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3/17/2015

-說謊的狐狸-GOTH BLOOD外傳/羅伊篇 -7-(完)/4P附錄漫畫



惡魔的名字叫做王奎皓。是個德亞混血的男性。外表高大且威風凜凜的成熟男人。但見過他的赤色雙眸後羅伊馬上明白對方和自己是同一種。

換句話說讓他重新以怪物身分復活的男人,自然也屬於同一方。



羅伊冷笑著看著站在自己床邊一副溫柔男性的奎皓。梅洛與他的氣氛十分和樂融融,這讓他更加反感。
『所以呢?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人類,應該被稱做那個吧,吸血鬼?除了吸血以外還怕陽光?鏡子裡也有我的影子喔?這跟傳說不太對吧?
男人發出了嗤笑聲。
『放心吧。不用怕陽光把你燒成灰。現在你被陽光照著不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窗邊確實有著金色光屑撒入,羅伊反而覺得是個舒服的天氣。奎皓見他沒反駁便繼續說下去。
『吸血鬼啊也是只是不限定在處女的鮮血就是。雖是說擁有強韌的肉體沒錯,但是也不能真的證實沒有一種病菌能打倒我們,所以最好還是確保血源的統一比較好。畢竟增一事不如少一事。羅伊很討厭吸血鬼這個名稱?
被查覺到的羅伊感覺像被抓住小尾巴般一陣不滿卻無法說出。
『是不喜歡,因為那聽起來很愚蠢。』
『我了解那個感覺。有了一定的形象後附註的浪漫確實換成自己那很討厭呢。』
自己的想法被對方摸的一清二楚,但眼前的男人確實比剛開始順眼多了。畢竟能坐在這裡呼吸還是得感謝他。

『總之我想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應該可以清楚了解現在自己的處境。』
『啊嗯。我不能回去我母親那裡了對吧?從今天起以前的一切都得捨棄掉是這樣沒錯吧?
對於自己太過冷漠的言詞,羅伊有些遺憾。母親還有自己照顧了好幾年的國王。更別說學校、朋友。只是羅伊對於後者的留戀較低。
『我問過你兄弟的意見了。至於是什麼,梅洛你還是自己對羅伊說比較好。』
奎皓的話語讓羅伊不自覺的緊張,梅洛會再一次的拋下我?或許吧。畢竟眼前以為是兄弟的男人竟然成了怪物,還對他懷有強大的性慾,甚至做出了根本是強暴的占有。

梅洛溫順的點了點頭,坐到羅伊身邊後牽起他的手。臉上的笑顏宛如不曾褪色。
『我要和羅伊在一起。無論羅伊去哪裡,我都會一直、一直在羅伊身邊。因為我最重要的人長久以來就只有羅伊。我們可是從出生就在一起,而這次我再也不准任何人把我們兩個分開
羅伊有些呆愣地看著眼前的梅洛,從九歲開始兩人就沒有一起生活,長久以來都認定對方總是拋下自己。就算是謊言,都讓他不得珍愛起這一切。

梅洛是個不斷、不斷的說著謊的孩子,自己也在不自覺間對他有所隱瞞。這都讓他後悔不已。然而在聽到對方說的這些話後,決定再也不追究。梅洛的一切就是梅洛。並不是因為他是一個無暇的人才愛他,就算滿是瑕疵愛說謊,甚至個性歪斜,但那只是梅洛的其中一個面相而不是全部。

『羅伊?你的回答呢?該不會羅伊其實不想…?羅伊討厭跟我一起生活嗎?
梅洛的問話有些膽怯,這讓他不禁想發笑。對方也有自信不足和擔心自己不被愛的時候。這和自己是一樣的。
『一直以來我的天使只有一個那就是梅洛。我能捨棄所有現在組成羅伊的一切,但只有你一定只有梅洛是我絕對不會捨棄。因為我愛你。』
羅伊反握住梅洛的手掌將之牽起後,在手心上輕印自己的嘴唇。這動作讓梅洛的臉頰潮紅到有如能擰出水來。
『羅伊早點說就好拖到現在
這時奎皓發出了輕咳聲,這讓羅伊有些不自在。在他人面前跟同性,還是自己兄弟告白果然不好看吧?

『也不是說一切都捨棄。梅洛說你們兄弟各養了一隻狗,狗我會想辦法幫你們帶出來。我可也很喜歡狗。不會要你們拋棄牠們的。只是我會以我的名義收養你們,從今天開始你們會是我的養子。估計也無法在德國繼續生活。在那之前我得先教會你們中文才行。還有日文。』
奎皓的表情並沒有特別嫌惡,臉上的笑容也十分自然。但言語間卻讓人不容拒絕。眼前的男人有張令所有人都相信他、跟隨他的臉孔與聲音。冥冥之中理解自己從對方身上得到了相似的物品。
『那兩個語言我在學校都有涉獵到。就不知道你要我和梅洛學習到哪種程度不過在離開德國前,我還有個地方想去
羅伊的視線微微垂下,那是他逃避已久,一直不願去觸碰的


一年後

羅伊看著窗外已經轉成秋景的樹林。飛機是法蘭克福機場的夜間班機飛往台北。自己能再踏上這個生活十幾年的土地又會是幾年後的事情?
『沒想到羅伊會來看我
女孩的長髮被剪到了耳邊,兩頰消瘦的嚴重。臉色有些蠟黃,雙眼也十分凹陷。而身體不自然的抽蓄是因為藥物的影響。羅伊看著娜塔莎現在的模樣卻一點歉意也沒產生。
沒想到那個男人能讓他那麼輕易就申請到對娜塔莎的探視。原本以為會被療養院給駁回,畢竟女孩會淪落到這,某部分的原因也出自自己。

