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9/26/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二十三章



復次阿難。是三界中。復有四種阿修羅類。
若於鬼道以護法力。乘通入空。此阿修羅從卵而生。鬼趣所攝。
若於天中降德貶墜。其所卜居鄰於日月。此阿修羅從胎而出。人趣所攝。
有修羅王執持世界。力洞無畏。能與梵王及天帝釋四天爭權。此阿修羅因變化有。天趣所攝。

                                                  ──《首楞嚴經》卷九



身體沉重的無法動彈。似乎被某些雙眼所看不見的力量往下沉淪。連眼皮也倦的睜不開來。掉落的速度十分緩慢,還是感覺自己被逐漸侵蝕每一根髮絲、每一寸肌膚。
當時間一點一滴前進的同時,身體好像又更加往下墜落。究竟會摔落到哪去呢?四周的流動不像是劃破空氣般銳利,而是沉重且纏人。

啊啊知道這種感覺自己是沉進水裡了吧?但是還是能呼吸。可卻又感覺不到自己在呼吸。原來自己連呼吸也不需要了。
那麼這樣的我還能算是活著嗎?

…”
是誰的聲音呢?
…”
既溫柔又讓人感到安心的聲音。宛如很久以前就認識的人。但他在呼喚的究竟是誰呢?是我嗎?那是我的名字嗎?
但一張嘴就被不可見的力量灌入口中,沒有絲毫痛苦,卻也發不出任何聲響。連回應那個聲音的能力也沒有。
好想回應那個聲音,好想見見那位聲音的主人。但是身體卻連手臂也舉不動。

秋月。我可愛的孩子…”
如果能回應那個聲音有多好?

我的寶貝這世界獨一無二我的孩子…”
能回應那個聲音

所有的都會給你的愛…”
我願意拿所有的去交換。



眼睛很快的睜開來。晨光沒有想像的刺眼。這個未知的世界看起來是如此巨大,自己就好像一個矮人般。卻無所畏懼。
然而一轉頭便看到一個比自己體型還要大好幾倍的生物,外型和自己很像。就好像是被放大好幾倍的自己。只是臉不太一樣。或許長大後就會像了吧?
爸爸說我遲早會長大,會跟他長的一樣高大。所以現在應該要去確認自己是不是又比昨天更長大一些?

慢慢的從團被中爬了出來,用跟那雙又粗壯又長了許多細毛比起來細的像是竹子一樣的自己的雙腳站了起來。

然後盡量放輕腳步,不能吵醒那個躺在自己旁的那個高大生物。雖然昨天晚上睡覺時還沒有他。或許又是去工作了吧?總有一天自己也要工作嗎?明明短針走到兩個圈圈黏在一起的時候,世界就開始模糊和旋轉了。

把門用力拉開,總是不能好好的使力。明明大人都那麼輕鬆就可以拉開了。
秋月
突然來的聲響把自己嚇了一跳。巨大的生物把自己的被子捲曲成一團然後緊緊抱住。自己知道那個感覺,很痛苦但是又不討厭。但生物好像還沒醒來,只是無意識的念著自己的名字而已。
爸爸很愛你喔
是啊,那個生物原來就是爸爸。打不開門只好跑回爸爸身邊。只是中途腿有些軟,差點跌倒。跌倒了會痛,而且會掉眼淚。爸爸說那不是男子漢該有的行為,所以討厭。
湊過去看著爸爸的臉,那張又長又大的臉孔。而且有些刺刺。老是拿那張大臉磨蹭自己的臉蛋,明明有些刺癢還是不討人厭。以後也會像爸爸這樣吧?臉會像黏土一樣被拉長和拉大,然後長很多刺毛。
光想到會長刺毛就覺得很討厭,就和綠綠的菜一樣討厭。

『欸?秋月已經起床了啊?
『嗚嗚
不自覺的拿自己的手拍打爸爸的臉頰。但爸爸沒有醒來的意願,只是皺著眉毛有些痛苦的發出點聲音。
長相和去世的媽媽十分相像的龍穿著整齊的衣服走了過來把自己抱了起來。
『早安啊。秋月。這時候要回什麼呢?
早安。』
龍笑嘻嘻地看著自己。這表示自己沒有做錯。龍和爸爸不一樣,有時溫柔有時嚴肅。不像爸爸總是發出很大的聲音,然後把自己抱得很緊,好幾次都以為自己會死掉。
『今天就別吵爸爸了。讓他好好睡一覺好嗎?
龍小聲地在自己耳邊說著,看看好像一點也不想起床的爸爸只好點了點頭。
『總之今天先去道場吧。爺爺在那裏等你喔。』
自己聽到爺爺兩個字就緊張了起來。爺爺總是用著張很兇的臉。然後講一些很難的話。但是自己還是不討厭去道場。
手握著劍打倒敵人,這才是男子漢。拿槍的都是膽小鬼。爺爺總是這麼講。
只是真的把那麼重的木刀打在人身上會痛吧?自己的身上還有些在道場的瘀青。可是不這麼做就當不了男子漢。就不能算是大人。

