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10/11/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二十六章



There was a crooked man,and he aalked a crooked mile.
一個扭曲的男人,走了扭曲的一哩路。

He found a crooked sixpence against acrooked stile;
手拿扭曲的六便士,踏上扭曲的台階。

He bought a crooked cat,which caught a crooked mouse.
買了一隻扭曲的貓,貓抓了扭曲的老鼠。

And ther all lived together in a little crooked house.
然後他們一起住扭曲的房子裡。

                                        ─節錄‧鵝媽媽童謠‧扭曲的男人



那是棟和自己的家非常相似的屋子。卻比起自己的家大很多倍。像是自己的家被放大了好幾倍。秋月說不出那種感覺。只覺得那明明和自己的家那麼相似,卻陌生的讓他害怕。

祖父和爸爸不知何時就和自己走散了。明明前十分鐘爸爸還牽著自己的手。可他見到一個臉皺皺穿著紫色和服的老婆婆後就放開了自己的手。而祖父的表情也比起平時看來更加嚴肅。
裡面的人也不曉得是家裡的多少倍,秋月看無數的人穿過自己身邊。每個人不是上來握著自己的手,就是像摸小貓般摸著自己的頭髮。雖然每個人臉上都笑嘻嘻的。
但就是有些害怕。

這些大人們對自己來說就好像一道道巨牆把自己團團圍住。所以秋月趁父親不注意時便溜到庭院裡去。
『奎皓呢?那孩子昨天不就從德國回來了嗎?不是說今天分家的人會來,要他一定得出席的嗎?
比起老婆婆看來年輕了些的高雅女性緊張地低聲問著一旁看似下人的女性。
『奎皓少爺今早說身體有些不舒服。說他不來。會待在別屋那不會過來的。』
『不舒服?那孩子明明從小就沒發燒過!想騙我這個母親?!...啊啦?這孩子是…?
女性似乎發現了秋月的存在,雙眼焦慮的看著身旁的下人。秋月對到那雙尖銳的眼神後趕緊逃開。

一回神,秋月發現人群和聲音都遙遠了起來。自己不知已經走了多久,腳有些發麻。但是如果沒有經過他人同意坐在別人家庭院裡好像有失禮儀。但自己也不知怎麼走回那個有父親在的大房子裡。
四周的聲音只剩樹梢上的小鳥啼叫,以及風吹過草地所產生的沙沙聲。好安靜,秋月不知怎麼的有些想睡。

是因為今天太早醒來了嗎?龍說自己比平時還要早醒來。

秋月走到了一間比起剛才的建築要小上許多的房子。和自己的家看來一模一樣。難不成自己已經走回家了?可是剛才和爸爸還有祖父平平就是坐車子來的?秋月的小腦袋有些困惑,忍不住歪頭看著這個房子。
而這時突然從裏頭流出一陣低沉的聲音,和爸爸十分相像。


『告訴我,繆斯,那位聰穎敏睿的凡人的經歷,在攻破神聖的特洛伊城堡後,浪跡四方。』

那個聲音吸引著秋月,讓他忍不住走了進去。低沉的聲音雖然和爸爸有些相似卻聽來有些平板還有年輕。秋月知道那不是爸爸的聲音,卻還是忍不住跟著它走。最後,他在緣廊上看到一個青年。

黑色的頭髮。和爸爸不同。但卻有雙深藍色的雙眼。而容貌和爸爸有些相像,卻來的年輕多。
青年正在讀著自己手上的書籍,絲毫沒有發現秋月的存在。

『他見過許多種族的城國,領略了他們的見識,心忍著許多痛苦,掙扎在浩森的大洋,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使夥伴們得以還鄉
秋月聽著他年紀尚不能理解的內容,卻無法讓自己的精神從念書的青年聲音中轉移。他走進了青年,規矩的坐在青年身邊。

