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8/23/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十七章(含有暴力描寫請注意)

 ※本篇含有稍微暴力描寫,請注意※




自那天起已經過了三天。秋月看著窗外的景致。艷紅色的夕陽漸漸沒入城市之中,從橘紅換化成紫黑色的天空,沒有星星的夜晚。
本來要在城市之中見到星辰便是難上加難的事情。但今晚卻連月亮也沒有,不知哪方向飄來的烏雲籠罩了整個天空。或許晚一點就會下起雨來也說不定。
回想起這三天來,自己與雙胞胎不過就見到了那麼一回。奎皓並沒和自己說明雙胞胎的房號。讓自己為此大傷腦筋。沒別的法子只能去櫃檯問。
一開始櫃檯不願透漏其他客人的資料,秋月只好說出奎皓的名字。不過事情隨著說出奎皓名字後就順利多了。不僅櫃檯態度變的十分和藹,也不時的噓寒問暖。令秋月有些不耐煩。
但是,拿到雙胞胎的房號又能如何?秋月根本不曉得自己能跟他們說上什麼。只大概理解兩人都是德裔。紫黑色頭髮的哥哥和自己是同類。之後,就不清楚了。對於奎皓的安排,秋月也無法從中理解。
想到對方,秋月只感覺自己有如身陷濃霧之中。如果自己並不是奎皓所救,而是他異母同父的兄弟。然而那個男人也死了,是被殺的。殺他的可能是奎皓。從語氣中也感受到奎皓對自己兄弟的憎恨。
如果事情的真相是如此,那麼紅颯的恨意就順理成章了。奎皓是他一生也無法原諒的人。
而自己呢?如果奎皓並不是救秋月的人。甚至還把功勞都歸於自己身上?那麼對於秋月而言他又是什麼的存在?秋月對奎皓又會是怎樣的存在?
想到這秋月便在也無法思考下去了。對於某人而言自己的存在地位為何竟是如此苦澀的感覺。
想被奎皓信任。但究竟自己為何想被奎皓信任?而自己根本越來越無法信任那個男人。
醫生也被殺了,但是從和他人談話之中根本無法知曉醫生被誰所殺。只得到她是在自家停車場被殺這個信息條。秋月掏出自那天起便隨身攜帶的藥錠,不過十二顆,而自己已用了兩顆。
十二顆用完後自己又會變回怪物

『我到覺得那也沒什麼不好,很羨慕不覺得嗎?

