交給老師?
…“老師不是交代過我們不能看內容嗎?
任務開始前交代很清楚,這是足以讓一個國家傾倒的名單。他們不該知道這張磁碟的內容。
『我只是想看它長甚麼樣子啦~更何況現在這裡又沒有電腦!
橘說的內容也對,別說這場所有無電腦。SD卡應該也有被加鎖。ESP小組裡可沒有電腦天才。憑橘的智商也不可能
呵呵。真央君還真狠呢。
『惠不要趁機偷讀我的想法。』
是的。不小心就聽到了。真是抱歉。
這聲音不是從耳機傳來的,橘是聽不到。不過真要多虧惠,沒有她。要從那大叔嘴裡吐出真相,以現在的自己和橘是辦不到的。
惠能讀取人大腦的想法,雖然必須要面對面才行。但她能透過真央別在衣物上的小型攝影機,通過視覺共享取得情報,所以只要讓對方開始思考起自己要的情報就行。這就是別想大象,直接讀取大腦。任何人類都無法說謊。

『我知道了。看看就好。別弄壞它。』
真央把塑膠套從胸口的口袋中拿出,橘仍離著自己幾步之遙外。然而物體卻自己浮起,朝著橘的手心飛躍過去。
『懶惰。才幾步路吧?
『唉呀~既然有這麼方便的能力幹嘛不用~
橘笑嘻嘻的將塑膠袋收在口袋。真央有些責難的看著對方,明明不穩定到使用過度會出現副作用。
『想不到真央會這麼乾脆的給我吶~老師是沒和你說加分的方法嗎?
橘的話語剛結束,吧台上整瓶紅酒飛越過臉前。真央下意識地閉上雙眼,玻璃衝撞下碎裂的聲音衝擊到耳朵。液體也噴到臉頰上。
雖然真央沒有受傷,但一張開雙眼時,橘已經不見蹤影。
『可惡…!那個笨蛋!


如果一個人獨得目標,可以加分唷。到時當上隊長的可能會增加。
老師單獨和橘說了這句話。看來就像特別透露給自己的加分條件。當然自己也沒那麼想當上隊長。偏偏老師又多加上一句話。
想想能使喚真央,這不是很有趣嗎?”
是呀!有趣極了!想到那張毫無表情的臉蛋有些屈辱的接受自己命令。一想到這,說什麼也要獲得加分機會。
『太天真了!
在穿過花園時,一個女音從旁跳躍出來。少女閃現在橘的身旁,右腳一劃往橘的臉部踢去。但橘很快地用手臂擋下。
沙織。妳也要來搶加分嗎?
『那當然!
少女雀躍的笑容,看就知道有所圖。老師的聲音也在沙織腦海出現。
只要當上隊長。妳最喜歡的尚一朗,一定會對妳刮目相看。
『加分機會說什麼都是我的!
沙織一落地,縱身一跳又出現在橘背後。
『繞道你背後就沒辦法吧?
語畢,少女的大腿再次抬起,要是平時老早就走光。今天這件接待服是褲裝真是太棒了。這麼想的同時身體卻被花園中的塑膠水管綁住全身。
『白痴醜女~我是特別讓妳繞背啦!現在的妳和蟲蛹差不多,可惜妳這輩子沒有當蝴蝶的機會囉~
『渾蛋橘!你有種再說醜女一次!
沙織很快的從水管中脫身。
『別以為用物體就可以讓我不用空間跳躍!
橘閃過了沙織的正拳。此時花園中所有的園藝工具全都浮起在橘的身後。
『喂!太超過了…!這樣會有後遺症…!
『能閃就一個一個閃吧!
那雙眼睛完全沒有笑意,這隻假笑貓。沙織來不及咒罵對方,一個一個物件朝自己飛來。好幾次都差點被砸中。
『不好再多跳幾次就…!
沙織暗暗叫苦,眼看就要被飛來的鏟子正擊臉部。她趕緊用雙臂護住,但鏟子卻率先墜落在地。此時,大量的鼻血從橘的鼻子溢出。
『哈哈!活該!就說會有後遺症…!?
自己正想嘲笑對方,沙織卻全身發麻的倒在地上。
『還敢說我妳不正是一樣妳的後遺症找上門啦
橘趕緊捏住自己的鼻子,大腦抽痛的像是要被劈開般。因此後面連站了個人都不知道。
『把SD交出來
『是~


