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3/06/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十四章

※微量暴力血腥描寫有,請慎入 






耶和華對該隱說、你兄弟亞伯在哪裡?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耶和華說、你作了甚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蕩在地上。
                                            
──節錄‧舊約全書‧創世紀



那張臉孔和自己一模一樣。不同的是男孩有著一頭閃閃發光的金髮。
那年他七歲。父親帶進家中來的說是他弟弟的男孩也是七歲。自己怎麼也開心不起來,曾經好幾次和母親吵著自己想要個弟弟或是妹妹。現在真的成真了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或許是因為母親一直哭哭啼啼的關係。或許是因為他當了七年獨生子不習慣有人開始跟他分享東西的緣故。或許是因為男孩跟他的生日一模一樣而自己只早了他三十分鐘。


『然後呢?你不會說把我找來只是要跟我說奎皓有一個跟他長的很像的親弟弟這種事吧?
這中間時間的空白讓秋月感覺到很焦急。紅颯跟他說的事情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可不知為何他有點在意起來那個同父異母的兄弟起來。
那場在黑夜中的傾盆大雨至今仍然會在腦海中出現,自己滿身鮮血倒在地面上勉強只剩下一口氣支撐著,四周除了雨聲沒有其他聲響,只有一雙逼自己靠近的腳步聲。一直以為是追兵,想著自己終究是逃不出叛將的追殺。龍只剩下一顆頭驢半開的雙眼。早逝的父親、未見過一面的母親。
然而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追兵而是
穿著白色大衣的外國人。
回憶就在此刻斷裂,好像跟什麼呼應到了般他猛然抬起頭來看著眼前這個瘦弱,似男又似女的紅颯。
『你是我的替代品。現在的你就是過去的我。你知道這表示什麼嗎?
香氣搞的秋月差點嘔吐出來,視線變的糢糊了起來。所有物品都在他眼中融化。
對奎皓來說你只不過是可有可無的物品罷了。隨時都有人可以替換掉你,就像我被他替換掉了。』
這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我是他的棋子。不需要的棋子就該捨棄掉。總有一天會被他隨手一拋,死掉的將士沒有可利用價值。
AKITSUKI!
秋月突然傾倒下來摔落在地面。七夜只好一把抓住對方。原本白皙的膚色變的更加蒼白無血色。臉上分泌出的汗水十分冰冷。肌膚也毫無溫度。
一旁的紅颯只是抽起了放在手邊的煙管。
『大概是因為鴉片的關係吧,好像聞不慣呢。』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我送他回去。』
順手把對方的手臂擱在自己肩上,一把挽著秋月比起一般男性要纖細許多的腰身抱起。
『我話還沒說完呢~
紅颯嘴中這麼說但臉上似乎一點也不介意。七夜看著勉強能稱的上自己主人的傢伙,第一次感到強烈不滿。
『沒差吧。人都昏過去你是還想講什麼。』
『真詭異我還以為只有耀會讓你如此激動呢。』
聽到對方刻意的嘲諷,七夜只是回頭冷冷的看了紅颯一眼。一句話也不回的扶著秋月離開包廂。只留下紅颯一人獨自抽著長煙管。
『我也不喜歡啊但是不抽反而會痛的連路都走不了
那將近是拉扯著整條脊椎的惡寒,到現在仍緊抓著他不放。就算傷口癒合了但大腦永遠記得當時被斷裂的痛意。
只能倚靠鴉片麻醉自己忘記那個疼痛。
…Eric。我一定會的等到東洋人偶搶過來後那個男人我會帶著他的腦袋來你目前焚香的。』
你也很憎恨該隱吧?亞伯。所以才想使自己的兄弟忌妒自己,被殺害就是你最大的復仇。就算代價是自己的性命



感覺自己正在深不見底的海洋之中。雙眼緊閉著沒有力氣可以睜開。大量的海水灌入口鼻之中自己卻還仍然能呼吸。身體就這麼一直墜落、一直墜落。到達一個永遠無法停止的深淵。孤單一人。只有自己一人,卻連捲曲身子的力氣也沒有。這時眼球似乎感覺到一絲光線的刺激,雙眼緩緩的張開來。
看著吐出的氣泡一擁往光芒的地方飛去,伸長了自己的手臂,努力在努力的伸去,卻掩蓋住了光芒。
怎麼掙扎身體還是向下墜,冰冷的海水持續拉著自己的身子,漸漸吞沒。

