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3/08/2015

-說謊的狐狸-GOTH BLOOD外傳/羅伊篇 -5-



『喂~!羅伊你有在聽嗎?
羅伊懶散了看著窗外人影在自己眼前來回穿過,考完試的午後他與友人們窩在速食店裡。從早上開始就下起綿綿陰雨,除了讓人全身無力外更有種迷失在茫茫大海之中的徬徨感。
一旁的友人見羅伊有如置身事外的模樣有些不滿又多催促了一聲。羅伊這才回過神來。
『怎麼了嗎?抱歉我剛才都沒在聽。』
『欸~真稀奇。我還以為你會對你那個弟弟的話題有反應呢?是叫梅洛對吧?奇怪的名字。』
友人露出了嘲弄的表情嗤笑著,羅伊知道梅洛的風評不是太好,特別是在同性的圈子裡。但多半都是無聊的忌妒,從以前開始梅洛身旁的同性總是對梅洛特別不友善。


梅洛的在校成績和自己差不多,沒有說特別差卻也不到頂尖。只能說比普通要上面一些。如果是熱衷的社團活動,雖然梅洛十分擅長游泳,羅伊也覺得在水中的梅洛才是真正的梅洛。該飼養在巨大水槽之中,讓人觀賞的美麗生物。如果可以羅伊希望永遠沒人能窺見那樣的梅洛,而那個美麗的水中生物永遠屬於自己。
但畢竟梅洛沒那麼計較名次和速度,懶散的態度也常被挨罵的樣子。

『那張臉看了就火大呢!
果然還是外表。
朋友的嘴臉像是非常鄙視的斜視著遠方。
『明明就長了張女人的臉卻很受歡迎。那些女人是白痴嗎?
連語氣也變得相當義憤填膺。羅伊的沉默更加助長了對方的氣焰。
『聽說換人的速度超快。兩個禮拜算很長了,之前還聽說當天下午就把人給甩了。』
『欸~真的假的?那不是很厲害嗎?聽誰說的?
一群男人八卦起來一點也不輸給女孩子,更何況那裏頭參雜著十分醜惡的忌妒。羅伊沒吭半聲氣,這些耳語也不是第一次聽見了。連女孩子之間也有。明明是他校的事情,卻說得有如自己學校裏的事般。
『這些事你聽了不生氣嗎?那不是你的兄弟嗎?
羅伊聽到另一人好奇地問著立刻冷笑起來。骨節分明的手掌順勢托住了下巴。
『不會啊那是梅洛的事情又不是我。』

說謊。

『也是吶。畢竟你和你兄弟早就沒住在一起了。根本和陌生人沒兩樣了吧?
『是啊。雖說偶爾他還是會來,但是畢竟早就連姓氏都不一樣了。』

謊言,全部是謊言。用謊言堆積出來的日常越來越多。明明嘴裡早已有淡淡了腥味,羅伊卻不改臉色玩起身旁的籃球來。
『那傢伙也沒有太熟了
指尖上的球體用著相同速率的動作旋轉著,有如漩渦似。不黯水性的他就好像快溺斃了。

想要撕裂那個白皙的身體,總發出清脆聲響的嗓子也是。而那雙有如海水般的瞳孔也挖出來。將所有一切都毀壞後然後吃下肚吧。
喉嚨乾渴的像是在沙漠中行走好幾十天都滴水未沾的旅人。羅伊把眼前的早已融了冰有如摻了水的可樂一飲而盡卻無法澆熄心裡的念頭,那隻徘徊在黑暗裡的野獸越來越強壯。一天比一天目光更加兇惡。而鐵檻也更加殘破了。
過不久這樣的日常也會再也不復在吧?



『耳朵還會痛嗎?
『嗯?已經不會痛了~雖然剛開始真的痛到差點哭出來就是。』
梅洛沒有躲開羅伊撫弄著自己左耳垂的手掌。
『游泳的時候沒影響嗎?
『那時候我會拿下來。還有洗澡的時候。羅伊呢?看你那時連個氣都沒吭呢。』
那雙唇瓣一張一合吐出甜膩的氣息,羅伊緊盯著那片唇的動作差點就迷失在其中。
『不會。梅洛很細心,動作也很溫柔。』
就是因為如此女孩子才會這麼喜歡梅洛吧?被那雙細緻的雙手碰觸,輕柔地有如棉花卻又被那有毒的根莖快速紮營
『羅伊?
梅洛突如其來的叫喚令羅伊心虛的轉開目光。手掌也很快地從對方耳垂上抽離。
『該睡了
聽到自己這麼說的梅洛在一閃神之中露出了不滿的表情。雙胞胎能互相感應對方的心情的說法他聽過,或許梅洛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情也懷著期待
羅伊甩開了那無稽之談的念頭。梅洛有天會離自己遠去的,不是期望而是必然,在野獸未脫困前他必須早一步
『下個月開始你別去球場等我了。直接回家裡去吧?
『為什麼?
將房間的燈熄滅後,梅洛的回應聲冰冷了起來。

