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8/22/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十六章/最近為GB畫的彩圖+花絮漫畫



大海上有一座漂流的大陸。那是曾經貴為世界第一大國的其中一塊碎片。身邊有著零星的陸地陪著它載浮載沉在汪洋之中。像是毫無目的行駛的大船般飄移著。

文化與領土崩壞的這個碎片,成為了中高階層眼中各種犯罪與低俗娛樂產業發展的肥羊。而也只有金錢與武力才能在這成為一方強豪。宛如成為了聖經中罪惡與貪婪化生的索多瑪(Salo)城。


索多瑪島嶼,那是它現在的名字。
而這個貪婪與糜爛之島的主人──約頓海姆(Jötunheimr)協和股份企業。由一個殘忍、狡獪的老人約翰一手所創立的公司。然而多數人不敢直呼這個名字,便選擇用公司這個名詞取代。

城市的東部為風化區、西部為賭場佔多數、南部則是洗錢天堂的金融產業,北部則住著多數與上層階級無緣的平民們。正中央俯視著整座島的高塔,有如蜘蛛網分布出去的聳立建築,正是公司的主要總部。


然而在這棟聳立的冰冷現代建築之中,有個穿著全黑西裝,一頭墨黑色長髮束成馬尾,身上僅有襯衫為白色的女性正在氣的跺腳。
『太慢了!總執行官明明說他今晚就會進公司的!你們沒人去確認過他的形蹤嗎?!
站在她身後,服裝也都相同的男性們其實非常慌張,但礙於上司正氣在頭上。只能當自己是銅像。這時候,沉默是金。出頭鳥只會被槍打到。

執行部門是公司裡的特殊作戰部門。同時也是公司之中最大人數最多。他們工作涵蓋範圍十分廣闊。最主要的一條就是排除公司的反動份子。因島上過度的階級分化嚴重,多數無法在大城市中生存的窮人跟少數不滿公司的企業勾結成的反抗組織也在這之中蠢動著,用著各種武裝暴動試圖毀壞公司。

為了穩住各地方的武裝暴動,公司特別設置了直屬社長的執行部門,立定了凡是意圖瓦解或是攻擊之人或組織,必要時無須經過虛設的法庭審判,由稱作中央總執行官此部會最高長官直接進行鎮壓與肅清。

四個區域分為東部總執行官、西部總執行官、南部總執行官、北部總執行官長,而率領著四區域總執行官的中央的總執行官成了只需直接向社長報備便能處刑或是出動軍隊,如同幕府將軍的存在。


突然間,公司大廳的足有兩層樓高的巨大霧面自動門打了開來。女性趕緊轉過頭去,但她立刻就失望了。
進來的人是一個黑髮中分俐落短髮的男子。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年約三十左右。後面跟著比他高出一個頭凌亂的金色長髮看來凶惡的男子。接著是一些長相平凡的男子汲汲營營的跟在黑髮男子後頭。
當然,每個人都是穿著黑色的西裝。
『方梅?怎麼了?還在等臨回來嗎?早上不是才來電話說晚上才會進公司嗎?
黑髮男子一見她就走來搭話。被換作方梅的女子馬上氣沖沖的快步走向前。
『佐野先生!你還說!不是要你把總執行官帶回來嗎?!他肯定現在是在你們東區和不知哪來的妓女快活!身為東區總執行官的你要找個中央總執行官應該不難吧?!
佐野噗嗤笑了出來。優雅的從內側拿出煙盒,才剛銜了根菸在嘴唇上馬上有人幫他點菸。這樣的動作令方梅想起了對方的外號。

──東區最高級男娼。

跟其他執行官不同的,佐野並沒有顯著的戰鬥能力。他厲害的是找資金的方式,除去另一個同樣花錢的科技部門卻能也賺進好幾倍資金。執行部門卻是個只會燒錢沒有利潤的部門。而佐野正是老社長帶進來,為執行部門籌錢的男人。
只不過,流傳著佐野找資金的方式並沒有那麼正當。如同那個私下流竄的外號,佐野找來的金主清一色男性都給他用自己的身體招待過。

