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3/05/2015

-說謊的狐狸-GOTH BLOOD外傳/羅伊篇 -4-



關於娜塔莎,羅伊一次也沒有去探望過那個亞裔女孩。梅洛也沒不曾主動提起過娜塔莎的事。就好像這女孩的事不曾在兩人之間發生過般。

不過她卻在清醒後指認梅洛正是推她下樓的兇手。可因為沒有任何監視器和目擊者,羅伊只知道最後訴訟僅是父親和對方父母和解,並且給了點慰問金。而羅伊自己也曾出面表示:自己弟弟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只是自己與娜塔莎感情糾紛牽連到梅洛身上。


梅洛當然堅稱自己與娜塔莎只有一面之緣,不會無故做出這種事情。更何況那天因為他必須負責游泳池的關閉,留在學校到晚上。不可能有時間會到需要兩小時以上車程的鄰鎮。而與梅洛同校隊的幾個隊員都能作證。
從頭到尾梅洛都帶著恭謙的態度,並且露出了他那張完美的笑容。甚至連娜塔莎的父母都願意相信他,認為是自己女兒糊塗摔下橋去。反倒是羅伊被娜塔莎的父母指控和懷疑。
雖然羅伊也是在事發當天留在球場和朋友打球到很晚,願意作證的人也很多。最後這個指控也不了了之。

反倒是女孩因為沒有人願意相信她,在學校的流言也因此四起。羅伊面對同學和朋友的好奇只是沉默著。最後一次和她說到話是兩人剛好在校舍巧遇,原本羅伊遠遠看女孩走向自己時並沒有和她對到視線的打算。
女孩的臉色異樣蒼白,黑髮夾雜著幾縷白絲。她的眼神十分空洞,深棕色的瞳孔沒有任何光澤。有如亞洲恐怖片中充滿怨恨的幽魂。

連羅伊也相信他嗎?

就在雙方擦肩而過的同時,娜塔莎低聲問了這個問題。
『明明就是他為什麼沒人願意相信我是他就是他
羅伊當下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他應該為梅洛道歉。可就是無法做出回應。女孩沒有等羅伊的回應便消失在廊間,隔天就傳出娜塔莎割腕試圖自殺的事件。

之後女孩被送進了療養院,她的父母無聲的搬離了羅伊的社區。母親沒有對這件事有任何表示。只有一次晚餐中淡然的說了:『當初沒有離婚會不會比較好?

母親離婚理由是因為和父親個性不合。雖然兩人不曾在孩子面前有過嚴重爭吵,事實上羅伊並不清楚父母親離婚的真正原因。
聽到母親突然間說了這句話,羅伊像是被揪著耳朵緊張的硬扯了個笑容。
『怎麼突然說這個?
『總覺得梅洛以後還會惹上更大的麻煩。你有聽過他說自己學校的事情嗎?
沒有。』
梅洛很少提自己在學校裡的事情。被母親提醒後才察覺這其中有些詭譎。羅伊不自覺用叉子翻起盤中的香腸。
『羅伊你的吃相真的很難看,每次看你吃東西就好像在看肉食動物的介紹影片!
自己反駁後,梅洛的話題也停止了。家中恢復原本的氣氛。


但娜塔莎的事情卻在自己的心中變成一根刺。學校關於那個女孩的謠言不過多久便停止了,對於一秒瞬間萬變的青少年們總是有更新更能吸引他們的事物。
羅伊卻無法把這件事放下。每當自己一開房門的同時,那日的影像就會在他的腦海再次放送。


羅伊把玩著手中的紙袋,回想自己有多久沒主動的來找梅洛。彷彿兩人冷戰了半世紀似的。當自己遠遠瞧見梅洛和一個他從未瞧見的女孩一同走出學校時,抓著紙袋的右手掌忍不住又加重了幾分。
而見到自己到來的梅洛也露出了有些怪異的神情。兩人沒有像平時一樣打招呼親吻對方臉頰。
直到羅伊開口說話時,時間至少又過了十分鐘以上。
『剛才那是你女朋友?
羅伊知道自己的聲音有些乾燥。還是試圖讓自己的語調輕鬆些。
『不是。只是同學而已。』
梅洛立刻就否認,羅伊卻感覺女孩對自己兄弟是有一定程度的好感。而這讓他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反而為今天來的目的感到萎靡。

