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9/24/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二十二章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你何竟從天墮落?你這個功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做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以賽亞書十四章第12節至14



房子裡十分黑暗,和白天時的宛如不同的世界。彷彿隨時黑暗中會跑出恐怖的怪獸,就像自己書櫃裡的繪本一樣。

討厭躲在衣櫃裡準備吃掉小孩的繪本,自己更喜歡穿著水藍色衣服和白色荷葉邊的小女孩在夢之國度冒險的故事。每當奶媽問起為什麼喜歡,當然是因為愛麗絲跟愛麗絲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樣。

那是爸爸親自跟愛麗絲說的:“生下女孩就一定取作愛麗絲。希望她是個愛作夢,能在夢之國度冒險的孩子。
雖然愛麗絲比起白兔更喜歡爸爸送給愛麗絲的熊娃娃,但是為了爸爸愛麗絲會把自己當作愛麗絲的。

黑暗的房子不恐怖,就把它當作公爵夫人充滿胡椒的家吧。愛麗絲不停的這麼說服自己。就在長廊上這麼緩緩的緊抱著小熊娃娃走著。但從剛才開始自己的腳底一直沾黏著討厭的黏液,好像踩過泥濘般舉起步伐都非常吃力。

『爸爸爸
最後忍耐了很久的眼淚終於還是流了下來。但是黑暗的房子好像把她的聲音都吞下了一樣,無法傳達給哭泣孩子的父親。
愛麗絲知道自己就像丟臉的小孩一直一直大哭大喊,但自己等待的人還是不出現。
『因為愛麗絲是壞孩子嗎?愛麗絲是好孩子啊愛麗絲會當個好孩子的!剛才只是想要嚇唬奶媽愛麗絲不是故意的愛麗絲

不能再前往夢之國度了嗎?因為奶媽動也不動,身體就像冰塊一樣冰冷,所以愛麗絲不能再前往夢之國度了嗎?

突然間,愛麗絲眼前的一扇大門緩緩開起。裡頭的光線照著自己雙眼有些發疼,但愛麗絲還是停下了哭泣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高大男子。

『爸爸爸愛麗絲不是故意的愛麗絲只是想嚇嚇她可、可是奶媽她南西奶媽她
充滿蕾絲的白色洋裝上滿是乾涸的鮮血,連臉孔、金色長髮上都是。怪物所生產下來的還是怪物,雖然保有人類的外表本質上卻還是啃食人肉的野獸。與自己想要再見一次的生命體是完全不同的生物,自己的雙手只製造出無數的怪物。但自己還是對這個渾身是血,剛初次殺死安排已久的獵物並且大舕完她的屍體的野獸保有一絲憐愛之心,這或許就是世人所說的父性吧?
好歹自己是這頭怪物的父親。

『爸爸沒有生愛麗絲的氣喔愛麗絲並沒有做錯事情。因為愛麗絲討厭奶媽對吧?所以才懲罰她那就是奶媽的不對,讓愛麗絲討厭被愛麗絲討厭就是不對。』
愛麗絲的身體被父親高高抱起,父親的臉上是和平常一樣的微笑。愛麗絲見到自己父親臉上的笑容也慢慢露出放心的笑容。

