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2/24/2015

-說謊的狐狸-GOTH BLOOD外傳/羅伊篇 -2-



羅伊在打開自己房門前猶豫了幾秒鐘的時間。眼簾是自己九年級時想也沒想便直接打開自己的房門。



早就過了覺得衣櫃裡有怪物的年紀,任誰也不會對打開自己房間門把的行為存有質疑。十四年來羅伊也一樣,從球隊練習結束後,他把玩著手中的籃球。心中沒有任何懷疑為何自己的女友沒有到球場上來看自己練習。
或許她自己有課後活動也說不一定。羅伊自己也除了校隊還參加了學校的朗讀會。

這禮拜念的是荷馬的《史詩》。希望下次能挑點更簡單的書籍。他無法順利理解阿伽門農的心境,畢竟自己沒有這種心愛的女人被搶走的經驗。所以總是被斥責過於冷漠和平靜,就算想加重語氣也會被指責過於技巧。

雖然擁有北地詩人般讚頌故事的嗓音,卻缺乏某些情緒。朗讀會的老師總是這樣批評羅伊。就算要他多感受季節四季或是悲憤和喜悅,羅伊仍然還是比較在意球隊的分數、學校的漂亮女孩還有自己一天打手槍的次數。會參加朗讀會只是興趣。羅伊沒有深讀文學的打算。

加上上禮拜自己才交了新的女友,叫做娜塔莎。對方是日籍的亞洲女生,但在德國長大。剛搬來這個社區沒多久。她和羅伊一樣參加朗讀會,上一樣的教堂。外表十分乾淨也不怯生。當她向羅伊提出深入交往的要求,羅伊沒多想就答應了。
雖然沒有多喜歡對方,卻也算順眼。從這禮拜算起兩人算是交往兩星期有。

當然身邊的朋友總是開玩笑地詢問進度,老是把問題帶到跟性有關的話題上。其實只是想打聽娜塔莎身材好不好、有沒有像日本A片一樣會亂叫。
羅伊每到這裡就會把話題扯開,他雖然未把對方帶上床也有些興趣低迷還是沒打算跟夥伴們分享自己和異性的私事。

羅伊將球拋起後,看著籃球在空中自轉了好幾圈又被自己的雙手接住。沒有任何漏接。這才發現家門有著兩雙鞋。一雙是adidas的黑白相間男性慢跑鞋,另一雙是白色紅邊的converse女鞋。
母親自小就要求不要把鞋子穿進家來,免去她打掃麻煩。這也讓羅伊光看門口的鞋架便知道家裡是否有客人。

一邊是梅洛,而一邊是娜塔莎。想必兩人的鞋同時出現在櫃子上,都是來見自己的。梅洛有見過娜塔莎嗎?該怎麼介紹兩人認識?羅伊的心裡邊低嘀邊上樓到自己房間門口。

房間裏傳來微弱的笑聲。有幾分詭異,羅伊不去在意這細小的聲音。只當對任何人都笑容可掬的梅洛與娜塔莎互動良好。
羅伊順手轉開了門把,而就在同一刻原本捧著的橘紅色圓球就這麼從手掌中溜開。用著同一個頻率從強到弱的滾落到樓梯間。

梅洛正親吻著娜塔莎。羅伊無法看見女孩的表情。梅洛的動作又輕又溫柔,而對方沒有一絲抵抗。甚至她的手就這麼掛在雙胞胎兄弟的肩上。兩人正坐在自己的床舖上。
發現羅伊的存在的是梅洛。那張總掛著甜美笑容的臉孔陌生了起來。羅伊回想起自己根本不在意娜塔莎,也不怎麼想擁抱的女孩卻被自己懷有性慾的弟弟抱在懷中。
球隊的分數不重要,因為不是梅洛。學校哪個女生漂亮也不重要,因為梅洛白淨的臉頰勝過她們。而自己打手槍幻想的對象,永遠、永遠都是有著一頭淡藍色髮絲的梅洛。

娜塔莎因為梅洛停止了動作感到怪異而轉過頭來。發現羅伊的她看來既緊張又害怕,像是想張口解釋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來的好。
『離開現在離開我的房間。你們兩個都是。』
羅伊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喉嚨能發出這麼冰冷的聲響。娜塔莎很快地就哭了出來,但自己卻連一個眼神也沒分給女孩。而梅洛卻帶著與他無關的表情安慰起哭著傷心的娜塔莎。