秋月緩緩把雙眼張開。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古老的木製天花板,透著木質和灰塵的香氣,他懷念和最安心的場所。
『醒了嗎…?
是七夜的聲音。秋月才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而地點是上官家。主屋的自己房間。他一轉頭就發現七夜坐在門邊。房間的拉門被敞開,見到緣廊和中庭。夜晚的空氣沁涼到有些寒冷。似乎沒有任何烏雲遮掩了月娘,月光幽幽照射進來。
見秋月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直直盯著自己的七夜站起身子,走靠近了秋月。
『怎麼?你好像不怎麼意外?
話剛落下,七夜就壓了上來。隨即感覺對方的氣息撲在自己臉頰上。和奎皓不同的氣味。沒有男性古龍水,濃郁的雄性體味和血腥味。
『你也說句話啊。』
見秋月紅色的瞳孔有些渙散,七夜不耐煩的說著。
為什麼。』
等了許久秋月才冷冷的吐出一句問話。
『什麼為什麼?把昏倒的人送回來只是舉手之勞吧?
『不我只是奇怪我竟然會昏倒。』
秋月露出像是自嘲般的笑容。難不成那樣程度的語言就能打擊到自己。七夜正打算開口說應該是因為鴉片煙的關係秋月又開口繼續說下去。
『我明明早就知道了啊對奎皓而言我隨時都能被取代掉。也許正是聽到別人這麼說更加印證了我的想法吧。』
七夜沒有回應,吞嚥了一下秋月接著自顧自說下去。
『龍死了之後我真的很孤單感覺自己孓然一身。我自己一個人被剩在這個世界裡。不管是媽媽還是爸爸還有爺爺最後連龍
秋月緩緩又緊閉起自己的雙眼,想起兩年前那個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相貌像及自己的父親,臉上總是帶著不可一世的笑容。和能看穿一切的深藍色雙眼。
感覺下一秒自己就會掉下眼淚般,秋月說不出自己初次正式見到奎皓時心理莫名的激動情緒。所以他才把自己完全交了出去。
『我不可能背叛奎皓的因為我只剩下他了…!
突然間秋月張開了雙眼,赤紅色的瞳孔激動的看著七夜。那是第一次,瞳孔裡的紅色像是滾滾血液般翻滾著。接著秋月的雙手緊抓著七夜的衣領,發出了哀求的哭腔。
『我只剩奎皓了是他給予我原本什麼都不剩的人生如果在那場大雨不是他發現了我,我早就真的死去了!是他救了我,讓我奪回原本屬於我的
『如果說一切只是騙局呢?
七夜抓起了緊抓自己衣領的冰冷雙手。硬是把秋月的手拉開。
『你也聽到了吧?那傢伙有個跟他長的一樣的兄弟,如果說如果說其實你是那個跟他長的一樣的兄弟救的呢?
秋月不敢反駁七夜。現在的七夜表情十分嚇人。抓著他手腕的手相是要掐斷秋月般用力。
『他不會是你的救世主!也不會是任何人的!他是小偷是強盜!
奎皓不是
秋月想把自己發疼的手腕從對方手掌裡抽開,但七夜越發越用力。
『他是!他搶走了耀!搶走了我最寶貴、最重要的人!耀他是我的光!既然如此
七夜突然放開了秋月的手腕,正當秋月鬆了口氣的瞬間,改成自己的肩膀被狠狠的壓制在床上。
那麼我就要來搶走你。AKITSUKI你不是說你只剩下他了嗎?那麼就替換成我如何?
秋月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七夜,對方只剩下的一隻眼,那裡沒有謊言沒有欺騙和玩弄。
『我會站在你這,永遠不會丟棄你。沒人能當你的替換品。我七夜又癸(NANAYA YUUKI)永遠是你上官秋月的朋友、你的夥伴。絕對不會再發生之前拿刀對著你的事情
七夜從口袋內側拿出自己的短刀,銀白色的刀身上佈滿了痕跡。秋月立刻想找出自己的武器,卻摸不著它。
『放心吧
七夜邊說邊用嘴拉開戴在手上的黑色手套,冷不防的割開自己左手背的肌膚,流下涓涓紅水。滴下的血液剛好碰上了秋月的唇瓣。
『他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
血液的味道緩緩在舌尖上擴散開來,眼前的一切模糊了起來。