『但即便如此,他卻救不下那些朋伴,雖然盡了力量:他們死於自己的愚莽,他們的肆狂,這幫笨蛋,居然吞食赫利俄斯的牧牛,被日神奪走了還家的時光。開始吧,女神,宙斯的女兒,請你隨便從哪裡開始說起…』
青年停止了他的低聲朗讀。開始懷疑起自己身邊為何有另外一個陌生的氣息。結果一轉頭便看到一個僅六歲大的男孩坐在自己身邊。雙眼注視著他。
男孩長得十分的細緻,黑色的髮絲以及那對比強烈的乳白色肌膚。藍色的大眼配上那長而翹的睫毛。小巧的鼻子下是張紅潤的小嘴。簡直是細琢雕工出的人偶。要不是身上那件黑色短褲裝和短髮。自己差點以為對方是個漂亮的小女孩。
雖然不是每個小女孩都希望自己被打扮成公主一樣,至少有這麼一個漂亮孩子的父母不會錯過打扮他的機會。
『你是迷路了嗎?
男孩似乎發現自己注意到他的存在,像隻受到驚嚇的小貓緊張了起來。
『對、對不起!打擾了哥哥你嗎?
秋月有些搞不清楚青年的年紀,一邊小心自己的措辭一邊正坐起來。但青年沒有責怪他的意思。只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帶回書本上。可沒在像之前一樣唸出聲音來。
那個?不唸了嗎?
青年聽到秋月的提問後嘆了口氣便把書本闔起。轉頭有些不耐煩的看著秋月。
『你是上官家的小孩吧?叫秋月是嗎?你知不知道在別人家裡亂跑會給大家添麻煩?
對不起
秋月遭到對方的責罵後隨即低下頭來。立刻認錯的態度讓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繼續責備。青年將書放在一邊,更換了坐姿後又望向秋月。
『你是風起的兒子嗎?今年幾歲了?
『六歲!
秋月雖然這麼說但手掌卻比出五這個數字。這讓青年轉過頭去偷笑起來。只不過秋月無法知曉對方是因為什麼而發笑。
『六是這樣。這樣比知道嗎?
青年回過頭用手比了一個像是講電話的手勢。秋月有些呆愣的歪頭看著。對方只好嘆了一口氣。
『吶哥哥為什麼要一個人躲在這裡讀書?你是這裡的人嗎?
『是吧?算是。正確來說應該是我媽的娘家。反正我媽離婚後就回來這裡,我也跟著她回來。只是後來又去德國念大學。現在學校放假所以回來了。這樣你聽的懂嗎?
面對對方的問題秋月馬上搖了搖頭。青年喃喃著:“果然啊。
『哥哥你叫什麼名字?我叫秋月。爸爸說是秋天的月亮的意思。秋月很喜歡喔。』
秋月有些開心的說著,只見對方的眉頭越鎖越深。難道自己又說錯了什麼?
Earl…不對。那是我父親幫我取的名字奎皓。剛好排到奎輩字再多加了白雪皓皓的皓。我可不瞭解這名字的意思。要問就去問我外婆。』
『哥哥有兩個名字?為什麼?啊。可是爺爺會叫我Akitsuki…龍說那是日文的秋月發音所以是一樣的。』
青年這時又嘆了口氣,轉頭看向秋月。
『你啊這麼喜歡自己這麼名字嗎?明明就這麼女孩子氣。』
喜歡。因為爸爸說過自己最喜歡秋天的月亮。所以才取這個名字的。』
聽到自己這麼說著,對方露出了個怪異的笑容。
『所以你是因為別人你的爸爸喜歡才喜歡自己的名字囉?
這個提問讓秋月有些混亂。他想了想青年所說的每個字語,沉默了一會後奮力的搖了頭。
『才不是秋月喜歡這個名字很喜歡。』
秋月低著頭小聲地說。但青年卻不滿意這個回答。
『可是你不是說…“爸爸最喜歡秋天的月亮所以才取這個名字的~”,如果沒有爸爸說過那麼你還會喜歡嗎?所以不正是因為你父親喜歡你才喜歡的嗎?
不是!秋月秋月也喜歡
細小的喉嚨發出了氣喘般的聲音,還未滴落的淚水在那雙燦藍的瞳孔中打轉著。青年卻沒有停下自己的發言。
『不對。如果你父親只是給你取了這個名字卻沒有和你說為什麼,你還會喜歡嗎?不會嘛~所以你就被自己的父親說的話給控制住了不是嗎?他早知道你不會喜歡這麼像女生的名字,還特別編了個理由給你。結果你還傻傻地接受了。』
話說到這青年收起了惡劣的笑容,瞳孔從原本的深藍變成了赤紅的色彩。有如故事書當中的魔鬼。
『人啊終究只是受制於某個規則而存活的生物。和在迷宮中的拼命破關卻逃不出去的老鼠有何兩樣?



