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3/17/2015

【暗夜中的Aphordite】GOTH BLOOD七夜外傳/4-6

※舊文重貼
※此作品為GOTH BLOOD七夜個人外傳,就算沒看過本傳也能獨立觀看。但還是推薦先瞭解本篇再觀賞。

※含有暴力、血腥、性描寫與性暴力。




第四章


有小孩的啜泣聲?
耀知道自己又再做著夢。但他還是看不見小孩。他想安慰他,但還是找不到。無論他怎麼走還是在那破舊且潮濕的房子裡徘徊著。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會再犯了我會聽話的我會乖乖對不起對不起…”
為了什麼要道歉?為了什麼在哭泣?


耀眨了眨自己的雙眼,他知道剛才一切都是夢境。但他看到了有些陌生卻又熟悉的景色,那是這陣子才搬來的自己房間的擺設,而現在正躺在自己床上。昨天那是夢嗎?
滿溢出來的赤色在雪中轉化成黑褐色,曾經是人的屍塊。那是恐怖的夢境吧?他想起身準備刷牙洗臉和做早餐,突然他發現自己的左手被握緊著,起先他有點驚慌,突然發現是敬司。敬司他像是趴睡在自己床墊上,比起自己稍大的手掌緊緊抓著自己。很溫暖,比起室內的溫度要溫暖很多。
『敬司?睡在這會感冒的。』
耀有些遲疑的搖了搖敬司的肩膀。對方有些不奈的皺緊眉間,但不肯睜開雙眼。這小小的反應好可愛。正在這麼想,敬司就睜開了眼睛。
『那個早、早安?
耀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着。他有些緊張和尷尬的和敬司道早安。只見對方表情有些凶惡。耀才回想起這些日子,只要是早晨對方好像都是臭著臉
就在耀想著該如何是好的瞬間,敬司像是襲擊他一樣,將耀推倒在床上。接著彷彿重播昨晚的劇情,張嘴吻著上耀的唇瓣。
『放、放開
耀難為情的用著微弱聲響喊著。他感覺敬司炙熱的掌心鑽進自己的衣服裡來回撫摸著。他卻做不出任何反抗行為。
『敬
就在耀吐著對方名字的同時,敬司露出古怪的表情。正確說來是看清自己做出什麼行為而震驚的表情。
他這才趕緊從耀身上離開。
抱歉我睡糊塗了。』
『沒關係那個
耀在思考自己要怎麼向敬司詢問昨天的狀況。但又深覺現在的氣氛十分尷尬。昨天和今天都被敬司輕撫著嘴唇,感覺有些炙熱的觸感。
這時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吧?耀提醒著自己。就在自己張開唇瓣的同時,敬司站起身子。
我先出去了。』
『敬、敬司!昨天…!
敬司停下了正在開門出去的舉動。冷冷的回過頭來,沒有帶著眼鏡的他看起來比平常要冰冷。
『昨天的事情
耀想知道,昨天的那一切,他看到的是。他感覺自己心跳的很快。緊張和恐懼。他分不出是哪種感覺佔上風。
『你。』
『如果我真的就是過路殺人魔。你不覺得你現在的發言很輕率嗎?
在耀還沒能說出口前,敬司搶先一步發出提問。
『說的也是敬司其實只是剛好經過吧
但昨天的影像,敬司的衣服有一半浸濕在鮮血當中,他的身旁佈滿碎姴的肉塊。瞳孔看似死灰卻帶著一樣的藍紫色光芒。
他就是兇手躲在裡巷,殺害著人的殺人鬼。
『不。你所看見、你所感覺的都是真的。』
敬司轉過身去,此時耀看不到他的表情。
『為什麼你要做那麼殘忍的事情。』
殘忍?耀真的感覺到這是個殘忍的事件嗎?他仍感覺到自己踩在半空中那不真實的感覺。令人懷念又寂寞敬司站在那裡,任白雪和月光灑落在自己身上。暴露在潔白的世界之中。只有他所站的位子如此污濁、混亂。只有他是被背叛的、被丟棄的。
所以所以自己才
『誰知道呢
敬司的鼻子發出冷笑,有些自嘲的感覺。
『你做這種事遠野先生你父親會難過的
耀不知道當自己這麼一說的同時,敬司露出了扭曲的笑容。
『你覺得很噁心吧?跟我這樣的殺人鬼住在一起。如果你受不了還不趕快走。你應該很害怕吧?因為我搞不好會殺了你。就跟昨天那堆屍塊一樣。』
他冷冷的這麼說,語氣中帶著威脅。那瞬間耀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對方。敬司似乎看準了時機,便走出了耀的房間。