那是這三天來唯一見到雙胞胎那天的談話。
秋月從櫃檯那拿到了寫著雙胞胎的房號的便條。看著寫著四個號碼的數字,覺得沒什麼用處。自己根本不會主動去聯繫那兩人吧?深覺奎皓根本找錯照顧者了。還是回房間去做點基本揮刀訓練還比較好。
就在這念頭飄過的同時,秋月看到了雙胞胎其中一人。紫黑色頭髮的羅伊。難不成吸血鬼是日型生物不成?現在時針指到八。羅伊迎面走來,沒有人用異樣眼光看著他,不知兩人是生活在這個空間的兩頭怪物。
一想到這,人類的外表還真好用不是?
他不知道對方是否也是這麼想,羅伊那張缺乏表情的臉孔就停在自己眼前。
我有事想跟你談談。』
羅伊見著秋月,一開口便是這句。不同七夜和他的弟弟都有獨特的腔調,羅伊的咬字和奎皓一樣清楚。秋月便簡單的點了頭回應了他。
『這裡不方便談。』
然而羅伊把自己帶到的是飯店附設的溫水游泳池。不知道是時節不對或是其他原因。秋月只看到一個淺藍色的身影躍入水中。水面被白皙的肢體劈開來,激起了水波。
從那頭到這頭不過一眨眼的時間。梅洛帶著大量的水從泳池裡爬起,羅伊馬上走上前將躺椅上的毛巾拿給他。
Danke!
接過毛巾的梅洛俐落的擦乾頭髮和身上的水滴。眼神銳利的看像秋月。很快的又露出溫和的笑容。
『我帶他過來了。』
羅伊投給秋月一眼,梅洛點了頭。
『你好。昨天睡的好嗎?昨天實在太倉促了都沒好好和秋月聊過天。所以就請羅伊去找你了。我是梅洛還記得嗎?
梅洛笑嘻嘻的伸出他白淨的手,秋月不好拒絕只好跟對方握了手。梅洛的手心有些涼,或許是因為剛游完泳的關係。白皙的手臂有著不自然的牙痕,有些聚集在手腕上和頸部,甚至胸膛、大腿內側都有。或許在他沒看到的地方還有更多,簡直是被野獸襲擊似。
不該這樣觀察別人,秋月一回神隨即將視線移開。兩人的手也這麼放開了。但梅洛沒有露出不悅反而笑嘻嘻的說著。
『我不介意喔。其實這都是我哥哥咬的呢。爸爸說過雖然羅伊的體質變得需要鮮血,應該也不會輕易死亡但還是希望他能確立血的來源。免除多餘的麻煩。所以我就自告奮勇的讓羅伊吸我的血。』
『爸爸就是奎皓。怎麼說我和羅伊的名義都是他的兒子。從那天起我和羅伊就切斷了和原本家庭的關係。或許他們現在還在找我們兩個吧。不過羅伊已經不能再回家了,那我怎麼能放下他不管?我們可是從誕生那一刻就一~直在一起的雙胞胎呢。』
那便是奎皓口中所說的珍貴手足情?秋月看著雙胞胎之間所流動的曖昧氣息,與梅洛身上那多到不合理的齒痕。有如搗爛的果肉,腐敗還有甜膩。
秋月更篤定他和這兩兄弟肯定和不來。他得拒絕奎皓,縱使奎皓答應自己的可能性非常低。
『你們怎麼能確定自己一定是奎皓所救的?
奎皓說過導致羅伊改變體質的事件是一年前的車禍,那時他的兄弟或許已過世了。秋月拿不準這之間的時間差。尤其自己的記憶異常混亂。然而羅伊有可能也有此情況。只是羅伊和秋月非常大的不同,兩人的瞳孔顏色不同。秋月在好幾年前雙眼卻已經轉為赭紅色。羅伊卻還是和梅洛相同的藍色。
當時送我去醫院的確實是奎皓。』
回答秋月的是羅伊。那張西洋臉孔毫無懷疑。
『我醒來時梅洛坐在我的病床邊。車禍是傍晚發生的。醒來時間已經是隔天的晚上。而我身上的傷大致已經全恢復了。不可能吧?我還記得車禍帶來的疼痛讓我連話都說不出口,還有那越來越冰冷的四周我是不知道你當時的情況是否和我相同,至少我意識非常清楚然而隔天那個男人就來了
那個男人指的應該就是奎皓。和梅洛的態度不同,羅伊語句中透露出冰冷的氣息。
『事情的經過大致就是這樣。我也不覺得有必要和你交換這種心得。確實奎皓安排我和梅洛做你的隨從。只是我們根本不清楚真正的工作內容。所以我才會過去找你。』
關於這點秋月也不清楚。但自己實在無法據實回答。
昨天晚上有突發狀況。現在奎皓人不在飯店,他只說要我們待在這裡等候消息。他有說過會透過你們來通知我。
我知道了。
羅伊簡約的回應了秋月。但一旁的梅洛則是收起之前的笑臉,表情有些怪異。該說是有些慍色。
『我說以後我們就是你的隨從了呢~這該怎麼說呢?總之我們得聽秋月的話不是嗎?就像秋月得聽爸爸的話一樣吧?可是講到爸爸秋月就很奇怪。
梅洛說話時嘴角還是保持著上揚的角度,但眼神之中已沒了方才的輕鬆。
『為什麼要問羅伊是不是確定是爸爸所救的?好像自己不是他救的一樣。真令人生氣,明明和羅伊一樣體質不是嗎?那可是爸爸不願意給我的東西!
Merlot!
羅伊一把抓住說話越加衝動的梅洛,對他說了幾句秋月不理解的語言。只見梅洛情緒還是很激動的回著他哥哥。最後他轉頭看向了秋月。
『爸爸說過要變成吸血鬼是有條件的那個條件羅伊下不了手或許你應該可以吧?
請不要聽他亂說。關於這件事奎皓已經拒絕過梅洛了。』
『條件?
兩兄弟又繼續兩人的爭吵。秋月想起了昨夜奎皓對自己說過的:成為怪物的條件。那個條件究竟是什麼?為何昨天自己不問?究竟自己是怎麼變成這種體質的?雙胞胎或許知道的還比自己多。
條件是什麼?
梅洛把自己的哥哥推到一旁。繃著一張臉看著秋月。
『瀕死狀態。一定必須是瀕死狀態才行。然後再來是血吸血鬼的血。滴在傷口上或是給他喝下去都行。這個便是條件。
可是不一定會成功。』
羅伊接了梅洛的話,表情十分險惡。光是第一個條件他就不忍心自己兄弟會受到的苦痛。
『血?不是細胞?
秋月突然想起好幾先前被七夜搶走的KRTT1453satyr,不過奎皓說過那是個會令人變成徹頭徹尾怪物的藥品。然而自己的記憶怎樣都斷在大雨中他見到的那個撐傘的男人,之後自己就在上官家的大門口
Vampire細胞
奎皓是這麼稱呼的。但雙胞胎反而露出了很怪異的神情。
『總而言之只要有失敗的風險我就不會讓梅洛做嘗試也請你別被我弟弟給說動要幫他忙。』
羅伊趕緊結束了話題。或許雙胞胎的遭遇和自己並不一樣。
『如果失敗了會怎樣
我看過一次。連人都稱不上的怪物。裸露出紅色真皮層。牙齒和指甲都會異常尖銳方便他們撕開人體食用。』
秋月知道對方說的怪物。自己曾經斬殺過好幾頭