『沒什麼,只是我朋友有些看你不是很順眼。我可不想惹額外的麻煩。』
關上燈的羅伊一回頭就看著在床上坐起的梅洛在窗邊月光的照射下露出了少見的尖銳表情。就好像羅伊不該說這樣的話語。他既驚訝又憤怒的瞪著羅伊。被這樣的目光盯著的羅伊也不甘示弱地板起臉來。
本以為在黑暗中說話可以用不著作戲做到底,可在月光如此明亮下羅伊如果不演到底梅洛會知道。畢竟那是他兄弟。
『你也不想想自己惹了多少麻煩?連我們學校的人都知道你是個麻煩製造者。我只是想省去麻煩才要你別來球場。別給我擺臉色。』
梅洛的表情有些窘迫,咬著那雙羅伊老早用視線來回舔舐數次的薄唇。
羅伊聽到了什麼?
過了許久梅洛才用著壓抑的聲音問了羅伊。
『不就是你老是隨便跟女孩子交往又把人甩掉?
『哈
先移開視線的梅洛冷笑了一聲。隨後跳下了床。
『哥哥你是白痴嗎?是那些女生自以為她們是我女朋友。我可一次也沒有主動要她們跟我交往。只是因為要劃清關係太麻煩了,我才懶的解釋。』
梅洛緩緩地走向了自己,那張總是溫柔笑著的容貌變得有些狐媚。這樣的梅洛陌生的有如他人似。卻更加讓羅伊身體深處不明躁熱起來。差點伸手要將對方壓到床鋪上,但就在自己手掌伸過去的瞬間卻撲了空。
但是既然哥哥都這樣要求了,我知道了~從下次開始我就不去球場了~
梅洛側身經過了羅伊的身邊。深藍色的瞳孔沒有任何溫度,只是藐視地看著他。
『今天的哥哥真煩。我不要跟你一起睡。晚安。』
丟下這句話後,梅洛的身影有如貓一般靈敏且安靜地離開了房間。羅伊看著他撲空的手掌噗哧的笑了出來。
『什麼啊那種語氣什麼天使啊
停止了那詭異的冷笑,羅伊用著那隻空蕩的手握緊成拳後砸向了牆壁。外頭的皇帝與主教不安的吠叫起來。
『羅伊?怎麼了嗎?和梅洛吵架了嗎?
過沒一會自己的房門被輕輕敲打數聲,母親的聲音從門後傳來。
只是小爭執而已。』
母親嘆了口氣。
『早點睡吧。明天起床後要和好,知道嗎?兩個人都要道歉。媽媽會去和梅洛說一樣的話。Gute Nacht!
…Gute Nacht…
羅伊坐回床邊,被褥上還有梅洛的餘溫。他用手掌做了確定後緩緩勒緊。最後他扯了個難看的笑容。
『真的是笨蛋啊



球場上此起彼落的叫囂聲刺耳的像是要引起耳鳴,如果把嘴鬆開會當場吐出來吧?身上的衣物早已經被汗水浸溼,緊黏在皮膚上更加噁心。但現在根本不是在意那種事的時候。
在籃框下的隊友示意要自己傳球出來,可羅伊卻只想自己衝破兩人以上的盯防。無論往左往右都會被攻破吧?