等到他準備出來要弄今天的早餐,發現放在玄關的黑色學生皮鞋已經消失不見。敬司大概不想見他。搶先一步出門去了。
耀獨自看著這個單調的房子。思考自己是否要像方才敬司提的意見,趕快搬出這個房子才是正確的抉擇。但耀並不覺得害怕、或是噁心。應該說他完全沒思考到那方向的事情。甚至連打電話給警察的想法也沒有。
比起那些,他只想努力的留在敬司身邊。他不懂自己為何有這種想法。一直以來跟誰在一起耀都無所謂。
因為就算和人走在一起,耀卻覺得自己仍是獨身一人的走著。無論別人跟他說什麼他也只是擺擺樣子。但現在卻

想留在敬司身邊想留在那棟老舊單調的房子裡。


學校真的很無聊。老師教導著他根本不需要的知識。同學不知道為了什麼目的,個個成群散落在校園各個角落。敬司只覺得真的很無聊,他找不到從這個地方能得到的任何東西。只是那個男人要他至少把高中唸完。沒為什麼,只因為遠野家不能出個兒子只有中學畢業。敬司深覺或許自己會莫名其莫把大學都給唸了。
『哼什麼遠野家
他露出自嘲般的冷笑。
『遠野~外找~
突然間,敬司發現自己的姓氏被某個同學大喊。雖然這是個很大眾的姓氏,但剛好班上就他一個。敬司只好嘆了口氣。同時又有一點怪異。他不記得自己有特別跟哪個人深交,或許是他那種態度被盯上有人想找他麻煩。但敬司也沒有這種經驗。
雖然長相有些凶惡,又孤僻。但是只要戴副厚鏡片粗框,就沒什麼人會注意到他。所以他打中學開始就是這副樣子。很方便,也省去麻煩。就算被女孩子說覺得噁心也不在意。
所以到底會是誰?
『敬司早上你走的那麼急我來不及做便當所以
有些羞怯的表情。胸前很規矩的別著入校許可證。看來不是隨便闖進來的。他忍不住深深嘆氣。
『一餐不吃不會怎樣。更何況學校也有福利社,你這樣會不會太多此一舉?
耀露出尷尬的笑容。
『我覺得學校福利社賣的東西有點。而且你在成長期。還是多吃點營養的東西吧?
敬司回想了一下耀的料理。雖然真的很好吃,但口味都太淡了。就好像煮給老人吃一樣。
但不想和耀說那麼多,更何況班上的人都好奇的往門外探頭觀望。
『竟然有人會找那個遠野還真稀奇。』
『是大學生吧?他竟然有認識大學生?我還以為他
『長的還真可愛。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啊?
那些吵雜的言語讓他非常不奈。
『好啦。便當我拿到了。你趕快離校啦。』
敬司把耀手上包著便當的布袋拿過來,立刻催促他離開。
『那個晚上你想吃什麼?
『隨便啦。這種事你自己決定…!
後方似乎流言越傳越嚴重。甚至連隔壁班都跑來看熱鬧。敬司都覺得自己頭都抽痛了起來。但看著耀那張有些期待的表情
炸的東西好了。』
『那我做炸天婦羅,可以嗎?
敬司點了點頭。耀露出了滿足的笑容。隨後便說自己要去學校,揮揮手跟敬司道別。直到耀離開,敬司才發現自己也忍不住把手舉起做揮手狀。他立刻慌張的把手放了下來。

