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3/03/2015

-說謊的狐狸-GOTH BLOOD外傳/羅伊篇 -3-

本篇含有微量H,請注意。



那一天,在球隊練習結束後回到家中。在門口就看到主教和國王兩隻兄弟狗從後院跑出來迎接自己。原本沒有多想。母親和父親協定每三個禮拜的周末就讓梅洛回家住一晚。但今天卻不是協定好的日子。鞋架上也確實有梅洛的白色慢跑鞋。

羅伊想或許對方只是因為寂寞。畢竟自己的兄弟很黏他。更何況羅伊覺得每三個禮拜的周末才見一次面太少,至少每個禮拜的周末事實上羅伊更希望每天都能看見梅洛。
他想念分享一間房間時為了小事而爭吵,早上醒來第一眼就是先看到梅洛熟睡的臉頰。兩人偷偷熬夜聊天到很晚,被發現時被責罵後相視而笑。
如今再也沒人偷翻他的作業,或彼此穿錯衣服。母親做的點心都成了他一個人獨享,卻讓羅伊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原本屬於梅洛床位的地方至今他還是不知道要用什麼物品將它塞滿,那塊空白就像是當初從他心裡挖去的另一半。

沒有人能代替梅洛。國王也不行。但國王能理解羅伊失去自己兄弟的痛苦。隨著梅洛和父親一同離開的主教,國王足足追了五哩路。就好像兩兄弟說好似,國王和主教因為食慾不振患得了腸胃炎。
羅伊只能一直待在國王身邊陪伴牠。希望牠和自己都能趕快調適那段剛失去自己兄弟的落寞。
如今已經過了一年。羅伊被選入學校的籃球隊,每天都沉溺於訓練和比賽之中。回想梅洛的時間變少了,卻還是在自己回過頭的那瞬間希望梅洛就站在身邊。

梅洛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歡游泳嗎?
還是一樣愛賴床,沒有人去叫就不會主動起床嗎?
要是睡前看了恐怖片,晚上就非得拉人一起去上廁所的習慣還是一樣嗎?

為什麼那麼黏自己的梅洛要選擇的是父親,而不是自己?每當自己張嘴想要詢問時,總是突然湧現恐懼讓他一個詞都說不出口。


走上了二樓的羅伊打開了房門。果真梅洛此時正在過去兩人的房間裡。一點也不在意主人的意見似用捲曲的姿勢臥趴在羅伊的床上。
明明是微冷的秋末,房間的溫度卻意外的高。羅伊不自在的把領口拉開些。他走到窗邊想將窗子打開,但卻注意到梅洛捲著自己校隊的外套熟睡著。眼眶邊有些紅腫,臉頰邊有著不明顯的淚痕。
羅伊探頭過去注視著自己的兄弟,梅洛是哭過了?手指輕觸著紅腫的眼眶,梅洛反射性的輕微顫抖。急忙伸回手掌的羅伊卻無法將目光從梅洛身上移開。
『羅伊
那雙粉色的軟嫩嘴唇呢喃著細小的夢話,羅伊將臉更加湊近熟睡的梅洛。甘甜的氣息拂過自己臉孔。那張潔淨的面容因夕陽而被曬得通紅,羅伊知道自己的心跳在這之間緩緩地加速起來。

沒有任何理由,他想觸碰梅洛。觸碰自己兄弟。過去親人之間的親吻竟變得如此羞恥的畫面。
梅洛的雙眼伴隨著嘴裡發出的聲響張開。他趕緊把身體移開,只不過對方好似沒有完全醒來。羅伊急忙掩蓋方才自己差點想犯下的蠢事伸手去搖醒自己的弟弟。順便把自己的外套從梅洛懷裡抽回。
『小氣!
梅洛語氣充滿埋怨,但羅伊更在意的是他外套上除了自己汗味之外、還多了屬於梅洛身上的味道。有些牛奶味的幼稚甘甜氣息除此之外還有泳池中的消毒水味。
這是我校隊的衣服。會被你睡皺。今天不是每三周的周末吧?跑來幹嘛?
羅伊不敢再細聞下去。總覺得自己下腹一陣發熱,和這陣子每天早上的情況相同。粗魯的將黑白相間的體育外套掛在衣架上,語氣稍嫌著急,只希望梅洛不會察覺到自己差點咬到舌頭。

而梅洛像是沒睡醒的望著窗外追逐的國王和主教嘀咕說著:“沒事就不能來嗎?
似乎心情非常低落。羅伊回想起上個月梅洛也是像這般不時露出那樣落寞的神情。宛如兩人之間有到見不到的厚牆。
明知道梅洛有秘密,但羅伊也不知從何問起。
當然可以。不然媽幹嘛把家的鑰匙給你不給爸。媽媽有說過你想來就可以來。只是你把我的校隊外套睡皺了。』
羅伊說著不著邊的話,聽來有些幼稚。見自己兄弟悶著氣沉默地望著他見不著的遠方,他只希望梅洛能稍微利用抱怨自己來發洩下情緒。可梅洛非但沒有抱怨,反而還露出陌生的嗤笑。
『外套最好洗一下。』
『會啦。這禮拜六有比賽。你要來看嗎?
梅洛冷淡的藍色雙眸令羅伊不自覺的閃避開來,手掌撫過那間沾上梅洛甘甜氣味的外套有些不捨的說道。

真不公平。』

羅伊被那聲毫無溫度的嗓音硬掐著回過頭來。他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梅洛太不對勁了。總是對任何人都帶著美麗笑容,一頭與晴朗天空同色髮絲,完美詮釋天使這個名詞的梅洛
『什麼?
那雙有如繁星般璀璨的眼眸此時卻有著見不著底的黑暗。閃著憤恨與嘲笑。
什麼都沒有。』
梅洛閃過了自己的疑問,倒回床上後翻過身去。沒有再多說什麼。

