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10/06/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二十五章



『我想我還是不能接受你的邀約,臨。』
秋月沉默了許久後將桌上的合約退開。在離開了那艘黑船後。休息了一些時間,換過衣服。兩人在公司內部的會客室裡談了一會。
臨的態度算不上積極,只跟秋月說明要他將合約內容看清楚。


確實醫療保險和薪資都非常完善。加上無額度上限的武器配置。甚至高級主管不一定得住在公司所提供的宿舍。並且公司還有額外的買房補助費用。
但因為負責的正是整座城市的治安。視情況而常有工作超時,以及加班。加上一律身穿黑色的西裝,這些都在秋月的理解範圍內。

唯一讓他覺得困惑的是最後一句:“對公司必須絕對忠誠與服從。一旦成為公司聘請員工發生任何背叛與通敵之事,全權交由中央總執行官處理。
話說的十分重。白紙黑字要求忠誠。

『是因為最後一句嗎?這份合約已經用很久公司都沒改過很討厭對吧?不是說都不能擁有自己的意見。只要對公司有益的意見盡量提都沒關係。我和社長都可以幫你撐腰。那可是那傢伙唯一存在的目的。能再考慮一下嗎?
臨重新把合約轉向秋月,語氣中表示他並不會輕易放棄。

秋月十分感謝對方願意在那時向自己伸出援手。就算臨有自己的目的他還是很感謝,縱使此時自己內心有些小罪惡。自己還是得將話說清楚。
『我很謝謝你的邀約,只是現在的我還不能加入。』
『現在?
臨立刻點明秋月所遲疑之處。
『沒錯我還必須回到上官家。至少要將上官家談轉移還有其他事宜。還有把祖父、父母親還有我舅舅的牌位請到我方便去的地方最重要的
『你還必須和王先生再談過一次是嗎?
秋月面對臨將自己的話語接上後輕輕點了頭。
『我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過來。就算你們可以接受,我自己不行。所以我還必須去和奎皓相談
『談完後得到結論之後呢?
秋月沒有立刻回答臨的問題,只是沉默了好一會。他將目光移到窗外陌生的城市。

被夜燈所點綴的城市有如繁星,相較於天空被層厚重的烏雲給掩蓋。秋月回想剛見到這座有如巴比倫塔佇立在市中央的大樓,彷彿它是座會呼吸有生命的龐然巨人。
它覆蓋了整座島嶼,並且支配著。更像是盤踞在此的惡龍,噴張著臭氣與煙硝。
而被它統治的街道明明有著許多華麗誇張的建築、以及絢爛的街燈卻無法掩蓋街道的骯髒以及流出腐臭的暗巷。

這就是罪惡之島索多瑪。

最後秋月張開了嘴,眼神直視著臨。
『我能保證的是當我有了答案後一定會回覆你。』
得到這個回答的臨嘴角輕輕上揚。他將合約拿起折成一小張紙放進秋月手中。
『那麼就期待你的答案。』
秋月也忍不住輕笑出來,欣然的將紙收進上衣的口袋。
『你變了呢。上官秋月。』
是好的方面還是壞的方面?
臨沒有回答反而站起了身子往大門方向走去。門隨後自動拉開。
『我送你到機場。等等讓我的副官幫你訂最快的機票。還有
門口站著一個機警的女性。她手上拿著用棕色絨布包裹的長形物體,見到臨便上前交付給對方。
臨接過那樣長型物品後往秋月的方向拋去,秋月無意識伸手接過那把熟悉的物體。
『這是我派人找到的你掉在碼頭的寶貝。沒了它很麻煩吧?
絨布一解開前秋月隨即明瞭自己握住的正是那把七夜贈與的無銘正宗。他趕緊解開絨布,金色的柄身、樸素的黑色刀鞘。為了更一步確認,秋月拉開了刀身。一陣銀白的光反射在秋月的臉頰上。
『很開心嘛。看來我特別派人去幫你找回來是值得了。』
臨掏出煙盒很快抽出支煙後含上,不慌不忙的點燃了菸頭深吸一口。感覺自己又被調侃了一番,臉上不禁燥熱。秋月趕緊收起刀具。
『我們還是趕快出發吧
『喔也是。』
對方抽起嘴邊的煙誇張的騷了搔頭,露出像是想起什麼事般的表情。
『對了、對了!關於你剛才的問題現在的你和人偶這詞完全不相襯了吶。至於是好是壞你就自己判斷。』
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七夜的容貌。或許還得再拜託臨一件事情。想要堅信自己的第一個友人是不會這麼死在那場大火之中。