『臨今天不在我們那呢。他去墓園了。估計兩邊都去了。』
『掃墓是嗎?那就沒辦法了。』
佐野深深吸了口煙後,軟嫩的薄唇吐出了白煙。
『很傻吧男人
方梅忍不住暗暗想著自己的長官可不想被眼前這個眼神有些狐媚的男人背地嘲笑。也不想想自己那最有名的外號。只要是男人,不要說金錢連對方骨髓都能吸的一乾二淨。
但佐野可是連長官也再三吩咐最好別招惹他。讓他記恨自己絕對會後悔萬分。
『你說誰傻了?
突然兩人的背後傳來了冷漠的男低音。臨兩隻手插著口袋站在兩人身後,嘴上銜著燒到一半的香煙。
『喔~我們偉大的中央總執行官這不是進公司了嗎?
『總執行官!你終於回來了!社長可是說你再不回來他就要去睡覺了!
臨走過兩人身邊,往電梯的方向走去。隨後方梅和佐野也跟了上去。
『我和臨去見社長。你們今天就先下班吧。,你待在這等我回來。』
佐野離開前簡單吩咐後其他人立刻鞠躬敬禮,只有方才一句話也沒出聲被喚作的金髮男子輕點了頭一下。

『你那隻貓還長真大隻了,都要跟我一樣高了。你確定名字沒取錯?
三人進了電梯後,臨把嘴上的煙取下,雙眼直盯樓層表。真不知前社長把這大樓蓋的那麼高大的必要性到底在哪,光坐個電梯到社長室就要快十分鐘。
『沒辦法,我沒有取名字的才華。而且當初他就真的和小貓沒兩樣。誰知道長這麼快。是說這次出差有趣嗎?
臨用手搔了搔自己的後腦杓,是要把自己的頭髮弄得更亂似的。
『有點麻煩。不然我會明天才進公司。』
『是嗎?
就在兩人話題停頓的同時,電梯也停住開了門。迎面是每一段距離便有人站崗的長廊。臨心想如果自己被這麼層層保護大概會抓狂。但誰叫自己家的社長是這島上最重要的人物。
『說到這。方梅。社長他真的還沒睡?要是他跑去睡不在社長室我可要在那冷的要命的大房間裡待上一個晚上了。』
『社長室確實空調太強了一點。明明總執行官室都蠻舒服的呢。』
在方梅還沒開口前,佐藤先回了臨話。臨很快便回了:對吧?
『社長剛還吵著說要吃宵夜,要我找人幫他買了送上來。所以他應該還在。』
『年輕社長還真任性。真苦了我們底下員工。』
臨邊說邊把煙輾熄在牆上。留下了一根短短已燒完的菸頭掉落在地,一旁站崗的員工慌張的聯絡起事情來。
『總執行官!
『你還真沒修養。既然有煙癮隨身帶個菸灰缸應該不難吧。』
臨回過頭露出冷冽的笑容,或許這才是被叫蜥蜴的真正原因。
『我可是有認真工作的好員工喔。看看這個長廊好幾年來都這麼乾淨,不讓清潔人員好好努力工作怎麼行?
『難怪之前董事會上才又上演一次對你的不信任案呢。』
佐野也跟著苦笑了起來。
跟著新上任的社長登台的年輕中央總執行官,算起來是自己後輩的臨。向上爬的速度可比早在公司待了十年以上的佐野還快。就跟他的身高一樣。

剛進公司的臨還只是個臉上總是有傷痕的小鬼,當然那時自己也未成年。然而爬的太快已經不能再高的臨終究是連三十都還未過的年輕人,被董事常務們視為年輕社長一派想要拔除為快也不是不能理解。
佐野是被老社長提拔起來,剛進公司也才十七歲。兩年後,比自己要小上四歲的臨被稱的算自己好友的伊斯比(Easby)”帶了進來。而因為戰鬥和現場能力優秀,就這麼連跳好幾級提拔上來。