『先揮劍一百下。』
爺爺直立的站在道場的正中央。自己剛才已經換好了衣服,和爺爺敬完禮後就練起基本操練。
而平時沉默又不多話的爺爺難得在道場和龍對起話來。
『等等把那小子叫起。今天要去本家拜訪,準備一下。Akitsuki六歲了。該帶去本家打招呼。』
『可是昨天風起回來都已經兩點了,一定得是今天嗎?
本家?那是哪裡?是這個大屋子以外的地方嗎?為什麼要去那個地方打招呼?爺爺又說了自己聽不懂的話。
『上禮拜就已經和本家說好是今天。那小子應該也知道。去把他叫起床。睡到這個時間成何體統。』
『是,我知道了。』
龍和爺爺敬完禮之後,便離開了道場。本家?那是個什麼地方?從來沒有出去過這個房子。這個房子以外的雖然有些緊張但是又有些期待。



那年的冬天,嚴肅又總是挺直身體的爺爺過世了。雖然不太能理解爸爸說的過世是什麼,但是整個房子裡都沒有爺爺。雖然改為龍在道場教導自己,但是沒有了爺爺的聲音。自己就難過地流出眼淚,這次爸爸和龍都沒有叫自己不要哭。兩個人還有這屋子裡其他的人都是板著張恐怖的臉。
是因為爺爺不在了嗎?“過世了嗎?
『秋月很勇敢喔像小大人一樣。爺爺一定很以有你這樣的孫子驕傲的!不像爸爸啊怎麼做都被爺爺討厭
爸爸蹲了下來,和自己這麼說著。眼睛四周又紅又腫。藍色的眼睛被一層淡淡的紅色覆蓋。但還是帶著笑容,只是笑裡看起來很寂寞的樣子。
什麼是寂寞?龍拿來的書偶爾會有這個字。就是只有一個人,所以很難過,會想哭。
可是爸爸還有秋月啊。秋月哪裡都不會去喔。會一直、一直在爸爸身邊喔。還有龍也是。雖然爺爺哪裡都不在了,也從來沒見過媽媽。但是三個人會一直在這裡。
只是自己不好意思說出來,如果有說出來就好了。為什麼不回應那個聲音?溫柔又讓人安心。都是自己不好,能多點表示自己很愛爸爸,最喜歡爸爸。跟爺爺不一樣。
所以現在連爸爸在哪裡了也都不知道。


那一天很冷。月曆上寫著十二月。現在的他已經可以數到一百了,也會九九乘法表。
早上開始就下著細小的雨。天空灰濛濛的看不見太陽。爸爸說過因為今天是秋月的生日,今天一整天都會陪自己,不會去工作。但是剛才開始就找不到爸爸。走廊也非常安靜,整個房子都只有下雨的聲音。
『爸爸說謊說過今天一整天都會跟秋月在一起
雖然知道這樣不太守規矩。自己還是到處走著。或許爸爸是在跟自己玩捉迷藏。真討厭,秋月今天已經要八歲了。爸爸還把自己當成小孩玩這種遊戲。

『唉呀。少爺怎麼會跑到廚房?老爺在哪裡?我這就不知道了。不是出門去嗎?

『這裡少爺不要進來比較好喔。至少等大一點,我就教少爺怎麼吹圓圈圈煙怎樣??不要?

『老爺?不是出門了嗎好像說什麼蛋糕?!糟了!

每個人都好像在說謊,像是不想讓自己知道些什麼。感覺有些不高興。但是還是找爸爸重要。
突然間有了下雨以外的聲音,非常混亂。人大吼的聲音,奔跑的聲音。還有物體碰撞的聲音。並且往自己的方向奔來。
好可怕,明明自己是要當男子漢的人。不可以害怕。但是好吵而且好雜亂。好可怕心臟碰碰跳的也跟著吵了起來。好討厭爸爸呢?爸爸到底在哪裡?好想哭,可是會被罵。但是真的好恐怖
這時。自己看到龍用著比平時要快的速度走來,龍來了就不用怕了應該是這樣才對。但是龍臉上的表情很嚴肅,好似在生氣。因為自己不守規矩的亂跑嗎?還是自己犯了什麼錯?
『秋月聽我說不要害怕現在跟龍出門去醫院好嗎?
醫院?自己從來沒有去過那個地方。書上好像有說那是生病了才會去的地方。可是秋月很好啊,秋月沒有生病。生病的是
『風起他你父親他現在在醫院急救
急救?急救又是什麼?爸爸在醫院?為什麼?早上爸爸看起來很健康啊?上次秋月發燒感冒時,爸爸還一直在自己身邊陪伴秋月。秋月好了之後,爸爸也沒事啊。
『總之我們先去醫院看你父親吧。沒事的。風起爸爸會沒事的。唔?
龍牽起了我的手,縱使我不想走。但他還是拉著自己,就算不想動也還是跟著走在後面。