那便是失敗的
回想完兩天前自己與雙胞胎之間的談話,秋月看著玻璃上自己的倒影。乳白色的肌膚,豐厚的紅唇。對於雄性太過精緻的五官,總被調侃像只東洋人偶。自己與食人鬼的差距不過就是如此。
可本質上還是一樣的。當自己需要鮮血時幾近崩潰的瘋狂感,還有對慾望的毫無抵抗。秋月無法理解兩者的差異。
『只是還長的像人
倒影的自己也跟著冷笑了起來。
『就像奎皓說的大家不過就是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事情罷了
究竟自己想要探究什麼?不去思考、不去感覺不就輕鬆了?然而自己到底在尋找什麼?過去不都這麼走過來了。
我變了嗎?
不再滿足只是被奎皓圈養。不再去當那個不去思考、不去感覺的東洋人偶。秋月用指間拂過了無銘正宗。比不上前一把奎皓給的刀也無所謂,秋月必須自己證明這是把能與村雨齊名甚至超越的新夥伴。

正當秋月下定決心的同時似乎聞到了怪異的氣味。血與肉的氣息。外頭只剩下城市所製造出的霓虹繁星。沒有月亮的夜晚。
或許只是自己神經過敏,秋月跟自己這麼說著。但隨著嗅到了那股不祥的腥味,那股味道越加的強烈起來。他曾經聞過那樣的味道,被撕裂開來的人肉,紅色的血液如河流般蔓延。踩在上頭卻是那樣的黏稠。
而在那股腥臭味裡還夾雜的另個味道,像是野獸,嘴裡吐著惡臭,身上的氣味也有如下水溝般難聞。自己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了,秋月隨即奪門而出。

必須先去找到雙胞胎才行。要讓他們聯絡到奎皓。這個飯店有怪物。食人鬼。然後需要疏散這棟飯店的所有人才行。

只是秋月走出房門立刻了解到狀況比他想的還要糟糕。
走廊躺了好幾具屍體。身體被野獸給撕裂,看起來像個破爛的抹布。秋月蹲下觀察了屍體,但其中一個似乎還有一絲氣息。自己應該救他的,只剩一口氣的男人腹部已被撕開,臟器被咬去了大半。張嘴要說些什麼卻連哀號聲也發不出來。
再多幾秒大概就不行了。或許應該如雙胞胎所說將自己的血分給這男人一點就可救到他的性命。但秋月只是伸出他的手輕撫過男人的額頭。
很快就會輕鬆的。』
男人無力的手像是要抓秋月的手腕卻癱軟的滑過他的袖口,留下了紅色的污漬。秋月將男人的雙眼闔上,縱使死的如此痛苦也不需要他再把這煉獄看進眼裡。希望這樣的動作能讓死者得到稍稍安慰。
秋月再次站起了身子,他必須先找到怪物才行。已經沒時間聯絡和疏散人群了。整理自己內心的先後順序,秋月隨即快跑起來。追蹤那個如野獸的惡臭絕對無誤。