『唷~遠野剛才那該不會是你的那個?
一回到教室,和自己不熟的男同學立刻黏過來,翹著他自己的小指問著。就在他手要搭到自己肩膀的瞬間,敬司馬上揮開對方的手。
對方被他這樣的舉動嚇到。原本吵鬧的班級隨即無聲。
『什什麼啊。只是問一聲,那麼凶幹嘛。』
『果然是個討厭的傢伙。』
就像是一隻鈴蟲發出聲音其他也一併附和起來。坐回座位的敬司卻絲毫不在意,只是把目光放到窗外的校門,看著耀在和警衛道謝,便離校的身影。
那纖弱的肩膀,隨風飛起的咖啡色髮絲。和他相襯的淡色圍巾。敬司微微的瞇著眼。手上的便當傳來了溫暖的溫度。敬司嘴角無意識的牽起。

如果可以我是多麼想緊擁著你。注視著你。和你說著沒有重點的話語。傾訴對你的
如果可以


第五章


『發現壞學生~
一到教室就發現高野帶著抱怨的表情看著耀。
『怎麼了嗎?早上的課?
『也沒有啦。只是老師一直抱怨你沒到而已。真不愧是眾教授都期待的高材生~
耀笑著說沒有這回事。後來又談到說為了感謝幫他找理由瞞混過去的高野,耀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下次做便當給他吃。
雖然學校餐廳賣的東西也不差。但高野好像就是對耀的手製便當很有興趣。一說他早上是因為送便當給敬司所以沒法上到早上的課,高野便耍賴似的要耀也給他做一次。
結果聽到他們講話內容旁的同學便說他們兩個感情可真好,耀想說這沒什麼的同時就又被高野搶說我們可是超好的麻吉唷~!”
看著朋友間的笑鬧,耀也在一旁笑著。一直以來不管和多少人相處,都是這樣的模式。別人和他說話,他便附和對方的話題。好朋友、好同學、好學生,好孩子。

但今天早上看到敬司在學校的樣子,才發現他完全不是那樣。老師不是很注意他,只覺得他成績都很平庸,也不出色。同學和他之間的隔閡很大。甚至耀去教室找他時,還聽到有些人零星的在說關於敬司的難聽話語。
但是看到敬司那張有些尷尬和難為情的表情。耀心裡壓不住那份狂喜。因為敬司並不是真的那麼冷淡的孩子。是不是在他的心中,自己有些特別?但又害怕這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灰羽?
耀才發現自己剛才陷入早上的事情,似乎冷落的朋友,趕緊抬起頭來。
『怎麼了?看你沒什麼精神的樣子。』
『沒事。只是昨天有些睡眠不足。』
耀對著一臉擔心的高野微笑著。對方也毫不思索的回笑給自己。
『什麼嘛~我還以為你覺得我說的話題很無聊難過了一下咧~
『抱歉。』
高野聳聳肩。大家又笑成一團。