是啊,是奶媽的錯。愛麗絲討厭她嘛~被愛麗絲討厭的人都會被愛麗絲懲罰。愛麗絲沒有不對,不對的是被愛麗絲討厭的人。


『所以不對的是你們!愛麗絲討厭你們!愛麗絲不準你們和爸爸一起在愛麗絲的夢之國度一起冒險!
梅洛不敢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響,雖然左肩已經被小女孩抓破,此時正流下潺潺鮮血。距離自己努力的跑出那棟房子已經跑了多遠?過了多少時間?唯一能判斷的便是漸漸西沉的太陽吧?半邊的天空已經從橙色退成淡淡的深紫。
此時的自己正在房子邊的森林之中,剛開始奎皓把兩人置放在被森林環繞的房子中時梅洛還挺開心的,可現在只想咒罵當時的自己。
甚至還跟羅伊說:在郊區的樹林裡有座老舊別墅,有甚麼比起這裡更適合吸血鬼?
如果自己直直地往大門出去跑到道路上會不會才是正確的選擇?選擇往後門逃往森林原本以為能甩開那小女孩,但從逃跑開始小女孩便幽魂不散的跟著自己。直到現在梅洛還得躲在草叢邊屏住自己呼吸。
『大哥哥你知道嗎?不管躲到哪裡愛麗絲都知道喔
才剛說完愛麗絲已經不知從哪個角落走到了梅洛的身邊。小巧的指甲冷不防地從梅洛頸邊劃開,差一些就給傷到頸動脈,卻感覺濕熱的液體浸濕了衣領。
『聞的到大哥哥的血的味道很甜很好吃
舔著自己手上彷彿鮮甜果實般滋味,這舉動讓梅洛一陣作嘔。現在可沒時間呆看對方的動作,梅洛隨即抓起地上的乾土往愛麗絲臉上撒去。
小女孩發出了驚嚇的尖叫聲,梅洛沒等愛麗絲的反應再次往反方向狂奔。樹林裡除了自己的喘氣聲外,梅洛聽不到其他聲音。
『羅伊哥哥在哪裡

為什麼每當我需要你的時候你永遠都不在。

梅洛知道自己正在逃開那個緊追自己的野獸,卻在眼角邊閃過許多過去的幻覺。

梅洛和羅伊不太像。真的是雙胞胎?連髮色都不一樣。
這兩個孩子是異卵。不像是正常的。就連同卵雙胞胎也會有不像的情況。
梅洛看著羅伊的臉孔,有記憶以來自己從來沒有像是照鏡子的感覺。朋友裡是雙胞胎的也只有他們,其他的小朋友要不是有比自己年長的哥哥姊姊就是比自己年幼的弟弟妹妹。當然有些家裡只有自己一個。

梅洛並不會特別羨慕,因為從小自己比起父母最喜歡的就是羅伊。

羅伊比自己要早二十分鐘出生,所以羅伊總是當自己是哥哥。相較愛任性的自己,羅伊的性格坦率又開朗,有想法時便會說出自己的想法,卻絕對不會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意見。
對於梅洛的任性也總是成熟的退讓。無論是弟弟想要的衣服、杯子,玩具等等他一定讓梅洛先做選擇。就算梅洛跌倒在地,比起父母羅伊一定會先跑過來檢視他的傷口,安慰哭泣的自己。
因為如此沒有人不喜歡和羅伊相處。自己的情緒陰晴不定,想要的就非得到手,否則就耍脾氣或手段。好幾次母親都表示應該多跟羅伊學習。雖然最喜歡羅伊,卻最討厭被拿來跟羅伊比較。

就算如此,當父母離婚各帶一個孩子走時。梅洛還是傷心了很久。

梅洛選擇跟父親生活,羅伊則是選擇母親。直到今天還介意著羅伊說:“母親一個人會寂寞,所以選擇和她生活。
梅洛總想著自己也會寂寞、不想和羅伊分開,還是硬說:“自己最喜歡爸爸,所以要跟爸爸住。

從那年起,梅洛跟著父親去鄰鎮。母親則和羅伊住在原本的舊家之中。原本一起養的兩隻邊境牧羊犬也跟著兄弟而分開。羅伊照顧年長的國王,梅洛則是帶走主教
之後,兄弟倆學校、朋友還有興趣都不再相同了。

父親在三個月後再婚,瑞秋阿姨和強勢的母親個性不同。溫柔又親切,但是梅洛第一眼見到父親再婚對象他沒有接納,只是厭惡。而這一開始把自己包裝成親切可人的女人也隨著時間卸下了她原本的武裝。

剛開始只是無故絆倒或是碰撞。但傷口多半都在衣服可以藏住之下。但梅洛並沒有因此對她是出好意或是恐懼而服從。公事日漸繁忙的父親不在家的時間裡,她總是可以想到新的手段讓梅洛身上的傷口日漸增加。嘴裡惡毒的話語也在日常中堆積起來。
直到最後,開始撫摸漸漸進入成長期的自己。在羅伊開心的和自己分享自己喜歡打街頭籃球時。卻被噁心的女人侵犯理解還過早明瞭的男女關係。就在某天的午後自己將繼母從樓梯上推了下去,不顧一切的狂奔到母親和羅伊的住處。