尤其是老社長過世,老社長的孫子成了新社長後

伊斯比成了叛員的那天。臨迅速的成為了中央總執行官。身為東區的總執行官理應要協助長官逮捕叛亂份子。但是那一天沒有任何人被逮捕,新上任的中央總執行官把所有叛亂份子都當場處決。包括叛員伊斯比。

沒人知道伊斯比背叛的理由。連佐野自己也不明白。然而這次事件後,除了佐野之外的總執行官全數換人。西區則因為沒有適當人選遲遲為空缺。冷血嗜殺多人甚至連昔日舊長官也毫不寬恕的處決,這為臨帶來了新的外號:科莫多巨蜥。最後成了現在最多人知曉的蜥蜴

『我是讓社長也能好好努力工作。讓我保住飯碗是他的工作。』
臨無禮的話語讓他比年輕社長更像個暴君。佐野只能苦笑嘆氣著。
長廊的盡頭就是社長室的大門了。方梅為兩人開了門。巨大空曠的辦公室裡擺放了接待客人的鬆軟長沙發。透明的書櫃放著無數的書籍。空曠的秘書桌。還有比秘書桌要大上一倍的社長桌,此時只見將一頭金色長髮綁起來,穿著和臨相同顏色西裝的年輕男子正將一名黑色長髮穿著高衩紅色旗袍的女性壓在那張大桌子上。
看到這個畫面方梅立刻皺起眉頭。
『要親熱不能回去再親熱嗎?我可不想看別的男人在我面前甩屌。』
臨馬上冷冷的提醒眼前的金髮男子。對方立刻停下了自己的動作,激烈的抬起頭來。
fuck!
那句話讓方梅的眉頭又再多了一條。
金髮男子抱著懷中的女子趕緊幫她整理儀容,但對方一點也不在意。只是低沉的在對方耳邊說了一句。
『京。不用管我了。』
臨看了女子一眼,這才是年輕社長最讓人不信任的真原因吧。上任的新社長總是讓自己愛人隨身在側。混了一半亞洲人血液的年輕社長特愛亞洲人。不僅用了一堆亞洲人外,連女人也找亞洲女人。還是個穿著紅旗袍,裸露出來的肌膚被白色紗布給包裹著的怪異女子。
當然,臨很清楚這名女子的正身。可沒人有法子讓社長別帶著這個女人跑來跑去。外務都交給他人來做是正確的。
被女子低聲喚作京的金髮男子正是他們的年輕社長。
『你們要上來也先通報一聲吧!尤其是臨你,說過好幾次別直接開我辦公室的門。』
京嘟著嘴發脾氣,臨想要不是對方是自己上司大概已經用槍托打碎對方的牙齒了。
『打擾你的興致真是抱歉。但是這次直接開門的是我的副手方梅。』
『還不是總執行官老是直接開門我才…!社長請原諒我的魯莽!
方梅趕緊鞠躬道歉。
『啊~!梅醬!社長當然沒怪妳的意思~這種事當然是你的長官要負責啦~
京趕緊要方梅別再道歉。但臨和佐野直接走到了社長桌前。京這才好好坐在自己位置上。而方才的女子正站在京的右邊。一如往常,臨心想只差自己公寓裡的那張散發灰塵味的床鋪和外加個阻街女郎還有員工餐廳的七十九盎司的牛排就更有回到這座島的感覺了。
『咳~!先說這次長期出差辛苦了。中央總執行官。有什麼重要的事即使已經快到午夜也要把社長留在公司裡?
『明早我會提更正式的報告書。請恕我先口頭報告。』
臨的語氣把方才鬆散的氣息一掃而空。京的腰桿也挺直的看著臨。
『這次長期對於王先生的觀察。很可惜。我建議我們另覓亞洲區合作人才是上策。』
『理由呢?
臨回想起那個大舕人肉的金髮女孩。
『第一、王先生似乎對和我們談生意興趣不大。其次,我覺得他太危險了他不會讓你共享王位的。亞洲毫無疑問是他的。他不會隨意讓我們跟他分杯羹。我們現況可沒有吞沒掉一條巨鯨的能力。』
這時佐野插話進來。