『對了。你有看到早上的新聞嗎?殺人鬼又出現了。』
『嗚啊~怎麼又是這種話題?!
『沒辦法。因為真的很恐怖啊。而且沒有動機,也沒有特定目標。搞不好哪天在路上走著就被拖去殺了呢。』
同學們你一言我一句說著。耀突然覺得自己有些緊繃。看來昨天果然是
『那個你們覺得兇手會是怎樣的人?
就在大家瘋狂討論這話題的同時,耀忍不住出聲問道。
『嗯大概會像是傑森或是佛萊迪那種吧?感覺就像瘋子一樣。』
『我覺得倒是那種神經不正常被公司裁員的那種中年大叔耶。會在公事包裡藏菜刀之類的。』
『搞不好真的是鬼魂幹的。那實在不像人類能做出來的事。』
『是嗎~?這樣一講真的超恐怖的~
好像就在談論三流懸疑小說劇情似的。耀不知道該是鬆口氣沒人猜到像敬司那樣的高中男生不會是兇手,還是應該擔心總有一天敬司會被找上門。
『灰羽?
『沒事。我去個廁所。』
就在耀想起身離開教室的同時,高野突然叫住了自己。耀只好隨口捏出一個理由。
『我剛好也想去。一起去吧。』
『嗯。』
沒法推掉對方的要求,他只好佯裝真要去廁所的模樣。其實自己只是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罷了。
『總覺得灰羽應該很討厭這個話題才是~你突然提了這樣的問題,讓我嚇了一跳呢。』
『欸?我沒有討厭什麼
『可是也沒興趣吧。』
『也不至於
耀突然覺得高野的答話有點咄咄逼人。似乎是很想聽到耀承認些什麼般。
『不過灰羽突然提到覺得兇手是怎樣的人,好像知道兇手是誰一樣。』
『怎麼會那種事情連警察也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自己的話語應該沒有透露出驚慌吧?耀小心翼翼的回覆著。
『也是啦。只是以推理小說來講通常兇手都是意想不到的傢伙。但是現在可是現實中的非現實狀況呢。所以大家才會那麼熱烈討論。仔細想想每天都有人會死。這種事情就好像沒什麼大不了了。老實說,我現在只希望事件趕快落幕。每天都提心吊膽的真讓人受不了。』
『是啊趕快落幕就好了呢。』
耀淡淡的說著。但他不知怎麼的卻擔心起這個事件落幕的方式。


耀將裹過粉的天婦羅沿著油鍋邊放下去。隨後激起許多小泡泡。鍋裡也發出嘰嘰嘰的油炸聲。天色已晚,敬司卻還沒回到家。他記得對方並沒有參加學校社團。難道
一想到讓自己不安的事情,耀將驢火關了起來。取下了身上的黑色圍裙。緊張的走出廚房,便看見開門進來的敬司。
『你回來啦?
見到敬司沉默的把鞋子放在鞋櫃上,耀忍不住鬆了口氣。
啊。』
只是對方瞄了自己一眼,便把眼神移開。很快的與耀擦肩而過。
『今天比平常晚呢。怎麼了嗎?
就在耀這麼說的同時,他發現敬司身上有不少灰塵跟擦破的地方。臉上也有擦傷。
『怎麼回事?!臉受傷了!
耀趕緊湊上去,就在要碰到敬司的時候,對方狠狠將伸出的手甩開。透過鏡片,敬司的雙眼中滿了警戒跟排拒。
『敬司。』
『不要用個名字叫我。』
那聲音低沉且尖銳。讓人不敢靠近。
『我只是。』
『不需要你來多管閒事!為什麼你要來…?!為什麼你還不走?!這裡
“…我不希望你來…”耀想起昨晚看到敬司時他說的話語。
根本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這句話彷彿利刀般深深刺進耀的胸口。那種感覺很痛苦,又難過。難道自己真的不能留在這裡…?留在敬司身邊…?
我知道了。既然敬司那麼討厭我
敬司的表情突然變的十分痛苦。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在忍耐著什麼般,握緊雙拳。
『晚餐對不起沒來得及做好
耀邊顫抖著身體努力想把話說完,當溼熱的眼淚流過自己臉頰。才發現自己已經忍不住的掉出淚了。覺得自己又難堪又丟臉。耀轉身便衝出家門。
耀!
敬司大喊了對方的名字,但耀卻沒有停下來。就這麼跑了出去。
『你還是走了呢也好,是啊。那不是我的目的嗎?我怎麼能夠讓你留在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殺人鬼的身邊這樣你只會被我弄髒。』
他默默的拿下臉上的黑框眼鏡。攤開自己的手掌。映在眼前的是歪斜的、誰也看不懂的碎裂世界。
但是
『偏偏只有你在時,我的世界才是完整的。』