這個家,自己曾經來訪過。但是已經是非常久遠以前的記憶了。秋月以為自己早已把祖父還在世時的記憶給遺忘了。可一見到熟悉的景物,那些封存已久的回憶一點一滴地緩緩勾勒出來。
到已半毀的家門口秋月便瞧見熟悉的車輛,那是喬的愛車。而今駕駛它的人卻已不復在。秋月沒想到載著那位名叫七海少女而來的黑色轎車的司機會將他載到與上官宅相似的本家來。奎皓的老家。
心裡一陣忐忑,奎皓不曾把自己叫來老家過。這次卻將他找來這。讓人猜不透這其中的用意。

巨大的木製大門掛著一塊看不清年代的木牌,上頭刻著王宅的楷體字也像歷盡風霜般。相比自己的記憶,房子並沒有特別巨大。甚至有些老舊。可門口種植的松木相當高大,且枝葉茂密。而一旁長排的櫻樹,顆顆樹幹至少要三個人才能圍成一圈。然而現在並不是花季,樹梢上的葉子些許泛黃。再過兩三個月便會埋沒在花海之中吧?
當年第一次造訪也不是春天,秋月不經有些惋惜。

家裡的佣人並不多,也沒見到幾個人行走。與記憶之中門庭若市的模樣相比冷清許多。由佣人帶領過廊道時秋月暗自的回想著。
王家和上官家並不相同,上官家的主部屋是兼幹部會議以及大型宴會使用。別屋才是主要生活的住所。從過多的大型宴會廳彼鄰,能容百人的寬廣看來王家過去應該也同上官家。
『冷清很多了是吧?從奎皓那孩子主事後就是這樣。他說老家就是老家,不是工作或是開會的地方。買了市中心的整棟大樓後這就成你現在看的這樣了。』
佣人將秋月帶領到一間雅典的茶室後便先行離開。茶屋裡坐著一個微胖的老婦人正悠然自得的將花朵插入花瓶內。婦人白色的髮絲用髮髻綁成一圈。身上則是穿著淡紫色布料製成的和服。
她輕撇了秋月一眼後這麼說著。語畢後便放下手中的剪刀,緩緩轉向秋月。
『好久不見了呢。上官家的小少爺。距離你第一次來訪已經十幾年了呢現在該稱你為上官當主才是。』
秋月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婦人。回想著記憶中是否有對方的存在。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婦人見秋月困惑的表情便笑出了聲音。聽來十分宏亮,有些像似當初那位老婦人。
『抱歉、抱歉。來啊~你坐下,我讓阿貞去廚房拿些茶點來。我記得前陣子才有人送一盒泡芙,說很有名需要排隊。我們等等來嚐嚐。就不留給奎皓那渾小子了。把媽媽丟在家也不帶孫女回來,你說?這不是很糟糕?
秋月這才恍然大悟,眼前這位微胖的婦人竟是奎皓的母親。仔細一瞧對方豐滿的臉頰卻有雙尖銳的雙眼。與記憶中神經質的婦人比起早已溫和許多。