可是母親和羅伊都不在曾是自己的家中。最後自己走到了哥哥的房間,捲曲在他的床上,緊緊抓著對方的外套。上面有些汗水和泥土混合的氣味,非常適合那個喜歡在陽光下打球的雙胞胎哥哥。
就好像是契機一樣,自己的陰莖對那樣的味道起了反應。梅洛在自己哥哥的床上,吸吻著外套上散發的屬於羅伊的體味,一邊哭著一邊淌著唾液套弄起自己的生理反應。
當天晚上才回到家的羅伊和母親當然對自己為何跑來以及在羅伊房裡做過的那般羞恥的事毫不知情。還將他留下,吃了飯後久違的和兄弟睡在同一床被自己玷汙的床上。

剛開始,打完球渾身是汗的羅伊把在自己床上的梅洛搖醒還有些生氣。
小氣!”
梅洛不高興的低嘀著。羅伊只是把他的外套抽起來。
這是我校隊的衣服。會被你睡皺。今天不是每三周的周末吧?跑來幹嘛?”
羅伊將自己的外套拿衣架掛起來,絲毫沒發現。梅洛就算剛睡醒,神智不清卻還是知道自己剛做過些甚麼。趕緊把頭撇開。
“…沒事就不能來嗎?”
外頭有著國王和主教嬉鬧的叫聲,梅洛這才發現原來他還是有把主教帶來。還是牠自己跟著主人來的?梅洛才想起自己為何要來。

那個女人有摔死嗎?多久會被發現?警察會來找自己嗎?

當然可以。不然媽幹嘛把家的鑰匙給你不給爸。媽媽有說過你想來就可以來。只是你把我的校隊外套睡皺了。
羅伊看來十分在意,突然感覺自己的哥哥和小鬼頭沒兩樣。
外套最好洗一下。
梅洛冷冷地笑了。羅伊沒看他,只回了:“會啦。這禮拜六有比賽。你要來看嗎?”他沒回答羅伊。只是靜靜的看著比自己還要高大的羅伊。
真不公平
什麼?”
什麼都沒有。
梅洛翻了個身,順勢埋葬了想說的話語。那是對羅伊的第一個秘密。自己從那天瞭解到就算是同個子宮一起孕育成長的,畢竟是兩個不同的個體。雙胞胎沒有心電感應,更不會互通心靈。那只是生命組成過於神秘而產生的繆論。

寂寞不說出口,沒人會察覺、受傷不說出口,沒人會察覺。有些事永遠不說,更沒人會發現。
那個女人從樓梯上摔下來後,因為腦內出血昏迷兩個禮拜後就死亡了。警察判定是死者自行失足摔落。梅洛什麼也沒說,任何問題都說不知道、不清楚。就算查出是他,年僅11歲又有虐待的痕跡誰能制裁他的罪?

事發後,父親的姊姊不時會來幫忙。只剩兩人的家庭安靜沒有變化。梅洛大致能猜出父親略知真相一二,就算有對象也不會再帶進這個家,交往半年後就會更換對象。不知不覺中成了默契。
只是這個家再也沒有笑容、關心。直到上了九年級,梅洛回頭才發現自己學得最多的是在羅伊和母親面前裝出笑容的演技。

從四年級開始梅洛就參加游泳隊。羅伊則是朗讀會和籃球隊。在隊裡被人信賴,到哪都能成為團體中的靈魂人物的是羅伊。下課後羅伊甚至會去玩街頭籃球,梅洛總是在人群外遠遠的看著自己的兄弟跟許多陌生人勾肩搭背。
游泳是個人運動,只要重視自己的成績就好。梅洛除了羅伊和母親除外的人不是冷漠以對就是嗤笑嘲諷。曾好幾次被同隊的隊員推擠不慎掉到水中,有時會是自己的物品被扔進垃圾桶中。

人的忌妒很醜陋,梅洛知道。因為自己忌妒羅伊的女友甚至刻意搶走羅伊女友再其甩掉這種幼稚行為。同隊的隊員也不過是忌妒梅洛的成績或是受歡迎度,加上不甘被梅洛恥笑而做出的報復行為。因此梅洛沒吭過半點氣,無視那些有如低年級孩子才會做出的欺凌行為。