隨著自己雙腳踏過的地方,屍體越來越多。但卻連一隻食人鬼也沒瞧見。照目前發現的死屍數量應該數量非常龐大。可卻連一隻也沒碰上。
秋月慢下了步伐。假設如果食人鬼的數量並不多?為何在短時間內製造如此大量的死者?感覺越發越怪異。就像是陷阱。
秋月一回神發現自己正在一個空中溫室花園裡頭。裡頭的植物十分巨大,樹葉剛好遮掩了自己的視線。有如童話故事裡棲息惡狼的森林。
他擦去了臉上的冷汗,默默的將刀身抽出。不到一百公分的距離,自己必須更早一步才行。雙手握緊了刀柄。隨著夜風前來的正是怪物的味道。秋月用力往前一橫劈,一條細肉跟著樹葉被他這麼給截斷,眼前卻是一空。

怎麼會?

不一樣,和工廠那時的完全不同。秋月的四肢被細肉纏住,無銘正宗掉到自己幾呎之外。然而惡臭的氣息已經噴在自己臉頰上了。
全身通紅沒有皮膚的野獸,除了尖牙和利爪外還長出了無數條管狀的細肉。每條細肉上都有一張小口,張著利牙要吃人。
小嘴們扯開了秋月的衣物,緩緩爬行過他白皙的肌膚。有的滑過他的股間,秋月差點險尖叫出聲。這個食人鬼正在試探自己。最好咬緊自己牙關,或許牠會以為自己和其他人類一樣,進食完後就會離開。就算需要一些時間但是還是有逆轉的可能。
只是那會相當漫長。恐怕會想要張口求死般漫長。


梅洛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兄弟。羅伊不發一語的抓著梅洛快步走過走廊。在那之前,羅伊露出像是驚弓之鳥似的神情警戒的拉住梅洛的胳臂。快步的將梅洛帶出房內。
『快走!
羅伊簡短的一句話,沒有任何解釋。梅洛很想掙脫對方的粗暴動作,但隨著被拉出室外就察覺到空氣中的惡兆。
飯店的走廊牆壁是白色的,連地板也是光滑的大理石鋪成。可是現在像是被頑童潑灑了紅色顏料破壞了原本莊嚴的色彩。
而地面上也躺了好幾具破碎的肉塊,梅洛無法去查看對方是否還有呼吸。光看到這樣的景色,腳跟就不自覺的發抖起來。羅伊反像是無視眼前的災難,緊拉著梅洛快步走過紅河。
『羅伊為什麼?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梅洛提心吊膽的細聲問著自己哥哥。羅伊仍是沉默的帶著對方走著。
『告訴我啊…!為什麼啊!
他感覺自己的聲音甚至有些哭腔,只見羅伊緊咬著下唇,連左眼都換化成赤紅色。
『坐電梯不安全,我們走樓梯下去。我們得先逃出這裡才行。』
『那那個秋月呢?該不會就放著不管?
梅洛自己雖然不是很喜歡那位東洋人偶,可怎麼說奎皓也要兩兄弟跟著那人。現在飯店裡出事,羅伊卻只打算帶著自己逃走。內心還是感到有些譴責。
『沒問題的。我想他應該一個人也能面對這場面。如果那把刀不是裝飾的話。』
可是!
『現在有危險的是你!難道你還不了解我要保護的到底是誰嗎?!
就在梅洛想出言的同時羅伊像是失去耐性的大吼著。握著梅洛手腕的手掌越發大力,差點就慘叫出來。可羅伊的臉孔去還是十分陰沉。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用力把自己弟弟推到自己身後,並用雙手摀住梅洛的耳朵。
退下!不准傷害我和他!” “這不是你傷的起的人!滾開去找別的獵物!”
這時梅洛才看清楚原本朝著兩人衝來的細肉像是被羅伊驚嚇到,隨之全部退開。

羅伊的聲音是他最喜歡的嗓音。那是屬於詩人的聲音。但現在

梅洛將羅伊的手掌捧住,對自己的哥哥露出淡淡的微笑。
『走吧。我們還得去通知爸爸這裡的狀況。』
就算自己的哥哥變成怪物又如何?他還是自己的兄弟,自己最重要、唯一的雙胞胎兄弟。
早在誕生前就註定好的,世上唯一的另一半。