耀感覺自己的呼吸十分急促。而且喉嚨十分乾裂。刺骨的風從臉頰旁劃過,像是要把他割開。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還能去哪?
等到自己累到無法再跑下去的時候,耀才慢慢的放慢了步伐。臉上的淚還未乾,卻又掉下新的淚水。耀從來不知道自己那麼能哭。明明父母去世時,自己一滴淚也未掉。現在卻
等到回過神,耀才發現自己身處從未見過的裡巷之中。
顧不得自己在路中間,耀忍不住蹲下來,捂著臉壓著自己的聲音哭泣著。
或許那些話敬司已經忍耐很久了。他根本不希望自己的到來,只有自己在那裡自作多情,還認為或許對他來說自己是特別的。在那來暗自竊喜。結果全都是自我滿足罷了。
『怎麼了?為什麼哭的那麼傷心?
突然間有人出聲向耀詢問。耀嚇的抬起頭來。只見到是個陌生的中年男子。
『還穿的那麼單薄。很冷吧。現在才四月而已呢。』
剛才自己連一刻也不敢待在那個房子裡。耀沒帶外套。身上僅僅是件黑色高領毛衣。
男子伸出他的手要碰觸耀的肩膀。不知為何,耀覺得有些噁心跟排拒。
『我沒問題的真的
『欸~難得叔叔那麼好心。你這樣太傷叔叔的心了。』
耀推開對方的手,只見對方有著許多皺紋的臉孔垂了下來。似乎很不高興自己的好意被人拒絕。
『我真的真的沒事
『真是太過分了難得我那麼好心呢你這樣真的太過份了
對方拼命的重覆著怪罪耀的話語。耀直覺自己應該站起身來快跑,只是或許是因為剛才那樣的狂奔讓他已經沒有力氣還是其他理由,耀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這時,突然一道白光閃進眼簾。耀才看清楚對方手裡露出了一把刀子。
『這樣是不對的不對的小孩要接受懲罰

壞孩子就是要接受懲罰。耀是壞孩子壞孩子…”

白色的刀身就這樣被男子舉起到頭上,自己卻噤聲的一個音也喊不出來。
『耀!
那個聲音是一個尚未長成的男中音聲音。就在自己未反應過來的瞬間,自己被用力拉開。只見一把短刀很快的把男子抓著刀子的右手腕砍了下來,刀法太過俐落,就在男子也未發現的同時,掉落在地上的手腕發出了聲響。男子的鮮血也從切割處灑出,噴濺在耀的臉頰上。
男子被敬司一腳踢開。在慘叫還未從嘴裡露出的時候,敬司俐落的將男子的頭部整個砍下。那個龐大的身體搖晃幾下便整個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
『走了。這裡可不能久留。』
就在耀注視著屍體似乎還沒回神,就被敬司整個拉走。