『秋月少爺已經長那麼大了呢。想當年你長的好可愛,和你母親簡直同個模子刻出來的。可現在再來看,你和你舅舅反而更加相像呢~
對方有些熱情的說著往事,秋月不知怎麼做回應只好帶著僵硬的笑容。這時奎皓的母親看出秋月的尷尬又大笑了起來。
『唉呀!你看我這老太婆真是的!老愛提過去的事情。你們年輕人看來只覺得我這老太婆無聊吧?
『啊不會。其實我很喜歡聽別人提起我家人的事情呢。畢竟他們現在都不在了。能這樣被提起,就好像他們還在世一樣。所以
秋月懷念著那些記憶,邊露出淡淡的微笑。奎皓的母親看著不禁收起了笑聲,苦笑了起來。
你和奎皓說的不太像呢。』
『是是嗎?
此時佣人端來了熱紅茶和擠滿奶油的泡芙在在桌上。和一旁的日式風格相比有些突兀。奎皓的母親將泡芙表皮撕下一片沾著乳白色的鮮奶油放入口中,建秋月都沒動作趕緊督促對方享用。
乳香至口腔中散開,而後是太過甜膩的滋味。秋月不是個愛吃甜食的人,卻實在無法抵抗對方極力的款待。
兩人吃完後,用著一旁的熱茶沖去了那甜膩的味道。茶中有著柑橘的香氣,讓秋月緊繃的神經些許舒緩。
『他說你是個笑容很少的孩子。愛板著臉,浪費了一張漂亮的臉蛋。也不太愛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意見。』
秋月有些驚訝奎皓對自己母親描述的措辭並不是那句他常聽的:“東洋人偶
『但是吶我今天好好見過你後就知道你其實是個能好好表達自己想法。也懂得能好好應對他人的孩子。風起一定會以有你這樣的孩子為榮的。』
奎皓的母親笑著看著秋月,視線柔和中又帶著堅韌。這樣的語言令秋月有些低落,對方並不清楚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件以及自己即將做出的決定才這麼誇獎秋月。

不但自己想要離開上官當主的位置,甚至還令好幾代相傳的上官舊宅被人燒毀。而現在卻連重建的意念都沒有就要來見奎皓,卻意外見到對方母親。秋月心裡十分羞愧。
『不過我當時聽他那樣描述實在忍不住。就說:“你在這年紀時還不是一樣那副死德性!不但臉上沒半點笑容、說話又難聽!跟你爸一樣就是副死德國人性格!”。你千萬別看現在他一副笑嘻嘻愛開玩笑的模樣。他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更沒笑容。和他父親簡直像到我看了就礙眼的程度。』
奎皓的母親語氣中有些憤慨,眼神卻一點怒意也不存在。就好像刻意說給秋月聽的。這些話語讓秋月有些新鮮,平時可沒有人敢這麼談論奎皓。
『啊啦?那小子沒跟你提過?是啊,他的父親是德國人沒錯。奎皓長得和他父親很像,連性格也是。其實他外祖母不希望他做醫生的。王家是有間醫院沒錯,但是那是專門給不方便上大醫院去的病人去的。我前夫也對那間小診所興趣缺缺。怎麼說他也是大學醫院的所長,沒興趣碰做黑的醫院。』
對方的笑容中有些落寞,眼神向似飄到了十分久遠的過去。
『我當時也是為了唸法律才去德國海德堡留學的。所以才會結識奎皓的父親。他其實是個非常熱情的人,如果是以研究人員的角度來看。但我當時確實非常迷戀他專注在自己領域的模樣。現在看來他不但是個失格的丈夫、父親還有情人呢
婦人說到這便端起早已冷卻的茶,一口飲盡。佣人也像是算準時間送上了新的一壺熱茶。等著佣人離開後,她這雙有些風霜的嘴唇才準備再開口。
『當初他了解我家庭背景後還是決定向我求婚。但婚前就協定好,我不能跟娘家扯上太多的關係。工作也只能當地找。當然孩子也是在德國教養。只不過奎皓的外婆就是喜歡她這個孫子,私下跟我聯絡好幾次想要將他教導成能繼承王家的繼任者。
『只是身為以嫁出的女兒。這會讓人難以信服,更何況是我那些兄弟們。再說,我也不希望奎皓跟王家扯上太多關係。他能像他父親做個普通學者在大學教書和做研究或者在醫院工作也行,只要別回到王家來碰這些骯髒生意都行。但很可惜最終這段婚姻我終究撐不下去。當初生活簡直一團亂,最後我帶著12歲大的奎皓跑回了娘家
遠方傳來的狗的吠叫聲,天色也漸漸昏黃。此時房裡的燈被打亮了。
『是因為…Eric?
婦人聽到秋月嘴裡說的那個名字後露出了冷笑。
『是嗎?或許他也占了一部分吧。但一開始我還是有試圖要接納那個孩子的。但那並不是當時的主因。雖然我很震驚那個認真又死板的男人會去搞外遇,甚至一瞞就是七年回想起來Eric那孩子的出現是佔了某些因素。但主因還是那場意外
『奎皓小時候就很愛往自己父親的實驗室跑。他是個聰明的小孩。也不會給人添麻煩。研究所那裡沒意見,我做母親的也沒反對。更何況自從Eric來到我們家後奎皓那副拼命想引起父親注意的模樣,我也就由著他去。而偏偏那天晚上他說有東西忘在實驗室裡頭說什麼也要去拿。而他父親也剛好去柏林開研討會並不在