率先離開現場的是羅伊。他無法再繼續待在那個空間。
梅洛用那張粉色的唇瓣吻了那個女孩。而女孩用她的手臂纏在梅洛纖弱的肩上。羅伊想洗掉那個畫面,但清水打在他的臉上卻讓腦海中的印象越來越清晰。


從浴室洗完臉再回到房裡時發現只剩自己弟弟仍是坐在自己床邊。他的目光從窗外移到了羅伊的身上。臉上勾起了那張讓羅伊憤而想撕碎的笑顏。
他應該關上門來,把那張臉孔換成驚訝與哭泣。然後把梅洛的臀部掰開用力侵犯到出血。而那習慣上揚的清脆聲響只能發出啜泣和慘叫。

讓梅洛從裡到外都落印上自己的印記。

『你為什麼還在這?我不是叫你離開嗎?
羅伊沒有照自己腦中的想法關上門,只是低沉的問著對方。梅洛只是聳了聳肩。
『這裡也是我的家。羅伊和媽媽不是這麼說嗎?
梅洛的臉上沒有任何愧疚。說著那句從分開生活第一天起就不斷複誦的話語。這讓羅伊聽來格外刺耳。
『但這裡是我房間現在給我出去
『為什麼這麼生氣?是因為娜塔莎是羅伊的女友嗎?我只是跟她開個玩笑。』
這句話讓羅伊當場用力捶打門檻。梅洛才露出些微害怕的神情。
『我再說一次滾出我的房間
梅洛的驚恐只停留的一會,換上了不帶任何情緒的藐視眼神。和那張與他四目相交的笑容相同,陌生的不似自己的兄弟。
我知道了。』
梅洛乾脆地離開。與羅伊擦肩的一瞬間梅洛在他的耳邊低聲喃喃著。

為什麼要背叛我…”

那聲音聽起來又虛弱又疲憊。跟父親的再婚對象從樓梯上摔落同天的梅洛一模一樣。但自己卻因為憤怒所以直接選擇忽視。

隔天娜塔莎趁朗讀會活動時跑來向羅伊搭話,急著陳清前一天的事情。
『羅伊!事情不是你看見的那樣!是你弟弟主動的!我當初也嚇到不敢動彈。』
可你卻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羅伊沒有說出口。女孩解釋著便又再次哭了出來。而此刻沒人好心安慰娜塔莎。
我們分手吧。』
羅伊看著遠方,絲毫沒被女孩可憐兮兮的哭腔影響。
『不要…!羅伊那真的只是意外!我不想分手!
我不接受這樣的意外。妳去找個能接受這項意外的男生交往吧。』
女孩的啜泣聲煩躁的讓羅伊只想趕快讓對方消失在自己眼前。
『是意外啊是他說要玩遊戲打賭羅伊會選擇誰我以為你會選擇我我以為你會的!
羅伊沒有追問娜塔莎。從那天起他就退出了球隊和朗讀會。無論誰問起原因只回答對方:“沒興趣了
梅洛也在那幾天有如識趣似的沒有出現。自己則是把娜塔莎的問題寫成訊息寄給對方。但內心深處卻不想知道答案,枕邊仍是滿腦那天在這個房裡出現的意象。

梅洛沒有任何回應。娜塔莎則在一個禮拜後從鎮上的天橋摔落,大腦嚴重挫傷卻勉強保住了性命。
知道消息的那天羅伊才決定去梅洛與父親的住處,親口將消息傳達給梅洛。
『是嗎?反正是那女的活該。』
梅洛聽了羅伊帶給他的消息,頑皮地笑著。

那瞬間自己就知道娜塔莎會從橋上摔落並不是意外也不是輕生。而是梅洛將她推下橋,就如同他十一歲那年將自己的繼母從樓梯上推落。

梅洛是天使,但他的身心早已被父親的再婚對象給汙染了
羅伊在父親再婚對象去世後幾天聽到母親與父親的通話內容時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只能躲在母親見不到的牆角將兩人的對話全數消化。
剛開始是語言上的凌遲、再來是肢體上的虐待,這些事情父親全都知道卻沒有出手幫忙梅洛。只是默默地讓事態發生到最嚴重的地步。羅伊無法原諒父親。母親在電話中的責罵沒有減輕他對父親的不諒解,至今他仍不肯與父親見面。


回想起那天梅洛的不對勁,以及兩人當天發生在浴室中的事情。自己對雙胞胎兄弟產生性慾全從那天開始






++++++++++++++++++++++++++++++++++++++++++++++++++++++++++++++++++++++

有任何意見與問題或心得都可留言。只要不是騷擾或是廣告,蒼會一一回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