『羅伊今天真稀奇怎麼了嗎?
那聲音有些冷漠。像是在堤防著羅伊。這讓羅伊更加被沮喪。


梅洛的房間非常乾淨,物品井然有序的擺放在它們屬於的地方。羅伊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有到訪這個房間。畢竟都是梅洛主動去找他。
然而雖然乾淨,卻沒有生活感。羅伊無法從梅洛的房間感覺到對方的生活方式。

『最近我朋友在流行穿耳洞。好幾個一直慫恿我穿就是
羅伊舉起了拿在手上已久的牛皮紙袋,努力的擠出笑容。
『我想與其跟他們去店裡弄不如叫你幫我穿。畢竟自己弄還比較便宜。而且
越說喉嚨越感到乾澀,羅伊只希望梅洛不要發現自己的意圖。他想要個記號,屬於兩人之間。獨一無二的
他從紙袋拿出了兩個透明盒子,個別是黑紫色和深藍色的寶石鑲在上頭的銀製耳釘。這可花了羅伊不少錢。可自己一點也不心痛。
『羅伊是也要我穿的意思嗎?
梅洛拿起了裝著藍寶石耳釘的盒子,微瞇著雙眼輕笑說著。粉色的唇瓣輕吻著盒子的邊緣。這個舉動讓羅伊的耳根有些燥熱。
『我們一人各穿一邊如何?我右你左?
Ja!
梅洛笑了起來,就像往日一般。那雙豐滿軟嫩的嘴唇勾起了愉悅的笑容。

總覺得梅洛以後還會惹上更大的麻煩。
母親的話語就在這時突然從大腦浮出。羅伊看著梅洛開心地把玩著盒子的模樣,頓時他覺得那些都無所謂了。梅洛會是怎樣的模樣都無所謂,而那個女孩不過就是兩人之間某天的插曲。


羅伊的手指滑過梅洛的耳垂,剛用冰塊冰鎮的軟肉有些僵硬。梅洛的表情十分緊張,甚至還將那雙與寶石同色的雙眼緊緊閉上。
看著這幕的羅伊忍不住輕輕笑了。梅洛不滿的勾起羅伊空著的左手,緊扣住。
耳釘槍此時已經按在梅洛的右耳垂上,而梅洛的緊張也似乎有些傳染給了羅伊。
『擔心什麼。我會在你身邊的。』
永遠嗎?
梅洛那句有如稚童般的問句,明知道對方不會是認真的。羅伊暗自苦笑了起來。十年、二十年根本什麼也無法確定。
…Ja。』

沾著梅洛鮮血的銀針很快就乾涸了。就算想放進嘴裡舔淨也來不及。藍色的寶石相映著同色的眼眸。兩人都各在一方的耳垂打了兩個洞。除了不同色系的石子外還有相同的銀色耳釘。

那成為了兩人之間顯著的記號,羅伊看著梅洛的耳殼染上了深紅色。卻發現自己仍然飢渴,完全無法平撫深藏在心中的慾望。而那個慾望如同被囚禁在鐵籠之中的餓狼,不停地來回踱步。隨時伺機而動的要衝破檻欄。
總有一天這個慾望會把對方給撕裂,梅洛雪白的身軀、柔軟的四肢,連一個骨節也不想給他人。全部蠶食而盡。


鋒利的餐刀扯開了餐盤中的紅肉,血蛋白從組織中流出在白色的器皿上留下櫻紅。白牙咀嚼著放入口腔內的食物,絞碎了肉塊。最後嚥下。
羅伊的吃相從以前開始就是讓看的人感到驚心動魄。』
『感覺被羅伊吃掉的食物真的很可憐~
梅洛依附著父親的話語。羅伊卻連反駁的意念也沒有。只是默默地吃著盤中的食物。





++++++++++++++++++++++++++++++++++++++++++++++++++++++++++++++++++++++++

目前這部已經完稿,貼文的速度會增快...
再3篇就完結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