相信Earl
不是要你相信他的所有言論。我承認那傢伙說話的時候常常會讓人誤解他。而是相信他的人,相信奎皓這個存在。
相信奎皓這個存在。
別被他的言論給迷惑了。好好看著他。注視他。並且相信他。

『相信
秋月想起了醫生對他說的話。
『你不會想說要相信那個傢伙吧?
『不對紅颯根本不相信奎皓吧從一開始他就不相信奎皓了。』
秋月推開了又癸,坐起了身子。這次對方沒說什麼便退開一邊。秋月從床旁櫃子中的抽屜裡拿出了一條乾淨的手帕放在七夜面前。
『我可以跟你當朋友。我相信你,所以我也願意站在你這方。我會替你向奎皓詢問耀的事情。但是我不相信紅颯。』
七夜原本要接過手帕的手停了下來,似乎正在考慮秋月所說的話語。秋月便拉起了他的手,主動把七夜方才割傷的手背用純白的手帕包紮好。
『所以請你回去和他說,我沒有跟他合作的打算。請他放棄。』
七夜低頭看著秋月幫自己包紮的左手。許久沒有回話。秋月心想大概七夜要重新考慮他方才自己所說過的話語。一想到這秋月不禁有些寂寞。
只見七夜將頭抬起,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我知道了。我會去跟那傢伙說。只是他可能還是會囉嗦的要我來繼續煩你,AKITSUKI可要有心理準備~
七夜站起了身子,走到牆邊把倚靠在牆邊的無銘正宗拋給秋月。
『下次再見啦。』
接過無銘正宗的秋月看著這把從七夜那得來的新武器。忍不住再次把對方叫住。
『等等!刀你拿回去…!
七夜聽到了秋月的回應回過頭來。
『是朋友就收下吧。那已經是你的了。』
說完,七夜裂嘴一笑。秋月這才跟著嘴角輕輕牽起。

我會站在你這,永遠不會丟棄你。沒人能當你的替換品。永遠是你的朋友、你的夥伴。



『咳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莉亞蹲坐在某間房間的牆角邊。因為濃煙的關係讓她停不下咳嗽。結果發現自己滿手都是自己的鮮血。腹部正流著鮮血。

被襲擊了。研究所應該說,怪物逃出來了。她回想著剛才發生在研究所的事情。原本一切都還正常,自己今天負責夜間的觀測。實驗體是三個月前左右來到的雄性人類。和過去一樣的實驗內容。餵食基因體V。很快的這個雄性人類和所有吞下相同基因體的人類變成了以人類為狩獵對象的生物。

所裡的同事們都戲稱那是僵屍。除了身體會慢慢腐爛,露出真皮層或是骨骼。行動卻和電影裡的殭屍不同,他們相當迅速並且凶暴。
特別是這次的實驗體,J,他的代號。有塊十層以上的強化玻璃還是被撞出裂痕。皮膚腐爛後露出真皮層,指甲全都進化成猛獸類的爪子。舌頭也變得能隨意伸縮進行捕食。攀爬的動作有如爬蟲類。
老實說自己相當的害怕,這次的實驗不對!絕對會失控!然而一切真的成真了。

莉亞回想起今晚突然發生的火災。是第三實驗室的器材突然走火引起的,正要展開是否人為還是器材老舊所引起的,就聽到所內電話傳來的緊急消息。
原本應該用奈米合金而定製的關著J的牢籠門竟然被打開,而裡頭的J也跑了出來。

趕回第一實驗室時,就從各方傳來爆炸的聲響,警鈴隨之大響。她身邊的人陷入激烈的恐慌之中,身為副所長的自己必須負責和指揮現況。心理咒罵偏偏是發生在所長不在的時候。
她正要下達先前去了解二和三實驗室的現況和撲滅火勢的瞬間,所有人都被那道細長的紅色舌頭掃開,沒閃開的歐洛整個身體被支解成兩半。回想到這,莉亞感覺自己的胃翻攪了起來。怪罪今晚不該吃兩份燻鮭魚三明治。

一切發生的很快,J從天花板躍下,他尖銳的牙齒和利爪將所中的同事們撕碎。最恐怖的是那條細長的舌頭,除了擄獲獵物扭斷他們的身軀以外還能刺穿人體。明明實驗了非常多次,也親眼見過他是怎麼獵食人類的但是當自己變成獵物後,全身都停止不住恐懼的顫抖。
『好想逃走爸爸