結果到了醫院也還是沒見到爸爸。應該說是見到了。但是那個不會動也不會笑的物體是什麼?爺爺過世時也是,有個跟這個很類似的物體。不會動,就好像在睡覺一樣閉著眼睛。卻又跟睡覺不太像。

『好像是在路上被槍擊說是個女人

『女人怎麼偏偏是那方面的問題

『就說叫人去拿蛋糕就好了老爺偏偏要自己去那現在怎麼辦?少爺還很小,不會要他來領導上官家吧?

那個物體是什麼?爸爸呢?爸爸不在醫院裡。他是回到家了吧?那他找不到秋月會不會很擔心?得和龍說,要回家。不然家裡沒有人,爸爸會擔心的。
為什麼大家一直在私底下竊竊私語?龍為什麼什麼也不說?
爸爸不在這裡。他不在這裡。
『嗚爸爸
不可以哭。男子漢是不會掉眼淚的。絕對不可以哭。龍會生氣,這不是上官家的孩子的表現。
腰背挺直,視線只能往前方。這都是爺爺教的。但是爸爸總是說秋月秋月只要做自己就好。秋月是爸爸的寶貝。爸爸期待了很久終於贈與他的禮物。
所以
『爸爸嗚嗚你在哪裡討厭
龍很快地走過來把趴在地上的我拉起,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語氣十分冷淡。
『站起來把眼淚擦乾。』
『嗚。』
龍的手抓著我的手臂,既冰冷又用力。只是自己怎麼也做不到。眼淚就好像從今天早上就開始下起的雨,一直下、一直下。但是龍還是沒放棄,硬是把我拉到離那個物體更前面,要我看清楚那張既熟悉卻是陌生的物體。
『從今天起你就是上官家的當家了。把眼淚擦乾。你的手下不想看到你在這裡懦弱。你要讓你父親丟臉嗎?
丟臉?我讓他。那句話讓我的淚水停了下來。我曾回想到這段,那並不是我有了繼承人的自覺爾或是覺醒。是害怕、是恐懼。
停下眼淚只是因為我害怕自己無法承擔父親和祖父對我的期許。我是上官家的繼承人,永遠腰背挺直、直視前方。無所畏懼。

當天晚上送父親離開醫院那天,龍不再牽起我的手了。讓我抱著那承重的相框,一個人走在最前方。從今而後都是如此。

父親的死亡並不是像外界所說的因為男女關係複雜而被報復,他是被一個部下的女人殺害的。
因為在某次交易工作中,那位部下貪拿貨品被對方盯上。並且一狀告到父親這裡來。當下父親沒有第二句話便把他逐出上官家,對方也沒有放過那名部下。最後因此身中多槍而亡。
而他的女友因此對父親心生不滿,不僅是在喪禮中大哭大鬧,詛咒他不得好死。最後買了一把槍想對父親尋仇,但有層層部下圍繞,她遲遲苦無機會。原本想要放棄,卻仍總是帶著那把她買來準備殺人的手槍。
終於在聖誕夜那天下午下著小雨看著那她憎恨已久的男人一個人拿著白色蛋糕盒滿臉幸福的笑著的模樣。
第一槍她打歪了,打在蛋糕盒上。白色的紙盒從父親手上飛了出去。而槍的後座力也讓女人的手震麻了。父親沒有趕緊逃離現場,反而非常生氣的往她的方向走去。也才因此第二槍、第三槍、第四槍全打在父親的腹部上。
女人當下就把槍丟在路邊,隨即逃走。然而父親行經的小路上沒有什麼行人經過,最後是被剛好帶狗出來散步的人因為狗的引導下才發現早已奄奄一息的父親。
但早過了搶救時間,最後失血過多而死。