當時已經過九點了,說不過他只好帶他去
開車到校門口時他說自己進去就好。臉上的笑容非常雀躍。像是瞞著母親成功的惡作劇孩子的模樣。
或許是正在準備參賽的科學實驗吧?我沒有想很多。上禮拜才提他說過已經經過學校選拔正式代校出賽。實驗室的那些助理研究生們都剛好可以給奎皓提意見,所以才會三天兩頭往這跑。
心裡有些不滿吧?因為孩子比較黏他的父親。從那個莫名長得和自己兒子像到作嘔的Eric來到這個家後就更加顯著。
如果是正常的兄弟良性競爭還是小事但壞就壞在Eric並不是自己子宮孕育出來的。彷彿和一個看不見的女人競爭似的。一回想到這裡就感覺自己嘴裡含滿沙子的焦躁。

仔細一看車裡的時鐘,距離奎皓要自己在車裡等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小時多了。心情也越來越焦急。雖說大學裡應該沒有甚麼危險。可是也離開太久了?是和那些研究生聊起來了嗎?就算如此時間也太晚了。讓母親擔心這並不是個正確的行為。心裡想著這些,一回神已經走在通往實驗室的走廊上了。

夜裡的大學相當恐怖。平時有許多學生穿梭的走廊卻一點聲響也沒有。甚至也沒有燈光。想到自己竟然放任對方走在這樣的路上。簡直喪失母親的資格。
說什麼都得跟上來才對那孩子膽子很大,但還只是低年級生。要是摔倒在樓梯上怎麼辦?


『回想起來如果只是摔倒在樓梯上頂多是骨折之類的。和那樣的意外比起來簡直是小事。』
奎皓的母親雙眼沒有任何笑容。這些畫面像似還不停在她眼前閃過。
『水滴答滴答的流著,像是水龍沒關緊般從走廊的盡頭傳來到了實驗室後看到文件和物品散落的到處都是,一慌亂踩進攤濕黏的水灘上仔細一看根本不是水而是快要乾涸的血。』


空氣裡那股腥臭味嗆得我差點沒吐出來。但裡面並沒有奎皓的身影。只好跟著血跡往前走。才發現那人座位的後方原本書櫃給推倒在地上,而原本的位置透出了一些光線和血手印。
忍不住伸手一碰後,是個旋轉型的暗門。而那彷彿出產般的臭氣更加強烈。我也更加不安地走進那個暗房裡。暗房裡只有一個小燈泡一閃一閃的。裡面有著放置飲用水的箱子還有冰箱以及無數的鐵籠子。
籠子中似乎有著什麼卻怎麼也不敢下定決心觀看。最後自己走到的是一個開了門的籠子