『還真慢呢大家
少女穿著淺藍色清潔人員的服裝,在車內有些浮躁的看著四周。身邊坐在駕駛位上,和她穿著相同服裝的男性露出苦笑。
『惠再等等,真央和大家待會就會到的。』
『是。尚一朗先生。!來了!
惠趕緊跳下車。見少女離開副駕駛座位的尚一朗趕緊跟著。這時,真央和橘聯合扶著沙織緩慢的走向清潔車。
『重死了!減肥好嘛!
『閉嘴!我的體重明明就在標準範圍!!尚一朗先生!
沙織率先注意到另外兩人。
『嗯?沙織還有橘你們該不會在洋房裡用太多的超能力吧?
惠有些擔憂的問著。真央趕緊抽開身體,替換成惠幫忙攙扶。
『他們倆個把人家的花園弄得亂七八糟。一直在吵加分的事情。』
『欸?他們倆個真的?
橘感覺自己臉頰上的血已經乾涸,放下捏緊鼻樑的右手。
『你們兩個應該也有收到吧?搞得好像只有我和沙織想要加分。』
『是呀!難道你們都不想當隊長嗎?!
惠有些苦笑,真央隨即嘆了口氣。
『嘛,我不是很有興趣。更何況老師只說這次是測驗,又不代表我們正式畢業。以他的個性也可能是隨口說說的。』
當作解釋般,真央冷冷的將自己的話說完。沙織和橘不再回話。
『所以SD卡我們四人一起繳上。』
『是。』『知道了。』
兩人簡單回應,暫時是消除這場無聊紛爭。看來老師是刻意安排這場競爭,不管是刻意還是好玩,確實也突顯出小組目前最大的缺點。競爭意識較強的橘和沙織很快就上鉤。但過於低落也不是好事。
還是無法正式成為團隊,老師從不明著直說。但透過這樣的測驗,四人暫時還只是見習生。
『什麼時候才能成為真正的間諜啊~對吧?小咩~
『哈哈,我們還不行呢
沙織將臉頰往惠蹭去,嘴裡叫著對方的小名。看來身體已經恢復些了。
『鼻血止住了,頭還痛嗎?
真央轉頭看向橘。看他有些打馬虎眼的轉頭吹口哨。頭痛應該還沒止住。
『下次別再那麼依賴超能力。就算不用也可以完成任務吧?
『嘛~基本上我可不會刻意不使用,對吧?真央。』
真央臉色一暗,看來橘完全沒把話聽在耳裡。但的確除了自己外,其他三個都很自然的使用能力。在他們眼裡這樣的自己太過刻意。
『老師不是說就算目標死亡,也是允許的吧?
像是趁勝追擊般,橘又多丟出這句。真央不禁狠瞪起橘。
『別這樣看著我呀~沒人能抵抗被你這樣的眼神看著吶~
橘是在挑釁,從認識第一天起他就是這般。像是要把他人的真實樣貌全批露出來。只要真央越是生氣,橘更加愉快。

真央少爺。歡迎你回來。』
尚一朗溫柔的聲音提醒了真央,他回過頭看向對方。從有些疑惑的眼神變成愧疚。低下頭的真央就像沒自信的內向少年。
『啊我回來了。』
看著那樣的真央,橘的眼神充滿藐視。但真央反而像是男人養的寵物,安靜地跟在尚一朗身後。







++++++++++++++++++++++++++++++++++++++++++++++++++++++++++++++++++++++++

後記:

很抱歉那麼久才更新,這裡是蒼藍。
目前HM(簡稱)其實才寫了第一篇,有些冒然的上傳,對蒼而言不是很放心。
但又覺得太久不更新不是好事。

先報告一下近況,蒼目前預計五月要去日本一年。所以更新也許會拖到一年後才會再有更新,在那之前蒼會盡量把HM一邊準備一邊寫完(盡量...真的不敢把話說死)

因為這篇主角是真央,也就是又癸的弟弟。背景是真央15歲,又癸16歲時。時間點和"暗夜中的Aphordite"相同。

關於封面圖...一開始蒼做了三個版本,很苦惱用哪一版。最後使用了上面這張。另外兩版放在下方↓

由右到左是真央、橘、沙織、惠






























那麼以上,希望下次能更快更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