這些事龍一次也沒有對自己說過。全部都是經過走廊時,剛好幹部們抽著菸聊天而聽到的。
龍從很早就進入了上官家。他有張細緻不似男人的臉孔,黑如潑墨的秀髮。卻比誰都還要來的勇猛。常常聽阿吉說起龍的事蹟,語句中充滿了憧憬。但龍卻很少對自己說起過往的事情。
從父親過世那天開始,龍的溫柔好像全跟著全數消失。他十分嚴格,無論是劍道還是讀書上絕不能怠忽。
龍並不會大聲斥責,更不會體罰。只會帶著父親去世的那天那般冰冷的聲響說著:“你想讓你父親丟臉嗎?”
所有的事情都會經由龍的手傳達到,他也會不時的教導自己該如何處理。身為血親者又是教育輔佐,龍這麼做並無不妥。自己也是這麼認為,因為祖父和父親都是那般信任著龍。
『秋月少爺。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請你不要任何事情都交給龍來處理。這樣我們其他幹部很為難的。你知道嗎?很多幹部私底下已經和我表示很多次了,如果事情沒有改變就要離開上官家
其中,以和龍同期的冷忠暉反彈最大。這也是自己不曉得第幾次聽他私下跑來發表他的意見了。
『是當家
這也是自己不知道第幾次的提醒。因為才剛開始步入第二性徵發育期,外表上仍有些稚嫩。龍教導要注意幹部們對自己的稱呼,絕不能被瞧不起。
『你又記錯了我是上官家的當家。不是什麼少爺?冷幹事。』
對方露出一絲不耐。那張帶著細框眼鏡,抱持著不可一世的態度,自以為是聰明。可總要秋月把他當成老臣尊重。
要說幹部之中最討厭的,就一定是這個男人了。在阿吉面前都忍不住說他長得簡直像條響尾蛇。當然,外表很粗曠的阿吉也會記得提醒他千萬別在龍和本人面前講起這種話。
那麼,秋月當家。我給您的建議請務必聽進去。就算龍貴為你的舅舅,但也不能讓他無限權力擴張
『還有一件事
硬是把對方的話給打斷。心裡嘀咕著:就算把龍的權力外分,也絕對不會分給你這條響尾蛇。
『你說有些幹部跟你反應想離開上官家是指那些幹部?把名字提供出來。我會叫龍去處理
冷忠暉的表情有些陰沉,是感覺自己在刻意刁難他吧。他閉上了嘴,最後只說了一句:“抱歉打擾你休息時間。便匆匆離席。
在他拉上拉門的同時,自己偷吐了下舌表示厭惡。隨後沒多久換龍進了房間。
『冷幹事又來找您商談?
『嗯上次相同的事情。』
面對龍不自覺便把姿勢給坐正。深怕他看到自己剛才那有點冒犯人的舉動。但龍卻是來提醒了他明天的行程。
『明天早上阿吉會陪同你去上香,晚上是幹部會議。之後幹部們會替您慶生。請您務必準時到達。』
可是我討厭過生日。這種任性的話當然說不出口。自己最親近的人都在這天離開自己。如果可以他想埋葬這一天,永遠不讓任何人提到。
你就要十二歲了呢
這時龍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那是從父親過世後就沒在看見過的笑容。讓他有些不知如何反應。
『如果是普通小孩今年就要上中學了如果是詩雲和風起一定會幫你舉辦很盛大的宴會吧?而我這個舅舅還要你那天和那些討厭的幹部開會還有慶生。』
『沒關係我是上官家的當主和幹部開會是履行工作。而且上官家不會送孩子去上制式學校
『是啊感覺說這些好像不太好至少明天我和阿吉都會在場。就算再討厭冷幹事也多忍耐一下吧。秋月少爺。剛才的舉止太不成熟了。』
還是被看到了。自己的耳邊有些發熱。但龍卻比之前來的溫和,因為明天是生日吧。

但我完全沒料想到等著的卻是赤色宴會。所有我親愛的人都選擇在那天離我遠去
從此之後我再也不過生日。不想要任何祝賀,也不要禮物。因為那天根本不會有奇蹟發生,永遠發生的都是惡夢。




『醒了嗎?東洋人偶還是說你想改當奧羅菈?
那個聲音不似男人也不似女人。秋月認得那個聲音的主人。那曾經是奎皓的手下但後來卻遭到奎皓驅逐,憎恨他、要報復他的紅颯。
『只可惜你既當不了公主也沒有任何王子會救你因為你是個怪物嘛。在童話故事裡怪物就只有死亡這條路可以選擇了。』
漆黑的不見五指的巨大鐵盒,有如巨大的棺材。秋月明明想開口提問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聲。呼吸中聞到的是那日在紅颯會面的房子裡嬝繞的胭脂香氣。七夜說那是鴉片的味道。讓人產生幻覺、頭疼以及噁心感。


所以才會夢到那麼久以前的事情嗎?但如果所見的一切都是惡夢,為何還要倚靠它?



++++++++++++++++++++++++++++++++++++++++++++++++++++++++++++++++++++++++++++
嗨嗨~!我是蒼藍!
這篇算是回憶篇...老實說目前GB第2部已經完成了,之後會陸續的貼出...
如果有感想或意見歡迎留言,那麼,大家下次再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