被無視後有些人覺得無聊而停止,卻助長了一部分人的怒火。那天教練因家中有事所以先行離開,梅洛則必須留下鎖更衣室的鎖。一不注意便給拖進更衣室之中。
把他手腳壓好!你這個白痴!”
帶頭的少年大聲斥責另外一位少年。被梅洛踢了好幾腳又被責罵的少年沒好氣地回答:“不然你來抓!這傢伙沒那麼好抓!”
早早就給毛巾塞進嘴沒辦法發聲的梅洛只能死命掙扎。如果只有兩個人自己應該很快就能掙脫,偏偏同時有五個人。如果只是被痛毆一頓就算了,可看到其中有人拿著相機就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
我們要幫拍部A~主角就是你~!”
就在壓好梅洛手腳後,主事的少年拿起相機在手裡搖晃著。用著粗魯難聽的話語,但九年級的小鬼怎麼可能做得出侵犯同年級男性的這種事。梅洛知道他們不過是嚇唬自己想拍一些羞人難看的相片。只可惜方才被自己掙扎而受傷的另外幾人卻不滿到極點。
不知是豁出去還是發洩怒氣似的緊抓著梅洛的腰桿將自己性器官硬是挺進去,被毛巾塞嘴的梅洛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只感覺自己下體一片濕溽。並且疼痛令他快要昏厥過去。
!超緊!放鬆點不會嗎?!混帳!夾的雞雞痛死了!”
再囂張啊!看這之後有女生會喜歡你這被我們操過的娘們?!”
?藍髮幹起來感覺如何?有比幹普通女生爽嗎?”
少年們尖銳的笑聲在更衣室中環繞著。梅洛雙腳被人用裡抓著,排泄的地方被當作女人的陰道抽進插出。自己卻連眼淚也掉不出來。滿腦子都是羅伊的身影,上個月自己故意在哥哥房裡親吻他女友的事情讓羅伊至今都不曾跟他開口說過半句。
很憤怒嗎?還是傷心?如果自己願意給哥哥操他會願意再跟自己說話嗎?

只要他不說,就會成為秘密。羅伊不知道在鄰鎮的自己發生過什麼。也不知道那五個少年被他舉發然後趕出校隊和學校。更不知道在羅伊又肯與他說話的同時,自己的下體滿是鮮血和他人的精液。

然而現在更是梅洛無力的走到道路的涵洞之中。傷口冒出的血液似乎沒停止過。自己的衣物彷彿吸飽了水分而拖累了梅洛的腳步。自己還能逃多久?會不會在羅伊發現之前便斷氣死在這個黑暗的洞穴之中?
在自己面前出了車禍的羅伊是否也有這種體溫被漸漸帶走的感覺?明明上一秒還劇痛萬分此時卻只感覺到寒冷。少女輕盈的腳步有如步步逼近的死神。不想被那種野獸那種怪物吃掉