『而那孩子滿身是血地倒在籠子一邊。我當時驚慌失措地把奎皓送到醫院去。也緊急通知我前夫。那孩子的腹部被刺了多刀。說是實驗室有小偷,原本只是想偷東西但意外有小孩進入又被瞧見臉孔,只好將他滅口。說也奇怪小偷的屍體卻在離實驗室不遠處被尋獲。像是被野獸的利爪抓破頸動脈而失血過多死亡更讓我在意的是當時心臟早已停止的奎皓再送進急診室沒經過電擊急救便恢復了呼吸和心跳清醒後隔一天後就可以下床行走甚至不到一個禮拜就獲准出院

婦人的手是因為緊握杯子而發白或是其他的原因,秋月無法開口詢問。對方再次開口又過了好幾分鐘。

籠子裏頭關的是什麼?我的兒子真的只是被小偷襲擊嗎?而小偷的屍體一定是被那個逃出籠子的怪獸襲擊的!回到我身邊這個孩子還是我原本的孩子嗎?追問他父親卻也閉口不說。只說了一句:“實驗室裡早有協定簽約不能提。果然!看吧!他就是一個將那小房間裡發生的事看得比任何事情還要重的男人!我的孩子絕不能留在他身邊。說什麼也要帶他走。至於和不知哪來野女人生的小孩就留在那個屬於他的父親身邊去吧!我是絕對不會讓我兒子留在那裡!
婦人的表情如同當時場景篤定決心般的堅定。最後,一開始領著秋月進來的佣人再次走了進來時外頭的天色早已夜幕低垂。
『老太太。王先生來電囑咐要上官先生前往市區的辦公室。要您別跟他聊太晚,早點休息。』
奎皓的母親大笑了起來,像是門口的彌勒佛似。
『你看看!又嫌我這老太婆愛聊天!多聊上一會就嫌我囉嗦!我看我和上官家的少爺挺投緣的要是你是女孩子就好了喏,就當媳婦也好。總比去娶一個金髮的外國妞來的好吶~雖然我和那個外國媳婦的緣分也薄的可以~
不知對方是真心還是玩笑,秋月只得再次報以苦笑。奎皓的母親挽著秋月的手臂一路送他到門口來。讓他感覺就像真的親人一般。
『喏~要再來陪陪我這老太婆聊天喔~上官家的小少爺~
『嗯我會的。』
明知道這樣的口頭約定太過輕浮,秋月還是答應了對方。看著婦人對於過去的事件雖說不上完全放下卻早已釋懷的模樣。記憶裡那神經質的眼神已經換上這個和藹的笑容。
這個地方已經不會再來第三次了吧?心裡清楚這一點。婦人也清楚這點吧?所以才會和自己講這個故事。


秋月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熟悉景色。兩年前的再會的場景在今天又一一浮現。一樣的景致,卻沒有當初的徬徨和不安。
秋月不理會上前帶路的侍者,手上緊握著有人贈與的無銘正宗,大步的向前邁進。而那個男人就像沒有意外地在當初那個房間等著自己。
好久不見了呢秋月我等你很久了
男人的笑容殘酷且扭曲。
『我全部都想起來了
秋月沒有回應奎皓的問候,直接講明自己沉思已久的話語。奎皓非但沒收起笑容,反倒更加深了。
男人的雙眼有如海般深,所以才會誤認對方與自己父親長相相似。事實上奎皓與父親並不相像。秋月想到這就哀傷了起來。最後他抬起了一度低下的頭。
『從那天起你就在等我了吧那天你問了我一個問題。人

終究只是受制於某個規則而存活的生物。和在迷宮中的拼命破關卻逃不出去的老鼠有何兩樣?

秋月記得,當初那逼著自己快要哭出來的話語。引爆點卻是這麼小的事情。眼前的青年早已變成了成年人。而自己也不在是那個六歲的幼童了。
『人並不是被實驗著的老鼠。』


 ++++++++++++++++++++++++++++++++++++++++++++++++++++++++++++++++++++++

下一章第二部完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