『看來只能走裡巷了。希望別被人撞見才好。你趕快把臉上的血跡擦一擦。』
見耀還發不出聲音的樣子,又離剛才那有點距離了。敬司這才嘆口氣停了下來。隨後耀立刻癱軟在地上。
『剛才那個人
『不知道。大概也是個變態殺人魔吧。你別在這附近的巷子裡走來走去。總之這裡沒像表世界一樣那麼安全。』
耀吞了一口口水。昨天看到那樣的敬司他卻沒那麼害怕,今天卻直到現在都還在顫抖。
『所以剛才
『你變成那傢伙的獵物了吧可惡!
敬司的語氣似乎非常生氣。耀膽怯的抬起頭來,只見敬司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一發現自己也在看他,便緊張的把臉轉開。
現在可以走了吧?要是被警察發現看到就完了。』
『可是我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呢。』
耀想起了剛才兩人起了衝突時敬司說的話語。直到這時耀一想到心就不自覺痛了起來。
『笨蛋!
敬司輕吼著,就在這時敬司拉起了耀來。整個身體被對方緊緊擁住。鼻息間除了聞到方才的血腥味,還有淡淡的,屬於敬司的味道。
我很害怕啊。因為我是個以殺人為生的人。像我這樣沾滿鮮血的人只會把你弄髒!
對方的聲音有些顫抖,就像真的在恐懼一樣。那是要第一次聽到敬司發出這樣的聲音。
『敬司。』
『那不是我真正的名字。』
『欸?可是
敬司稍微拉開了他和耀的距離。
『我是生在黑夜裡的孩子耀。我只能在黑暗中活著。我是個怪物啊。遠野敬司只不過是為了活在表世界的一個假名和假身分罷了。』
說著這些話的敬司露出了痛苦的笑容。耀從沒想過自己第一次看到的,對方的笑容,是如此悽涼和痛苦。
『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
『不行。那是詛咒。絕對不能向外人提起的名字。』
耀的身體再次被緊抱住。明明就能感覺對方的體溫、心跳,或是呼吸。卻覺得對方距離自己好遙遠。
耀輕輕捧起了敬司的臉。對方此時並沒有帶著那個似乎要隱藏面孔的黑框眼鏡。粗黑的眉毛,漆黑的雙眼,方正的臉孔。有些黝黑的皮膚。
『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這麼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對方此時就像迷路的孩子般迷惘。又像是渴求自己似的把嘴唇湊過來。耀沒有躲開,只是被動的讓敬司吻著自己。原本只是輕啄般的吻不知不覺越來越燥熱。耀現在才知道人的體溫可以如此的高,甚至快被對方灼傷似了。
『留在我身邊耀
『嗯。』
縱使自己的眼前是一片黑。看不見道路,也不知道必須往何處去。只能張開自己的身體把那個迷惘、不安的孩子擁抱住。


即使到現在我仍然無法忘記那段不算長也不算短的日子


第六章


晨光從窗簾的縫隙中灑落進狹小的臥室。彷彿光屑一般不時的滲入身體裡。讓人真正感覺到現在的季節,很難想像前幾天才下了場大雪。
耀輕輕眨起睡眼惺忪的雙眼。發現自己摟著比自己還要高大的敬司,正確來說自己也被對方緊擁著。才想起昨天兩人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入眠的。一回想起昨夜,耀不禁紅了雙頰。卻也感到十分溫暖。
自從父母雙雙過世後,耀把自己孤立的起來。在和人相處上都刻意畫了一道線。但對敬司
指尖拂過敬司臉上的膠布。重新回到這個家後敬司只說這是和同學起了小衝突所製造的傷口。耀無法理解為何用這種方式來處理事情,敬司只是難為情的沉默讓耀來處理臉上的擦傷。
然而就在自己做了這個動作,懷裡的敬司在睡眠中皺了下眉間緩緩的張開了雙眼。
『啊早、早安。』
敬司露出了一如往常的臭臉,重新將耀抱入自己懷中。
『哇…!敬、敬司!
或許是還沒睡醒吧。敬司的鼻息間再次傳來均勻的呼吸聲。耀一邊感覺著對方平整的心跳還有敬司特殊的氣息。覺得就這樣再多躺一下也不錯。


『糟糕。』
敬司看著指針已經過八這個數字的鬧鐘。自己竟然完全睡過頭了。但面對這個結果自己也沒有很大的情緒起伏。不,那是因為學校對自己來說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場所。有點想乾脆今天別去算了。
不過會睡過頭應該是因為在耀的身邊太舒服了的關係吧?看著躺在自己身下的耀似乎還在睡夢之中。一這麼意識到,敬司感覺自己雙頰發熱了起來。原來自己是那麼容易感到難為情的傢伙。
這樣好嗎…?”
突然又想到這個問題。自己有資格把耀留在自己身邊嗎?
如果要說屬於自己身體的特殊氣味,大概就是血腥味與屍臭吧。從何開始,自己已經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殺戮機器?數不清現在到底殺了多少的人,也沒有興趣去清算。大概是只為了殺戮而活著的肉塊吧。
而這樣的我有資格去擁有所重視的人嗎?”
想到耀初來自己身邊,每晚、每晚的噩夢都是耀成為跟自己腳下一樣的無機物。耀總有一天會在這歪斜的衝動中被自己碎裂的。他能感覺到,那個藏在最深處、最陰暗的骯髒慾望。
所以他才想把耀完全推開。只有這樣耀才能完美、純潔的活著。可是自己卻無法忍受耀的離開。昨夜,耀一衝出家門沒多久,就再也忍受不了的衝出去尋找對方。