兩人快步走下樓梯。好不容易到達大廳只見外頭早已喧囂一片。很多人哭泣或是尖叫。一群穿著防彈夾的警察正在整隊,但梅洛知道普通人根本不會是怪物的對手,終究只是餌食。
趕上前的救護人員將兩人推到門外。並反覆的問著問題。但羅伊沉默的看著四周,梅洛跟著照辦。直到救護員見兩人無明顯外傷,要他們到臨時架好的救護區休息。
『不行手機打不出去
梅洛將身上的手機拿出撥號,但始終因為路線忙碌無法撥出。
去找公共電話吧。
『不用去找了。』
回羅伊話的是一個年輕女性的聲音。兩人朝聲音主人看過去。是個相貌十分平凡的長髮少女。看起來和雙胞胎年紀差不多上下。還牽著一個金髮小女孩,但小女孩表情沒有任何驚嚇只是板著臉看著地面,十分詭異。
『跟我來吧。王先生吩咐要我來接你們。』
兩人沒了法子,只好跟了對方走。少女將兩人帶入一輛黑色箱型車。貌似司機的男性將後車廂打開,讓四人坐進車廂裡。
『這台車看起來和貨車差不多。怎麼說發生這種事王先生不好找太顯眼的車來。』
車廂中剛好兩列面對面的座椅,坐起來不算舒服,也沒有任何車窗。但這個時間點也不好說什麼。更何況後車廂與前座司機席完全隔離兩方的空間,能有私密的談話空間。只能是當下最好的安排。
羅伊的眼神有些戒心,無法說明眼前少女所透露出的異樣氣息。如雌鹿般的棕色大眼,小巧的嘴唇和鼻子。不過是再普通不過的亞洲女孩。但怡然輕鬆的態度,不像是正值芳齡的少女。
『我的名字叫做七海(NANAMI),初次見面。直接這麼叫我就行了。這位小淑女叫做愛麗絲,今年九歲,是王先生的獨生女。愛麗絲,這是你的新哥哥們。紫黑色頭髮的是羅伊,淺藍色頭髮的是梅洛。要好好相處喔。』
自稱是七海的少女帶著淡淡的淺笑和兩人介紹了在她身邊扁著嘴的小女孩愛麗絲。愛麗絲有著一頭金色長直髮和璀璨如寶石的深藍色眼眸,穿著直條的水藍色洋裝。頭髮也被同一色系的緞帶打成個可愛的蝴蝶結,簡直就像個活生生的賽璐璐娃娃。
但是不知為什麼,外貌如此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卻帶著濃厚的血腥味。羅伊看著始終帶著不悅表情的小女孩。應該小心為上才是。她和自己是非常類似的生物。也得要梅洛遠離愛麗絲才行。
『你好啊。愛麗絲。』
梅洛馬上露出親切的笑容像愛麗絲打招呼。那是梅洛最擅長的,無論何時大家都喜歡他那張笑顏。潔淨,沒有絲毫瑕疵。
但是小女孩並不賞臉。可能是在氣頭上,只見愛麗絲誇張的將頭轉到一邊,用小巧的鼻子發出哼聲。
『也是。要是妳太早就喊我和羅伊叫哥哥反而讓人不舒服。』
梅洛收為原本那張親切的笑容。語氣也變的十分冷漠。愛麗絲反而被那句話給激怒,對於九歲小孩而言太過尖銳的雙眼。那是雙野獸的眼眸。羅伊趕緊抓緊梅洛的胳臂。要他別再回話。
『愛麗絲才不需要什麼哥哥!愛麗絲只要奎皓就夠了!你們這兩隻骯髒的鬣犬!
小女孩拉著將近尖叫的高分貝。一旁的七海連忙制止愛麗絲快要跳起來的細小身體。
『愛麗絲小姐。王先生不是說過不能這麼說話嗎?這種詞藻對小淑女而言太過無禮了。乖,和妳兩個哥哥道歉。』
『我不要!七海明明說會帶我去見爸爸的!為什麼把人家帶到這裡來!七海都騙人!
『對不起吶。我的小姐。王先生臨時要我去帶妳兩個哥哥呢。等等就會帶妳去見王先生。』
七海安撫著忿忿不平的愛麗絲。看起來小女孩十分信任這個少女。倆人恐怕年紀相差十歲不到,但七海卻像極了愛麗絲的母親似的。只是愛麗絲還是任性的扭著身軀,不肯罷休的鬧脾氣。
『什麼哥哥嘛愛麗絲才沒有什麼哥哥奎皓的小孩只要愛麗絲就夠了
愛麗絲不放棄的把話語含在嘴裡,凶惡的目光不斷的瞪著梅洛。小巧的嘴唇下是兩排尖銳的牙齒來回的摩擦著。
『老實說上官先生還在飯店的機率非常高。還有為什麼王先生會知道飯店出事了?既然如此不是應該更早把我們三人帶離開這裡嗎?
羅伊趕緊把話題導向正途。打破此時不穩的氣氛。
『王先生也是先前時候才接到通知的。而且這幾天王先生處理的事物太多了。沒法顧及到你們,在這裡我代替王先生跟你們道歉。目前推論出來,跑到飯店的食人鬼恐怕是前陣子從研究所逃脫出來的JJ是牠的代號。是研究所的人員取名的。而前幾天不曉得是何人把牠的牢籠撬開,就這麼給牠逃出來了。造成將近所內二十多人傷亡。王先生沒給你們知道。總之現在我得載你們去你們之前居住的別館才行。』
七海快速的解釋了事情經過。然而車子也在此時搖搖晃晃的行駛了。無法看到外頭的風景,就算這麼給載到異地也無法知曉。
『至於上官先生王先生說他會去解決J的。那是他應該履行的工作。交給他沒有問題的。更何況再也找不到比秋月更適合這個任務的人選。自己養的狗就得自己教育。以上,是來自王先生的吩咐。』



