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9/30/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二十四章



『既然是個人偶就要放進美麗的玻璃櫥櫃裡展示不是嗎?
紅颯冷眼看著他精心製作的禮物,口中帶著滿滿的嘲諷。計算時間老人已經差不多要抵達。聽到自己要把那個美麗的東洋人偶贈送給他,說什麼也要拖著那早已行將就木的軀殼趕來。
早一步也好,在船抵達前他就要瞧見這份大禮。
紅颯光想到老人臉上的表情只想作嘔。但現在自己還不能殺了對方。等一切結束後便要親自解決那老人的命。
『真可憐呢一輩子被當作人偶活下去不是跟你那張漂亮的臉孔很相稱嗎?上官秋月雖然我沒打算相信那個男人的話,但是要解決他之前還是得把你這個棋子踢出去才行。』


在這個駛往某座大國的航道上,黑色的巨大船身底層的貨櫃船艙中。雖然很倉促,最後紅颯還是要人把這個能裝大型海洋生物的玻璃櫥倉給趕了出來。改裝後增設了能二十四小時都釋放出鴉片淡煙讓關在櫥倉中的生物無法動彈。
在碼頭倉庫火場中拉出來的狼狽模樣已經被洗了乾淨,並且換上美麗的綢緞。
『那男人喜歡稱你作東洋人偶不是嗎?所以我特地幫你選了這套黑底繡金邊的友禪,很漂亮。想必乾爹看了之後會更開心的。』
除此之外,紅颯還用了細鎖鏈從上方打過,讓那雙白皙的手臂垂吊在半空中。之後老人要怎麼改變人偶的動作就是老人自己的自由了。

就在沾沾自喜自己精心打造的大禮時,貨艙的大門被他人緩緩推開。老人杵著那隻用紅檜木製成的枴杖,一跛一跛地走進來。
紅颯心想老人比起上次見到時更加蒼老,或許是自己的財產被來路不明的小鬼騙得乾淨的打擊讓他開始不自主生起病來。明明還只得躺在病床上卻還是硬趕了過來。
然而在看見紅颯的禮物老人同時發出了噁心的喘氣聲,試圖加快自己的腳步。但還是需要一旁的女性攙扶著才能順利地步行過來。
紅颯撇過了女性一眼,對方也正用著敵意滿載的目光回視。
『喔…!真的真的是東洋人偶…!
老人激動的說著,但話說不清楚又伴隨著激烈咳嗽。身旁的女性隨即幫忙拍背想要減緩老人的痛苦,只是老人非但不領情還將她推開。雙手用力地貼在玻璃上。
『太美了…!哈哈哈哈哈…!總算!總算是我的了!那個姓王的小鬼就算我上百億的資產沒了,能拿到這尊人偶我也值得了…!咳呃呃…!
『洪老爺!情緒不能再這麼激動!醫生才說…!
女性趕緊又上前拍背,老人發出像是快斷氣的咳嗽聲響。紅颯不情願地靠進,聞到了用滿滿沉香想要掩蓋的死亡臭氣。或許這老人真的快死,自己的惡夢也快要結束。
『妳瞧。妳這種拍背法是想把乾爹給弄死?鶯鶯妳不僅當個情婦都不上道,要照顧乾爹更差。還不快閃邊去。』
被紅颯喚作鶯鶯的女性一聽對方對自己的侮辱,臉孔凶狠了起來。
『給我閉上嘴!你這下賤的人妖!
紅颯不管鶯鶯的怒罵,反正已經多也多不了她那句。只是自己的身旁少了七夜這隻看門狗,不自主地有些思念起對方。

那場火太大燒得又急,就像刻意阻斷他人的營救。一無故返的了斷自己的生路似的。被變成怪物的喬也是,自己一路復仇失去的實在太多了

紅颯親撫著老人的背部。鶯鶯見對方沒有反應只好不甘心的學著紅颯的動作。
『乾爹不用那麼著急呀東洋人偶是您的了,跑也跑不了。明早不就到浦東了?您就每天都見得著啦。』
老人的咳嗽漸漸消失,但他望著紅颯的眼神裡少了過去那份霸氣。而多的是疲憊。
『等不了…!等不了…!再等下去就要葛屁!你要知道別叫老人家等吶!
簡直和孩童沒兩樣的胡鬧。紅颯差點要笑出來。現在老人的這副模樣要怎麼讓人相信他曾是隻叱吒風雲的雄獅?
『快!快把這玻璃盒子打開!我想摸摸!
現在更像是收到聖誕節禮物興奮的孩童。紅颯轉頭示意一旁的人。櫥倉的大門十分沉重,要兩三個人才順利打開。
船艙內的溫度要比方才還低上幾度,濃烈的胭脂味在冷空氣中散開。