想要他、想要耀。

最後敬司自己再也藏不住內心的所有想法。那幼稚又不成熟的思想。如果這樣耀能留在自己身邊,那再可笑和難堪都無所謂。
就在耀回應了自己後,他知道自己全盤輸去了。再也無法忍耐沒有耀的日子。那屬於耀乾淨又溫暖的氣息,他失去不了。
不想再去想什麼這樣好嗎…?”的這種想法。
敬司?
耀眨了眨剛睡醒的大眼。長長的睫毛覆蓋著那對無辜的杏眼。還有溼潤的粉色雙唇。白皙的肌膚。柔軟的咖啡色頭髮。那全是
『敬、敬司?!
嗅著屬於耀的專屬氣息。敬司輕吻著那柔軟的唇瓣。看耀羞紅了雙頰,自己卻停不下手。
想看的更多。


『真是的。既然起床了就叫我嘛。』
『抱歉。』
耀看著坦率道歉的敬司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但看著指針停在九點的位置,他還是忍不住嘆了下氣。
『我看今天就偷懶一天吧。偶爾一次應該沒關係吧?
耀邊說邊露出溫柔的笑容。光看著這樣的微笑,好像連敬司自己都要跟著笑了。但對方隨後又換成有點訝異的表情。很快的又將臉轉到一旁偷笑。
『怎麼了嗎?
敬司有些困惑。耀的情緒轉換有點快到讓他措手不及。
『沒事。只是在想原來敬司也會笑。』
『我在笑嗎?
耀點了點頭。好似非常開心的樣子。敬司看到這樣的耀也忍不住跟他一起笑了出聲。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敬司發現自己無意牽起了耀。對方也因為自己這樣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很快的有些羞怯的微笑著。
『今天要不要一起去超市?晚上想吃什麼?
昨天沒吃到的天婦羅。』
耀又笑了出來。
『我知道了。但是你也要把蔬菜吃掉喔。』
敬司有些小挑食。雖然耀覺得這樣很可愛,但想到對方還在發育中這樣的行為是不可取的。
果然對方露出有些為難的表情。
『甜點我做布丁如何?
『布丁。』
果然聽到甜點敬司就爽快的點了頭。
『敬司真的好可愛。』
『欸?!
敬司露出非常錯愕的表情,隨後眉頭皺了起來。
『我不可愛吧甚至有女生說我陰沉又噁心耀才可愛吧不,是非常可愛。』
彷彿在自說自話似的,敬司越說越小聲。臉頰也越脹越紅。所謂可愛指的不是外表,而是你的表現方式喔。耀在心裡這樣想著。感受著敬司緊抓著自己手掌那有如小孩子的體溫的高溫。那種異樣感覺在內心澎湃著,耀知道自己一定也跟著臉紅了吧。因為自己也是笨拙的人。
『吶敬司
或許這種感覺真的能稱之為
『我喜歡你。搞不好從小就一直喜歡你到現在喔。』
『那種事情
敬司壓低了聲音,明明這間房子裡只有他們兩個。但隨後敬司把耀拉進了他的懷抱中。
我可是非常確定我第一次見到耀就喜歡上耀了。』
那聲音被壓的非常小聲,甚至要用力聽才聽的清楚那樣的呢喃。他忍不住回應了那樣的擁抱,甚至不知自己為何非常期盼此時能永遠停駐在這一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