怪物正在自己耳邊咆嘯著,那叫聲聽起來痛苦萬分。但牠每每全身掙扎抽蓄時卻還是沒讓其他小口放開自己的身體。
究竟時間過了多久?聽到水聲滴答聲讓人誤以為是時鐘。但那並不是水的聲音,水的聲響比較快。那是自己的血滴在地面的聲響

牠不會傷害我的臉,但是卻喜歡在我體內鑽營。小嘴啃著我手臂上的肌肉時嘴裡還牽著黏稠的液體。牠好像永遠不滿足一樣,拼命撕開一條條肌理。貪婪的吞食著我的身體。

身體像是廉價布料被撕成一片片,地上滿是自己的肉末。究竟是第幾次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剛開始慘遭撕裂的劇痛讓自己的慘叫聲在這個封閉的花園裡迴盪著,然而已經不會感覺到痛覺了。從某一刻開始觸感便麻痺,只有細肉爬過自己軀殼時會細聲呻吟。只感覺到自己越發疲憊。何時才會結束?好想死,但口中卻總有一口氣殘喘的死不了。暈了好幾回卻又在黑暗中甦醒過來。原來這就是現在自己身體的真相。

到底時間已經過了多久?半小時?一小時?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會不會早過了好幾十年好幾百年?


怪物的吼叫聲還在自己耳邊環繞著。永遠無法結束的Karma…



++++++++++++++++++++++++++++++++++++++++++++++++++++++++++++++++++++++++++++++++
嗨,我是蒼藍!
抱歉結尾在這麼不愉快的地方...如有不快敬請見諒~不過蒼也寫了警告標語那麼就請自身負責吧~
目前手頭二十章完成,所以才能這麼快又更新一回。到了這裡都差不多要進行到後半段的狀態了...雖是這麼說第二部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寫...
比起第一部其實蒼花更多時間在處理第二部。我想有認真看到這裡會知道故事怎麼安排蒼也決定好很久很多事了吧~
也稍微提一下此作品預計是要花四部寫完的。結局已經設想好了,就只等自己慢慢填坑了...。後面出場角色也還會再增加,但第二部目前是不會再增加新角色的!但因為隨著角色又曾越多視點也會增加越來越多。
目前的計畫是第二部結束後第二和第三之間蒼會開始著寫二部角色的外傳。看狀況會與第三部同時進行。

最後,如有任何意見與感想歡迎留言。讓蒼知道蒼不是一個人~~QWQ(尼奏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