秋月知道自己的四肢癱軟的使不上力。只能任鍊子把手腕纏著。雖然腳還得以著地,可身體沉重的難受。大腦也疼痛得像是被直搥打。視線模糊無法聚焦還是能把外頭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
不能言語、不能思考,身上甚至穿著著女用的和服。
現在的自己彷彿真成為了一尊人偶。然而明明想閉眼拒絕這個事實,淺眠後卻是滿載的惡夢。
此時的自己只感覺關著自己的鐵盒彷彿被打開來。外頭的空氣沖淡了那讓人作噁的香氣。這才讓他能稍微把雙眼睜大。看清楚蹣跚走到自己面前的人。

是個相當蒼老的老人。灰白的頭髮,鬆弛且布滿斑痕的黃色皮膚被高級的西裝遮蔽。臉上的笑容雀躍到秋月有些恐懼。鎖鏈因此咖喀作響。
『喔喔喔這就是實物比照片更美
老人的雙手顫抖著伸直過來,但秋月卻無法抵抗那雙粗糙且冰冷的手掌拂過他的頸子深入衣物之中。簡直是被蛇爬行過去的觸感。腦中越想扭動自己的身體,就越加僵硬。就算想發出聲音喝止,舌頭連移動都顯得僵硬。
『唉真是可惜要是再小個幾歲就好
老人扯開秋月遮掩下體的襦袢,手掌撫摸著陰莖邊的稀疏陰毛。惋惜地說著。屈辱隨著那雙手掌爬滿全身。

秋月努力的把目光從老人身上移開,此時他雙眼定在老人身後的那名人物身上。
是紅颯…!張口要說話,卻只能聽到空氣通過的聲響。秋月死命地瞪著那站在老人背後冷笑的紅颯。
對方好像也正對著自己說話般投射著恥笑的目光。
噁心嗎?屈辱嗎?想要尖叫嗎?這些是我都嘗過的痛苦現在換你來品嘗了。

大腦掃過某個讓他如此屈辱的男人。他提著龍的頭,笑說是禮物。在他更加幼稚的歲月裡那雙大手也在黑暗中來回舔舐了好幾回。下賤,噁心又低級的想要控制所有的男人。就算砍斷他的頭也滅熄不了自己的憤怒。

我討厭那個男人…”

自己難得說出宛如孩童的發言讓龍十分驚訝。龍只要秋月不能任性。秋月當時說不出口,自己總是再沒人看見的地方被對方抱在大腿上,身體被那雙帶著手汗的雙手撫摸著。那觸感噁心的讓他不敢發出叫聲。
數日後便把冷忠輝調離自己身邊。不再擔任龍不在時的隨從。


老人將秋月的大腿掰開。露出了猥瑣的笑容。他要看遍這尊人偶的各處。蒼白病態的肌膚、烏黑的髮絲、艷紅的瞳孔,軟嫩的唇瓣那只是被衣著擋住而顯露出的部分。
他要看、要觸碰,要佔有!不再屬於那個囂張的後輩,而是自己的!是自己的!

『給我放手

人偶開口說話了。尖銳夾帶著低沉的憤怒。頭一抬起便見到那原本赭紅的瞳孔轉化成金色。原本僵硬的四肢開始緩慢的動作起來。
老人慌亂地想要退開,剛才還是人偶不是嗎?不會動作,沒有言語。而此時那兩片唇瓣竟露出尖銳的白色獠牙。
『你…!不是動不了嗎…?
恐懼讓他無法順利地發出聲音。全身癱瘓在地。眼前已轉為鬼怪的人偶扯斷了鎖鏈。玻璃碎片從天空而降,劃破了老人的皮膚。紅色的血液隨著噴出。而同樣受傷的人偶則面不改色的往自己方向走來,修長的手掌抓住了老人的臉孔,指甲深陷進那鬆弛的皺皮之中。
『救
老人的手臂在空中揮舞,他第一眼看向了鶯鶯。就算他潦倒還是沒有離開的愛人。說過絕對不會離開他這老人的女人。雖然有些年紀卻也風韻猶存。

但鶯鶯的臉色也被恐懼給占領,她尖叫得有如發狂般逃了出去。這種時候果然根本靠不住女人吶。老人心想自己至少還有收養的養子可以依靠,雖然下面少了那塊肉但肯定比起情婦更靠得住。

然而紅颯臉上的表情讓老人困惑了。
冷漠。沒有一絲的表情。那雙烏溜的大眼有如鏡子照出了老人扭曲的表情。最後紅颯甚至露出嫣然一笑。
『快救我!你這蠢貨還待在那傻笑?!也不想想在你最潦倒、悲慘時是誰救了你?!
紅颯非但沒有動作,反而大笑了起來。誇張的像是在看齣喜劇。
『乾爹。我真的很感謝你。所以才送你人生最後的大禮呀。』
老人絕望的轉回頭看著人偶那張美麗且憤怒的臉孔。
白色的獠牙劃過了自己眼前。抓著自己的手掌緩緩鬆開來。金色的瞳孔再次被赤紅色佔據。
『我要殺的人不是你
那是人偶的第二句話。老人見對方的怒氣正在收回的同時鬆了口氣。卻無暇應付自己的背部給鋒利的刀身穿過。