『臨。有件事情我想拜託你




爸爸愛麗絲好怕好恐怖那個紫色頭髮的哥哥好恐怖愛麗絲做錯了嗎?給予懲罰的愛麗絲做錯了嗎?
那隻紅眼不能違抗、不能違抗不能不能不能違抗違抗違抗違抗
再這樣下去愛麗絲會壞掉的愛麗絲不能就這樣壞掉所以必須進食餓了必須進食


愛麗絲躲進了和爸爸老家很像的房子。不夢幻也不可愛。裡面也都是骯髒的叔叔還有一些老女人。很討厭但是肚子餓了,沒辦法挑選喜歡的獵物。衣服也髒了,好想回家想回去爸爸身邊可是愛麗絲是壞孩子、愛麗絲迷路了

所以愛麗絲




秋月一回來便直奔上官宅。沒有通知任何人。幹部們會十分生氣秋月失蹤多日後才出現。更會搬出堆規矩想教訓他吧?但更讓他感到緊張的是自己該如何開口即將作出的決定?

父親跟自己一樣是獨子。沒有其他兄弟姊妹。新的繼任者只能從祖父那找起,可自從五年前秋月再次回到上官家後就很少再見到親戚。頂多新年和祖父忌日時會出現露個面。
比起找尋新的上官當主,他們對自己更多的是不諒解吧秋月心想著。從八歲到現在自己沒有做好一位好當主。甚至要離開上官家。將祖父、父親交付給他的上官家丟棄。
他們會有多失望?

只要我還活著能說出自己的名字…那麼家族就不會消失。Akitsuki…你的家族會因為那些就消失嗎?不,並不會。只要你還活著,它就永遠存在。

七夜彷彿當在秋月面前笑嘻嘻說著。光回想起這句,自己就有更多的勇氣說出。
『是啊不會因此這樣消失的
『嗯?客人你在說什麼嗎?
秋月察覺自己此刻正坐在計程車裡,而自己的自言自語被司機聽得清楚。臉頰隨即躁熱起來。
『不沒事。真不好意思。』
『這樣?是說客人你要到的地址昨天晚上好像有火災耶。希望沒影響到你才好。』
『欸?
正如司機所言,秋月遠遠便瞧見上官宅殘破不堪。房子四處都有火紋的痕跡。有些地方甚至還被燒成炭灰。

那場火是在半夜燒起來的,因為距離市區稍遠。遠處的居民通報時還誤以為是森林發生火災。因為是木製的老房子,被火舌吞的迅速。最後只剩下了一些屋瓦和支柱。
然而最詭異的是火勢撲滅後裡頭倒了許多的焦屍。可有些屍體像是被野獸咬開,還有些四肢散亂。無法判斷屍體的身分居多。

『怎麼
秋月瞪大了雙眼看著木頭因為火焰而爆開的大門。以及宛如是黑炭的殘骸。
『真慘吶因為是老房子還都是木頭的關係吧客人請節哀。要勇敢的再站起來。客人你這麼年輕一定可以的!
司機的安慰秋月一句也聽不進去。他只有默默掏出臨給自己的一些金額。見秋月沒有任何反應的司機也不再多說二話。秋月下車後便將車迅速開走。
『是意外嗎…?
門前掛著的上官二字的門牌被火燒得焦黑,見不清原本的文字。秋月將那塊牌子拔下,久久無法將視線自上頭移開。
此時的心裡充斥著後悔。自己不該離開上官家那麼久。不僅讓這座上官祖父打造的一切付諸流水,還讓駐守在這個家裡的人陪上性命。

『嘻嘻爵士先生你看,人偶竟然會露出那麼哀傷的表情。你說這個人偶會不會很奇怪?很奇怪!很奇怪!
小女孩的聲音從秋月身旁流出。秋月趕緊往聲音的方向看去。一道毒辣的爪子抓破了秋月的左臉頰。被扯開的皮肉馬上濺出鮮血。
『嘻呵呵人偶會流血耶哈哈而且比這屋裡的叔叔和老女人的味道要好呵呵
攻擊秋月的是只見過一次,奎皓的女兒愛麗絲。但比起初次相見那甜美小女孩形象和此時簡直判若兩人。
女孩身上的深色洋裝上滿是泥巴和雜草。金色的頭髮也糾結成一團。手裡抱著的甚至只是塊破布。最讓人異樣的是那雙深藍瞳孔也散發著赤紅色的光芒。
秋月回想起臨和自己說過:蘭斯洛特船的兇手正是愛麗絲。小女孩,奎皓的女兒是擁有人類外表的食人鬼。