越是與奎皓相處越能理解他所掌控的權力究竟有多巨大。而自己的姓氏也換成了異國名就讓他更想發笑。
『羅伊來是要做什麼?跟我道歉嗎?我才不接受不接受不接受
女孩的嘴邊說著有如夢囈的言詞,拼命的迴繞著。
『是啊。我是來跟妳道歉。不是為了梅洛,是為了我自己。雖然害妳受傷的是梅洛,但如果他本人沒有跟妳道歉的意願,我卻隨便替他道歉反而是傷害梅洛。但我有認知到我必須和妳道歉不可的原因。』
娜塔莎的表情變得有些困惑,也停止了不自然的夢囈。

從以前就覺得你們兄弟很噁心看過你們的互動簡直噁心到讓人想吐
對方沉默了許久後,低沉的說出這句話。或許娜塔莎很早就察覺到了自己與梅洛之間不自然的氣氛流動。
『簡直是互相愛戀依存真不正常明明就是兄弟還是雙胞胎
娜塔莎臉上的表情充滿輕蔑,那才是正常的表現。奎皓無所謂的態度才讓他覺得異常。卻也更加理解自己與他屬於同一個世界。
『是啊我愛梅洛不如說從一開始我眼中就只有我這個雙胞胎弟弟。而我卻用著輕浮的想法將自己的心意扔到角落,利用了妳對我的好感。抱歉。』
羅伊的語氣平淡,情緒還是沒有一絲的愧疚。能不能得到女孩的原諒他根本不在意,只是想把過去那個自己從身上切開。

屬於人類,遷就他人,滿嘴謊言的那一面。

『噁心
女孩壓低自己的嗓子,臉上的神情變得尖銳。
『你們真的很噁心!不正常!竟然愛自己的兄弟?噁心!滾開!你們這些惡魔!你一定會下地獄!
隨著激烈的語言,女孩開始把身旁矮櫃上的物品摔向自己。羅伊不閃也沒躲,那些疼痛和眼前女孩所沉受的痛苦是無法比較的。
『是啊。我和他不正常。我們是惡魔總有一天會下地獄所以妳沒有不正常。娜塔莎。異常的是我們,而不是妳。妳大可怪罪在我們身上。』
羅伊的語言讓娜塔莎停下了動作。窗子清楚的映照了自己左臉頰單隻的赤色瞳孔。現在他已經能充分理解自己從那個男人身上繼承下的是什麼。

無規範,單使用語言影響和改變生物的意志。那男人確實能稱上是自己的父親,身為怪物的。

『所以妳用不著再繼續困在以前的傷痛之中。妳會活得很好,找到自己人生的新目標。也能找到能協同妳步向未來並且深愛妳的對象。想做什麼事情都行。妳是自由的。』
羅伊撿起了掉落在腳邊的書本,輕放在女孩的手心之中。最後他走到門邊將門打開時回過頭來,嘴角邊牽起了微小的角度。
『再見,娜塔莎。或許我們沒有機會再見了。』
隨著語尾的消逝,門也被輕輕扣上。娜塔莎望著木製的房門,最後回過神看著自己手心裡的那本奧德賽。她喜歡羅伊的聲音,溫和卻有些冷漠。朗讀時的羅伊就是傳頌故事的北地詩人。會讓人不自覺沉醉。
他的兄弟也是吧,會被他的聲音蠱惑甚至禁錮住。成為囚人也不為察覺。所以

『永別了。』
書本上滴下了淚水,卻讓她輕鬆無比。她回想不起羅伊的雙胞胎兄弟的長相,甚至是羅伊的長相也模糊了起來。但她卻還清楚記得羅伊的說話聲響。


羅伊走出療養院圈住的鐵製圍欄。只見梅洛在車邊與國王和主教玩的開心,兩隻狗把梅洛緊緊纏繞。尾巴簡直比看到自己甩的還用力。讓他有點吃味。
梅洛隨即發現羅伊的存在,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羅伊知道梅洛是不高興自己來見那個女孩。卻還是不敢太任性的表現出來。

『她還好嗎?
直到機場時梅洛才有些膽怯的出聲。剛帶國王和主教檢驗完,並交給海關人員。雖然兩隻狗有些不安,但因為有彼此扶持應該能減少一些壓力。羅伊可是一路上給牠們倆拼命精神喊話呢。
『應該不算好吧之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梅洛有些複雜的搓揉著自己的手心,羅伊只好伸手壓住梅洛那顆小巧的腦袋。然後靠在他的耳邊輕說著。
『沒問題的。我會一直在梅洛身邊。哪都不去。』
『真的?
梅洛的手心摸起來比自己還冰冷,聲音也十分徬徨。羅伊緊握住那雙手,想把自己的溫度和心中的話語都傳達給對方。

Ich liebe dich, mein Engel.


                                                         -FIN-




========================================================================

最後很肉麻....(笑)
做為未來黑暗帝王的接班人選,羅伊的路途比起其他攻還來的坎坷呢~~
只能說梅洛的小惡魔屬性開太大,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攤手)

其實一開始本來NTR劇情還會更多,但是最後還是選擇不要這樣寫。XD

↓接下來是4P附錄漫畫+一張梅洛穿籃球衣的圖片>W<↓


P.1
P.2
P.3
P.4

雖然梅洛是游泳隊的,但是還是好玩讓他穿羅伊的球衣(男友球衣?XD)
這張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用純PS畫吧,現在在和新軟體CLIP做磨合...希望能快點上手...

那麼...下次再見囉~~~
P.S下次外傳連載不是真央就是紅颯(預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