『真無聊我本來想看你用很原始的方式殺這老頭的
紅颯拿著短刀刺穿老人的背部。溫熱的血液從刀身流過自己的手心。漸漸平復情緒的秋月退開了一步,驚訝地瞪著紅颯。
『乾爹你知道你做錯最大的事情是什麼嗎?那就是找了我這個男妓做你的養子你不是老說句老話:“婊子無情不是嗎…?
那張溫柔笑容是老人在床邊看過紅颯無數次展露過,嘴裡還想說些話。只被鮮血給淹沒,發出了溺水的聲響。

紅刀子從老人的身上拔了出來,大量的生命之源從傷口噴濺的如鮮花綻開。
很棒吧?最後還能死的這番美麗。不用躺在病床上被自己的糞便和尿液淹沒
那句話說的冷淡,可老人再也沒力氣反駁。
秋月知道再問:“為什麼是沒有解答了。對方鐵定是不會給自己回答。只見紅颯慢條斯理地脫去原本陪襯旗袍如今已染紅的白色絨毛圍巾,從腿間拿出手機輕按了按鈕。船身立刻產生強烈撞擊,差點秋月就要摔落在地。
身體還是有些僵硬。手邊也沒有武器可以防身。可紅颯又從另一邊拿出與方才殺了老人的短刀成雙。
『果真讓我大開眼見了。還虧我對你注射了大量的肌肉鬆弛劑。用Eric救回換來的能力你還滿意嗎?
紅颯話剛說完,身子隨貼進秋月旁。雙刀在空氣中畫出了一個白銀的圓形。秋月趕緊退開,肉體裡的藥性減緩的速度要比對方的攻擊慢的多。自己只能勉強的偏離紅颯的攻擊。
Eric救回換來的能力?我聽不懂你說的!
對方沒等秋月說完又側身一劈,秋月只好在地上翻了一圈。滿地的脆玻璃扎進肌膚內,卻沒給他時間感到疼痛紅颯又輕跳起身砍來。秋月伸手摸到方才綑綁自己的細鍊,立刻抽起將對方的刀身綁住。兩人陷入了拉鋸戰之中。

看來瘦弱的紅颯比他想像中來的有力,秋月無法順利的將刀從對方手中搶去。
『你說你不知道…?看來上官大人是殺過的人太多了所以記不清楚了?我現在就告訴你王奎皓把Eric一生心血製作的Vampire細胞占為己有!還誣賴我和Eric想要佔據王家的醫院。而你這個被EricVampire細胞救回的小命轉頭把救命恩人殺害然後回到上官家報仇!
紅颯硬是用反轉之力扭斷了鎖鏈,右手的刀身往秋月的左臉劃破一道血光。沒得逆手拿的武器靠近自己秋月側身跳開。
『不對…!我沒有殺了他!甚至我的記憶裡根本沒有奎皓的弟弟存在或許有但是

這次比起正宗還在身邊對喬的那次戰鬥更糟,秋月只能躲避紅颯的攻擊。地上只有玻璃碎片和鎖鏈。四周原本站的人都不知已逃去哪裡。而船身還在傾斜。或許剛才的震盪是爆炸,紅颯一開始就想在這艘船上殺了所有人。

也許包括他自己。

『你不記得了?也是,王奎皓說過你一直都有記憶障礙。也許是某種的事後創傷所造成。Eric…Eric是死在病房裡的。而兇手就是你這個誤以為他是上官家派來的殺手所致!
秋月無法反駁對方的指控。直到現在自己的記憶在血色宴會與回歸之中確實仍擁有斷層。自己怎麼也回想不起那之間所發生的事。然而當初在大雨中說要給自己力量的男人是奎皓?還是他的弟弟?

此時,秋月眼前的紅颯再一次貼近自己。他收直了雙刀直逼過來。離目光止不過一米,秋月隨即側過身將手中緊握已久的大片碎片劃破對方的右手腕。紅色的血水噴濺了出來,手掌的短刀掉落在地方出清脆的聲響。

沒讓對方有反應時間,秋月右腳一踢踩住紅颯的腹部。而搶奪來的短刀被他握在手中逼近那纖細的頸子。刀尖與肌膚的差距甚短。
可秋月沒有下手。

為什麼不殺?
紅颯的問話中沒有絲毫恐懼。比起方才的老人相比,殺了這樣的對手還比較有意思。但秋月還是決定停手。
『我還有話要問。不能讓你死。』
對方冷笑了一下。伸出手緊緊反握住刀身,鮮血立刻從乳白色的手掌冒出。
『我啊才不要回答你的問題!
紅颯的笑聲既尖銳又悲哀。秋月查覺到他的意圖,正把短刀抽回的同一刻紅颯的唇瓣已經噴吐出更多的血沫。刀身刺破了喉間,血水隨著傷口的扯動更加速湧出。烏溜的瞳孔變得更加暗沉。