『你說這屋裡的?味道?
愛麗絲歪頭像是不理解秋月話語。但隨後又擺出誇張的驚訝表情。
『喔~原來這個醜得要死的房子是人偶的家啊~愛麗絲覺得它實在太醜了,所以就燒掉了喔!裡面的人也是!愛麗絲全~部、全~部殺掉了!
小女孩開心地轉起圈來,露出她天真至極的笑容。秋月的嘴中蔓延出強烈的苦澀,嘴中的尖牙磨破了舌根,滲出些許腥味。
『嘻嘻嘻哈哈哈!愛麗絲是不是很棒啊!因為愛麗絲是乖小孩呀!!對了、對了!那個金髮的女醫生也是愛麗絲殺掉的喔!因為愛麗絲討厭她呀!討厭死了!還有
愛麗絲停止了尖銳的笑聲,頭低了下來發出如同野獸般低吼的聲響。
『就是你人偶長了漂亮臉孔就以為可以留在爸爸身邊?噁心噁心死了!
小女孩露出了像是書中裡惡魔小鬼的白色獠牙,指甲也在同時伸長。秋月趕緊退開。

要殺還是不殺?秋月心中出現了疑問。愛麗絲是奎皓的女兒。卻也是放火燒燬上官宅的兇手。但只為了自己的情緒而要殺害這個瘦弱的小女孩,秋月怎麼也無法將手中的正宗抽出。

可對方沒有要放過自己的意思。愛麗絲的攻擊既直覺又簡單,像極野生的幼獸。秋月只得一步步閃開她的攻擊。
兩人往廢墟之中一跑一追的更加深入。秋月邊衡量愛麗絲的動作,而愛麗絲也因為自己的攻擊被再次閃過而焦躁起來。
『給我停下來!停下來!停下來!停下來!你這個下賤、噁心的溝鼠!去死!全都去死!愛麗絲討厭你們!去死啊!為什麼不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小女孩如同發瘋的野獸開始胡亂揮空。尖銳的叫聲像是刮開玻璃的刺耳。兩人不自覺跑進了秋月熟悉不過的道場。鼻息裡只能呼吸到灰燼,煙灰的味道讓秋月咳嗽了起來。突然間女孩的爪子深陷進秋月的大腿內側,湧上的疼痛讓他險些站不穩身子。

『抓到了
愛麗絲的笑容轉變的詭異,白色的獠牙往秋月的手掌扯下一大塊肉。痛意便從喉管化做聲音衝出。
『嘻嘻嘻哈哈哈人偶在尖叫耶!好好聽的聲音!嘻嘻
女孩再次大笑起來,嘴邊嚐到的鮮血因此滑落在地。秋月壓下了手掌的疼痛,硬是用正宗的刀鞘推開對方。而就在此刻屋頂的碎木隨著震盪一片片剝落下來。被推倒在一邊的愛麗絲忍著身體撞擊後的疼痛,努力地想站起身子。

『好痛爸爸愛麗絲好痛好痛為什麼不來救我呢…?愛麗絲是好孩子是好孩子不是嗎?
小女孩的嘴裡發出了淒慘的啜泣聲。秋月這才發現對方的左腳被木頭整個穿刺過去,血液從隙縫中涓涓流出。
『好痛爸爸好痛愛麗絲會死掉嗎?會死掉嗎?愛麗絲不要不要
對方不過只是孩子罷了,愛麗絲的哭泣聲提醒了秋月。趕緊站起身子,往女孩的方向走去。
『忍耐一下我帶你去找爸爸
『不要!我才不要你救!爸爸…!爸爸!
女孩的手臂在天空甩動,死命地拒絕秋月的幫助。但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在跟對方耗下去。房子從剛才就發出了哀戚聲,要這個燒毀它的元兇付出代價。很快就會崩塌。
秋月伸手緊握住刺在愛麗絲腳踝上的木頭,但隨著他的拉扯冒出更多的鮮血。小女孩的尖叫也更加倍淒厲。

『你這樣是不行的。上官先生。』
陌生的女性聲音從門口傳來。秋月順著聲音望去,是個外表相當樸素的普通少女。
『七海!嗚啊啊啊───!
愛麗絲一看見對方隨即發出更大的哭聲。