熬過了尷尬的晚餐時間。母親臉色也相當凝重。三人一餐飯沒說上一句話。吃過飯後母親才說出父親的再婚對象瑞秋阿姨不慎從家中樓梯跌落,目前正在醫院急救的事情。
梅洛的表情沒有變化,那張自方才就冰冷到現在的臉孔還是既冷漠又空洞。
『既然機會難得今天你們兩兄弟就一起洗澡吧!順便幫媽媽節省節省水費!
母親硬是露出開朗的表情,羅伊張嘴想要反對可梅洛卻一語不發的往浴室前進。有些無奈地望向母親,只見她點了點頭,可能是因為瑞秋阿姨的意外要做為兄長的自己多多關心梅洛吧?
羅伊煩躁的走向浴室。一推開充滿霧氣的毛玻璃拉門,濕熱的蒸氣向自己撲來。梅洛正赤裸地站在蓮蓬頭底下任熱水自頭頂淋下。連淋浴間的簾子都沒拉上。
乳白色的肌膚被水流浸濕,滑過那瘦弱的身軀。才發現梅洛身上淨是他從沒瞧見過的青紫色傷痕。單薄的胸口甚至有些紅腫的抓痕與淤血。
這是!
自己關上浴室門後快步走去拉起梅洛的手腕,明明被熱水淋濕肌膚卻是一片冰涼。
突然被抓住手腕的梅洛不自覺用力甩開羅伊,知道自己稍嫌粗魯。但梅洛過度的反應更讓他打擊。
我幫你放浴缸水。你肌膚也太冷了吧?
羅伊忘記自己連衣服也沒脫下就跑去來,褲管早因此吸水過多而沉重起來。水龍頭的熱水灌滿了白色的浴缸。
你身上的瘀青是怎麼回事?
『不小心跌倒的
梅洛在說謊。羅伊立刻就下了這個判斷,卻沒有當面拆穿自己弟弟。他感覺讓梅洛連這樣的謊言都不能說就太可憐了。

父親是不會動手打孩子的男人。自幼不曾有被父母打過的印象。羅伊想起了那自己實際上沒見過幾次的瑞秋阿姨。虛假的笑容沒有任何打算親近自己的態度。羅伊不由得的厭惡眼前這個女人。梅洛的表情很清楚的表現著抗拒。羅伊當下只當自己是因為梅洛的態度而由生排斥。
與強悍的母親沒有一絲的相同點,雖不了解父親為何選擇這樣的對象再婚。只是自己也沒甚麼立場可以抱怨。因為父親連梅洛的感受都不願意放在眼裡了,更何況是早沒相處在同屋簷的親人。

羅伊把頭髮的泡沫沖去,一回頭就發現梅洛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梅洛泡在浴缸中,熱水將他的肌膚染成了淡粉色。藍色的瞳孔波盪著濕潤的水氣。羅伊不自覺舔舐了自己的上唇。
『怎麼了?
『羅伊連小弟弟都比我大,真不公平。』
『不要說那種蠢話。小時候不就拿尺比過了。』
確實自己稍長,當時可讓自己暗爽了好陣子。
『那羅伊自慰過了嗎?
『啊?!
梅洛突如其來的發言讓他一陣無所適從,最糟的是隨著對方的語言挑撥下腹不自覺的躁熱起來。
『有沒有嘛!
『你那麼大聲幹嘛!
羅伊突然想起了母親此時可能在客廳或是自己的臥室還是書房,但這樣的對話他可不想被對方聽到。
此時梅洛突然站起了身子,水珠從肌膚滑落。青紫色的傷痕惹著羅伊的胸口悶痛著。
『吶要不要來試試看
梅洛的雙眼閃過了惡作劇的光芒。羅伊發現自己無路可退,那雙細嫩的手掌已經揪著自己的命根子了。
『嗚!快放開!
羅伊壓低了聲音試著阻止梅洛的行為。只是一點效果也沒產生。梅洛纖弱的指尖輕柔起生殖器上的皺褶。隨著梅洛指間的動作而起了反應。
『呼呼羅伊勃起了呢
梅洛將嘴唇靠在羅伊的耳邊,熱氣隨著話語噴在耳殼上引起一陣疙瘩。羅伊不甘心的將手也伸下了梅洛的下腹。手掌緊握著對方脈動的燥熱。梅洛的喉間嘆出一陣低吟。有如助長他進行相同的動作。
室內的蒸氣侵蝕著他的大腦,羅伊分不清此時兩人互相把玩生殖器的行為是否正常,有無踰矩。從那雙粉色的唇瓣噴出的甜膩輕哼響讓羅伊好幾次都差點想咬上。只能拼命壓抑住那樣的衝動。

唯一只有這件事絕對不能做。就算大腦在怎麼浮出把那些傷痕都烙印成自己的記號,那都是絕對不能做出的事。


最後射出的黏稠白液只能隨著水流而去,有如兩人不曾作出試探道德底線之事。




++++++++++++++++++++++++++++++++++++++++++++++++++++++++++++++++++++++++


我的存檔快用完了啊!!!啾境我何時才有動力繼續寫完啊!!。゚ヽ(゚´Д`)ノ゚。(卡住)

本篇與GB2的第22章為呼應文章,第22章是梅洛視點,這篇則是羅伊的。怎麼說呢,兄弟比小雞雞大小應該是很正常的事吧,因為是男孩止嘛~~~~(́◉◞౪◟◉‵)
那麼,下次再見~~~(希望等等就來繼續寫...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