雖說街頭籃球規則鬆散,可沒有讓他能再持球下去的多餘時間。羅伊煩躁的怒瞪阻擋自己的球員,人影晃動間他看不見任何熟悉的身影。明明是自己要梅洛別來,現在卻令他無心比賽到這種程度。
『喂!弱雞!不敢打球趕快哭著回去找媽媽如何?
見自己不退讓,對方開始語氣挑釁起來。這在球場上本來是司空見慣的事情,羅伊通常只會直接嘲諷回去。
『還不趕緊擰著你那縮下去的雞巴滾開~還是說根本沒有?
另一人也開始附和起來。
『你說什麼
羅伊壓著嗓音低吼著。
『媽的!羅伊你他媽的給我傳球!
隊友吼叫的聲音讓羅伊的頭痛更加劇。兩人見他們嘲諷起效更加口無遮攔起來。
『還是要我們把你褲子脫掉確定你有沒有蛋?
『搞不好你老媽還有咧。』
那種程度的語言平時根本無法起作用,然而今天的他卻浮躁的連一個字也聽不下去。羅伊用力把球砸到對方臉上,就在對方發出慘叫聲後馬上用手肘撞開第二個人,硬是上籃成功。

『平常沒看你打球這麼粗暴,你今天是吃了炸藥嗎?
隊友伸出手意示要擊掌,可羅伊無視了對方的動作用領口將汗拭去後隨即回防。只是被球正擊臉部的球員邊按住自己鮮血直流的鼻子快速地往羅伊的方向,正拳敲擊在羅伊的太陽穴上。

這一下讓羅伊眼前一晃,但還是站穩腳步沒摔到在地。沒等對方第二次出拳,羅伊反身將拳頭打在方才被球砸傷的位置。見兩人打起來不僅無人衝上來勸架,周圍的氣氛還更加激烈。吼叫的聲音助長了雙方的衝突也引來了警車的笛鳴。



『哇~羅伊的臉還真是帥氣~
梅洛的冷言冷語換來了對方尖銳的視線。
頭部被縫了三針,臉頰也貼了好幾塊紗布。羅伊覺得醫院太過小題大作,不過就是一些皮肉傷卻包紮的好像什麼重傷者。再怎麼說最後撂倒人的可是他。
『你們還在那嘻皮笑臉做什麼?還不趕快給我回家?
母親的語氣明顯比平時兇悍許多。羅伊不甘願地答應。梅洛倒是在旁直偷笑。

梅洛是跟著母親一起來警局把自己兄弟領出來的。雖然雙方達成共識和解,但對方在離開前還衝著羅伊罵垃圾話。結果一旁的梅洛暗地握住羅伊的手,反而自己站出來嘲笑了對方一番。
『真受不了耶。有些人不僅球技沒人厲害,和人打架也輸。最後只會在那裏遠吠,那是什麼來著?喪家之犬?真難看呢。我看你女友在床上也一樣瞧不起你吧?畢竟喪家之犬只會捲著尾巴遠吠嘛!
『梅洛!
對方的視線像是要衝上前把梅洛給勒斃,瞪大的雙眼衝刺著怒意與羞愧。羅伊出聲制止自己兄弟再說任何一個字。
普通的男性之間的怒罵頂多就是性生殖器官與問候別人家人。可梅洛那張姣好的薄唇卻是要把對方的自尊心卻都削落下來。
羅伊看著直盯著梅洛沒吭聲的少年,把所有的語言都吞下而換來的浮起青色筋脈的猙獰臉孔。
『該回去了
在自己的催促之下梅洛這才將轉過身來。臉上的表情像是看到一齣笑鬧劇般的開心,大笑不已。

『那傢伙是笨蛋嗎?看起來腦筋很差吶~打街頭籃球的都這樣嗎?我可不是說羅伊是笨蛋喔~
『夠了!不要再說了!
梅洛的狀態有些亢奮,看起來就像沒說夠一樣。母親不耐煩的低吼著。可梅洛卻還哼起歌來,將母親責怪的眼神拋諸腦後。
『以後不准你再隨便跟人打架!再有下次就不准再去打街頭籃球!
『知道了。』
羅伊長嘆一口氣後,無奈的答應了這個要求。
『羅伊真遜~打架還被警察抓~簡直是小孩子~
梅洛邊哼著歌邊把話唱出來數落起羅伊。看到這樣的弟弟他才想說到底誰才是小孩子。
『十五歲是小孩子啊
聽到羅伊低沉的埋怨,梅洛臉頰上的笑容更加加深,和兩人吵架那晚相近的媚笑。
『哥哥果然是小孩子吶

羅伊回想起朋友說梅洛有張像女人一樣的臉,是何時自己的弟弟學會了這樣笑容的?最近嗎?還是十一歲的時候?



++++++++++++++++++++++++++++++++++++++++++++++++++++++++++++++++++++++++++

以三天一篇作為更新....
校稿好懶....
有任何問題和意見皆可留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