為什麼自己不能和羅伊一樣變成同一種生物?為何自己總是脆弱被當成獵物一樣被追逐。
明明他們一個個都被我報復了想要阻礙我的人都被我一一剷除了

突然間眼前看到一名亞洲女生,小巧可愛。臉上的表情冷漠的就好像在嘲笑自己。
『是妳嗎?是妳在報復我嗎?因為我刻意把妳從羅伊身邊搶走後還把妳推下樓嗎?哈哈哈哈哈哈!
梅洛對著自己眼前的幻覺大笑了起來,笑聲裡面塞滿了各種從他大腦冒出的各種情緒。
明明就是妳!因為妳要搶走我的兄弟…!羅伊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就算是爸爸媽媽想要拆散我們也失敗了!沒有人能拆散我們!
『真噁心你和他不是雙胞胎兄弟嗎?噁心像你這隻溝鼠的告白誰要?快點死掉算了。』
最後幻覺竟然開口說話起來,那聲音十分稚嫩如幼童。無邪卻又殘酷。仔細一看才發現是一直追逐著自己的金髮小女孩。但梅洛再沒有半點可以支撐自己身體的力量,在小女孩緩緩走進的同時,自己已經倒在地上看不見也聽不見了。
『哥哥
梅洛最後聽到的是自己喃喃的喊著羅伊的聲響。
『追的真久。搞的愛麗絲都累了。』
愛麗絲走進了梅洛身邊,有些不滿的踢了對方早已不再動彈的身體一腳。但很快的又露出躍躍欲試的笑容。
『就讓我來吃吃看你這隻毛色不同的兔子的味道吧會不會跟其他小兔子不一樣呢~愛麗絲好期待!
就在愛麗絲張開嘴的瞬間,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她整個身體推了出去。殘弱的幼童身體飛了幾尺後才重重摔在地上。縱使自己比起普通孩子要來的有力氣,可這身體還是會感覺到疼痛。背部陣陣疼痛讓她一時之間無法站起來。
就在自己掙扎要起身的同時,喉管已經被無禮之徒用力踩下。讓她無法發出任何聲響。
膽子很大嘛次等品還敢囂張?如果下次還敢對梅洛下手我就踩斷妳的喉嚨…”
聲音從愛麗絲頭上降下,穿刺過她的大腦讓她恐懼的只想逃走。可此時自己有如被蛇盯上的青蛙無法動彈。
羅伊將自己的鞋從小女孩的身上移開。左眼瞳孔此時正燃燒著憤怒的紅色。當他察覺是調虎離山的同時,趕緊回到房子之中卻只看見梅洛房間裡那不尋常的一灘鮮血,沾著赭紅色的鞋印穿過了廚房從偏門逃進了樹林。
羅伊辛苦的追蹤著腳印和空氣中自己弟弟的氣味才終於找到倒在黑暗中的梅洛,可旁邊卻站著那自認是惡作劇成功而開心的小女孩。憤怒之下的羅伊快步將對方從梅洛身上推開。
腦中早已沒有這是奎皓的孩子而放水的選項。梅洛僅剩下一絲氣息,渾身是傷。如果可以他很想當場把愛麗絲卸成好幾塊。但現在是自己弟弟的生命比較重要,要報復也不是時候。冷靜後羅伊也不想因為殺了奎皓的孩子而惹上一身腥。
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
被鬆開喉嚨的愛麗絲在羅伊的話語下,身體不等大腦反應馬上抓起地上的熊娃娃趕緊跑開。

好恐怖。自己的腦裡不斷的迴繞著這句話。那個聲音就像揪著她的脊椎一樣像強力電流般讓愛麗絲不敢違抗。
『為什麼?好恐怖那個紫色頭髮的哥哥就和爸爸一樣爸爸愛麗絲好害怕
為什麼不像以前一樣來把愛麗絲抱起,然後溫柔的安慰愛麗絲呢?


羅伊回到了梅洛的身邊仔細聆聽他的呼吸與心跳,但都薄弱的像是下一刻就要消散。
從車禍發生到現在,梅洛無不時就是想和自己變成一樣的怪物。但羅伊無法負擔梅洛失敗的可能。他不想自己的弟弟一命嗚呼也或者變成那樣醜陋的怪物。
美麗、純潔,有如聖經中天使的形象
『現在卻只能試試了
羅伊抱起梅洛的身體,將自己的衣袖捲起,用路邊的尖銳石子狠狠在胳臂上劃下到極深的傷口。鮮紅色的血液順著傷口冒出,沿著手臂滴落在對方的傷口中。剩下的大概只剩祈禱吧?
『拜託活下來梅洛
他乞求著,卻感覺自己弟弟的心跳在懷中慢慢停止了下來。

神啊為何拋棄我們?因為我們犯了亂倫和淫亂之罪嗎?還是聽信了魔鬼的誘惑?那麼我便不再祈禱,也不會乞求再一次回到光之國度。
我將化身成魔鬼,一輩子跟祢對立




 ++++++++++++++++++++++++++++++++++++++++++++++++++++++++++++++++++++++++++

嗨嗨~我是蒼藍
可能是颱風剛走吧,這幾天總算不熱了。說道天氣就想到...GB好像總是冬天耶~
怎麼會這樣呢~~大家老是穿著長袖,好像永遠不會換季~~~(笑)
這就表示梅洛只會在溫水游泳池游泳吧?而且是室內的~所以皮膚才超級白皙呀!XD
目前的劇情因為是尾部總覺得不是便當就是很嚴肅的劇情,看得很痛苦吧?蒼也是寫得好痛苦啊~!希望能趕快到第三部呢~第三部開始會有重大的變化,為了保有神秘感還是不說太多了。只能說第三部又會比第二部角色增加多,會有更多支線,呵呵~
那麼話就說到這吧~下回再見~~~^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