『最近在東區聽到一些流言呢。據說有個亞洲大商在資助某些異議份子。我們現在只能安內。可沒有資金供我們擴張。加上這陣子確實讓某些董事有話想一吐為快。我覺得先拔除些不安的新芽才是上策。我也贊成別和王先生建立關係。接待他的經驗可不怎麼好,還有他那派來的女孩。』
年輕社長瞄了佐野一眼,眼神充滿責備。
『那在之前怎麼不先提?
『我想臨的判斷比我更加優秀。有他的證實我才好方便講出我的想法,畢竟很多董事相當讚賞王先生。』
想到那群舊臣京也是頭大。他能換的僅是員工。然而真正難以對付的是那些跟隨自己祖父打天下多年的董事們。難憾的資金也是讓他無法快刀斬斷的原因之一。公司需要錢,而且絕不是普通的小數字。整座島全仰賴這個巨人。
這幾年來反公司的份子增加速度比起他祖父時代激增好多倍,一但巨人倒下流出的鮮血是足以淹沒這個島嶼。
所以自己得繼續讓這個巨人繼續站穩他的腳步才行。這是他和那位獨裁的祖父唯一達成的協議。
新納粹主義者,白人至上。沙文主義者。京要多討厭他那個有如老雄獅的祖父,理由數也數不清。尤其連自己也沒權利選擇自己的摯愛這點
看了站在一旁的旗袍女子。那纏繞在繃帶下的肉體是多麼讓他罪惡。碎星,他保證這一生只愛他一人。
『還有請盡快決定新的西區總執行官人選。沒法再空下去了。這陣子很多異議份子都喜歡在這組織。』
佐野的提議也是他大頭痛來源。沒有任何有人能勝任,還得是稱的上他信任的人。佐野證明了自己是能信賴的員工,所以當初改朝時,京把他留了下來。
更別提被董事會討厭的臨完全就是自己一手拉拔起來。見過他現場指揮能力以及剷除動亂份子的模樣,誰也不會懷疑臨坐上這位置的資格。可惜董事會永遠看到的就只有報告和數據。行將就木的他們更拒絕走到貧民窟裡看見他祖父統治下帶來的模樣。
金錢與權利。坐穩這兩個字所帶來的犧牲。京從上任就想改變這個島嶼,被巨人統治的島嶼不該被稱作罪惡之都索多瑪。
只可惜能改革的時刻到現在還沒出現,京總覺得自己會先被上一輩灌輸的觀念給扳倒。
『關於新任西區總執行官我有個新提議
在這長久的沉默之中,臨出聲中止了膠著的氣氛。
腦海裡浮出的那個影子。黑髮赤眼,手拿長刀的東洋人偶。他可適合,全黑的西裝。




++++++++++++++++++++++++++++++++++++++++++++++++++++++++++++++++++++

好久不見了,我是蒼藍。很久沒有更新了我知道...O<<
本篇是讓臨和公司登場的回合,蒼很喜歡臨呢~看起來無口其實意外的多話~雖然才快三十大事卻已經開始散發大叔味了WWWW
很期待可以寫更多臨的事~~~~~>W<可惜蒼實在是太愛拖坑了....真的很抱歉....OTZ
目前手頭篇幅是第19章結束,第二部不曉得何時才會填完...比第一部真的多出很多篇幅的第二部...。沒辦法...第一部只是熱身阿~~~

有甚麼心得和建議可以留言唷~!希望可以趕快寫完第二十章,這樣就能貼第十七章了~~~(滾

以下是圖:
耀&又癸









秋月
其實是很想畫狼~~~(喂)試著讓秋月穿上像是宣傳照一般的衣服,並不是他在故事裡的服裝~


後臺漫畫(笑)
又癸是男生嘛~~~會好奇是沒辦法的WWW(喂


以上。期待下次~~

To be continue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