被愛麗絲喚作七海的少女沒有任何慌張的神情。只是踏著悠然的步伐走進。秋月帶著些許的警戒看著對方,少女沒瞧秋月一眼,雙眼直視的愛麗絲被木頭刺穿過正不斷流血的腳踝。
『受傷有些嚴重呢愛麗絲小姐不是和您說過很多次您的身體恢復力十分差,絕不能輕易受傷嗎?
少女的口氣絲毫沒有怒意,表情平靜的弔詭。愛麗絲罕見的露出懼怕。這時少女回過頭來笑容可掬的面向秋月。
『這是很單純的凝血功能上的毛病。似乎像愛麗絲這樣的孩子都有這方面的缺陷。所以他們才會需要一直從獵物(人類)身上進食取得血蛋白。上官先生有發現吧?“他們並沒有如同您的優秀回復能力。也不能只攝取一百C.C以內的血液以不影響人體的程度進食。很淒慘吧?沒有繁殖能力或是傳染力,這就是Vampire細胞的反噬。沒有成為你們的失敗產物。』
少女淡然的口氣像是說著普通談天的內容。秋月無法看透那雙像是雌鹿般的大眼中的黑暗。
『妳到底是誰?
『啊忘了自我介紹。我叫七海。是愛麗絲小姐的照顧者。你就是上官秋月先生我應該沒認錯吧?王先生曾經給我看過您的照片,因為您長的很出眾。我想認錯的機率應該不高。』
七海臉上溫和的笑容沒有改變過。而愛麗絲也異常的聽話。秋月回想起在飯店裡見到的另外兩名少年,奎皓似乎還提了兩個名字。這些比自己年紀偏小的少年少女們究竟是奎皓從哪帶來的?而這些彷彿都是奎皓刻意隱藏沒讓秋月見到的一群。
『這裡就交給我處理吧。上官先生。那個人王先生一直都在等著您回來。請您立刻去見他。』
『我
秋月確實有去見奎皓的打算。只是如今上官宅發生這樣的火災,現在當務之急並不是去見對方。
『上官家的大門有載我過來的車子。他會帶您去見王先生的。』
七海沒有理會秋月的遲疑,話語中沒有給秋月選擇。秋月只能暗自咬著牙。
既然是愛麗絲的照顧者應該將小女孩交付於對方是沒有問題。上官宅如今的相貌也不是短時間能夠重建完。只是把與奎皓的相談提前許多。
我知道了。那麼,愛麗絲就拜託妳了。』


等秋月已經完全離開自己視線後。七海回頭看向愛麗絲。小女孩此時只敢發出細小的啜泣聲。
『怎麼可以三番兩次自己跑出去呢?我的小姐。這是壞孩子的行為喔。您的父親非常~非常生氣喔。』
『才、才不會爸爸爸爸才不會生愛麗絲的氣…!七海快救愛麗絲快點好痛真的好痛
小女孩伸手輕拉著七海的裙擺。但七海卻沒有任何後續動作。臉孔上仍是那張讓人看不透的微笑。
『不行您父親已經下達懲罰了小淑女。因為您是壞孩子。您的父親說過壞孩子就是要接受懲罰不是嗎?愛麗絲小姐?
七海從自己身後拿出了一把做工十分精緻的拆信刀,整個刀身散發著銀器般的色澤。在刀柄的地方和刀身是一氣呵成的銀,刻上精細的雕花。此時七海的瞳孔裡照映出愛麗絲漸漸發青的臉色。
不要!七海!愛麗絲不是壞孩子!不是壞孩子啊!…!
愛麗絲的細頸被對方狠狠勒住,那尚未發育一手便能緊握住的脆弱頸子。原本尖銳的叫聲,只剩下痛苦的氣音。
愛麗絲死命地用爪子刺進七海的手背想讓對方放開自己。彷彿只是被小貓抓傷,七海的笑靨變得更加深。
『小小姐您忘了嗎?我是有無痛症。第一次見面您不就知道了?真是健忘的小腦袋。難不成小小姐您連腦袋都沒有了嗎?
那把銀色的細刃刺進了小女孩的左胸,鮮血從左胸大量湧出,七海的衣袖隨即被濺灑出的紅墨染成了深褐色。最後含著自己鮮血的小女孩顫抖了幾下,停止了生物機能。


『晚安,愛麗絲小姐。祝您有個美好的夢境。千萬別被邪惡的紅皇后砍掉妳那個可愛的小腦袋瓜喔。』


++++++++++++++++++++++++++++++++++++++++++++++++++++++++++++++++++

嗨....差點忘記寫後記...咳咳...
已經只剩兩章GB第二部就要完結了,這回掰的人是愛麗絲。仔細想想這小鬼在故事裡算是真的幹了很多讓人很煩躁的事情,但是蒼覺得寫她卻意外的很有趣,用字簡單情緒也直接。光這樣就贏了很多人...(遠望)
這次就先到這裡了~
大家下次再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