此時秋月的手掌已經鬆開,連原本踩著對方腹部的右腳也移開。寧可求一死。紅颯的行為讓秋月身子更加傾斜。船身似乎正在沉淪。海水正在吞噬這個巨大鐵塊。而此時的自己只有隻身一人。
沉入海裡會死嗎?還是只是一昧的向下沉淪到達最接近地心所在?永遠孤寂的在黑暗的深海中存活著?

秋月無法埋葬任何人。他走過了已停止呼吸的紅颯。身體疲憊的像是被綁上巨石。背負著它走在空無一人的廊道。步伐越漸越緩。究竟自己是為何行走都不明白。

七夜還好嗎?還有誰在等待著自己嗎?就算回到了上官家仍是空無一人的孤寂。
宛如這個走道有一個光年那般遙遠。再這樣下去還有任何意義?或許放棄才是明智的抉擇。但雙腳還是不斷的前進著。
船傾斜的越來越嚴重。秋月好幾次都因為船的震動而滑倒。但他身體還是再一次爬起來。

為什麼你就是不放棄呢?”
不知道。

就這樣墜落不是很輕鬆嗎?”
會很輕鬆吧?

明明沒有任何人在等待你了。
我知道。但是


如果放棄了就真的什麼也沒有了。所以我不能放棄,不能在這裡停下。總有一天會找到的會找到存在的價值。會找到存在的目的。』
秋月走過了過去自己的殘影。
『我不能停滯不前。不能一直活在過去。我沒辦法當不思考不感覺的人偶。否則我會一直停在那黑夜中的傾盆大雨裡。永遠都出不去。』
秋月伸出了自己的雙手奮力推開早已變形的門。此時映在自己眼簾的正是橘紅色的太陽光從海平面緩緩升起。非常刺眼的光射進瞳孔裡,秋月卻不想把眼睛閉上。


船並沒有沉進大海中。而是剛好卡在礁石群上。爆炸的威力沒有想像中的驚人。此時應該要找到駕駛艙呼叫人來幫忙。秋月不知道船上有多少的人,然而卻是空蕩無人的狀態。沒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助老人和紅颯,當巨石殞落所有人都作鳥獸散。

秋月明知道此時應該去找尋駕駛艙,但體力好似已經到達臨界點了。他只能倚靠著牆壁稍作休息。
『現在就停下來會死的喔。上官先生。』
秋月被那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著。既低沉又冷淡的男低音,前陣子才剛跟他告別

你知道嗎?所謂的再見指的可是再次相見。所以…再見了,上官秋月。期待我們下次的見面。

臨。』
臨邊抽進一大口煙,一步步走進秋月面前。這次的重逢讓秋月太過驚訝,想說的話在吐出前全打結在大腦中。
『你好像很訝異?
臨的表情一點也不意外。就像他早在這裡埋伏等待秋月出現。不等秋月反應,臨把手上的煙往海中一扔,朝著倒坐在地的秋月伸出手來。秋月沒有馬上回握,只是困惑的看著對方。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你不是回去了?
『這個嘛是很長的故事吶我只能說要找到你可是我們公司的商業秘密。但是也不是不能和你說
臨的臉孔露出了看來不太好看的笑容繼續說著。

這也是我前來的目的。上官秋月,我代表約頓海姆協和股份企業向您提出邀約。社長為你準備了一個職位新任西區總執行官。等你就任後我就是你的直屬長官。當然在那之前會讓你簽份正式合約,公司的福利不錯喔~缺點只是假期有些少,常常得超時工作而已。』


+++++++++++++++++++++++++++++++++++++++++++++++++++++++++++++++++++

嗨~現在已經進入每篇校稿後貼上的工程了...等第二部全數貼完大概會暫停一陣子,蒼接著有事必須忙,不太能專心寫文更新。萬感抱歉。

臨在此篇又登場了!相反紅颯在這必須和自己說再見了。
蒼一直覺得自己對紅颯有愧歉。因為最原始的版本,秋月未誕生前真正的主角是他。(齁齁,想不到吧)
只是後來不知不覺就變成秋月是主角了,紅颯和奎皓的仇恨讓他晉升像個反派人物。
關於Eric...蒼是故意不翻譯寫他的翻譯名字(和奎皓的英文名字相同)。

回到正題,剩下的篇幅蒼會一個禮拜更新兩次的方法。那麼,下回再見了~!

如有意見與感想歡迎留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