莉亞好不容易找到這個小房間,應該是男性工作人員的更衣室,但除了煙硝以外她聞不到別的味道。連自己的襯衫都被嘔吐物給污染了也聞不到。
『對對了我身上有手機
想起了自己工作時行動電話不離身的習慣,雖然被念過好幾次。但她突然感覺自己看到一絲救命的曙光。發抖的指間總算把手機從白衣袍的內側拿了出來,成功了按了熟悉的號碼。
第一次覺得電話裡的嘟嘟聲是那麼冗長,感覺好焦躁,心裡默唸了好幾次快點、快點接通。
『救救命所長…“醫生”…怪、怪物跑出來了!到處都…!
但她沒講完手機就發出了啪喞的聲響,流出的細小電流讓她感覺疼痛。紅色的舌頭把她的手機給毀了。J正匍匐在她的頭頂上,直視著J的雙眼。
紅瞳的怪物
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喉管就被刺穿了,怪物吃著莉亞半斷的頸子時瞪大的雙眼還看著牠。


醫生氣急敗壞的從從電梯走了出來,這時她正位在所居住的大廈地下室。氣沖沖的打電話給某個合作夥伴。
Earl!研究所發生事情了!我現在要趕過去!
一等對方接通電話,醫生很快的用著喊叫般的語調說著。
我派人去了解狀況妳還是先按兵不動,乖乖待在家裡。
電話傳來奎皓的聲音,倒是用著瞞不在乎的口吻回應,醫生差點把手機就這麼摔在地上。
『不行!莉亞她…!我的副所長在剛才打電話給我,話沒說完就掛斷了。我得去一趟。』
“…妳到是說說妳到現場能有什麼作用?只是做研究的研究人員的妳現在能起什麼作用?”
奎皓的話語冷靜且正確。醫生往自己座車走去的步伐立刻停了下來。
『我我知道了
那個現場不是她能控制的。需要能壓制已成為怪物的喬的人。醫生腦海浮現了秋月的臉孔。
Earl…你是打算派秋月去嗎?雖然現在認不出是他,但好歹喬曾跟在那孩子底下快兩年的時間
電話那頭大約靜默了兩至三秒的時間。
不。秋月的武器還沒修好。我會讓別人去處理這件事。
『耀嗎?
那個跟在奎皓身邊,從日本帶回來有點精神不穩的貼身殺手。醫生見過幾次。
妳就別擔心了。我身邊還不愁沒人呢。妳就安心度妳的假吧,醫生。
最後話筒只傳來了Auf Wiedersehen。電話便掛斷了。
『至今我還是成不了你信任的人嗎…?
像那孩子說要信任Earl,然而連自己也做不到吧。苦笑著把手機收進口袋。
『那是當然的不是嗎?
屬於孩童般戲謔的笑聲,醫生一轉身就瞧見奎皓的女兒愛麗絲正站在她的身後。可愛的淺藍色直條洋裝、邊緣滾上白色蕾絲,美麗的金色長髮綁著同色系的緞帶。和自己的妹妹童年時簡直一模一樣。
『怎、怎麼了嗎?這個時間愛麗絲怎麼會在這呢?
小女孩發出了不祥的嬉笑聲。她的瞳孔從美麗的天藍色緩緩轉化成深紅色。醫生噤聲的看著愛麗絲朝自己一步一步的靠近。
…Earl…為什麼

『奎皓最愛愛麗絲了~愛麗絲是他最愛的小淑女~
那張有著粉色的小嘴重複著這句話,醫生發現自己很想轉身就逃走,可雙腳就像是被釘在地上動彈不得。

她憤怒,連自己老婆都可以犧牲的男人。溫蒂,自己最愛的妹妹。美麗清純。說話有如知根鳥般清脆的嗓音。
十八歲的妹妹她戀愛了,愛上的是大她四歲的男人。Earl Wang。把她介紹給惡魔的正是自己。美麗的妹妹最後變成了吃人的怪物,全身皮膚腐爛只剩赤色的真皮層。連行走都有困難。最後只好用處決巫女的方式將她給燒死。

因為自己被迷惑了,被那個妹妹深愛並嫁給他的男人。想要知道Vampire真面目的自己和惡魔定結了契約。
所以才決定丟棄自己的名字,因為她不配擁有那個名字、不配成為溫蒂的姐姐。
『愛麗絲討厭接近奎皓的女人,尤其是美麗的女人。因為奎皓是愛麗絲一個人的
美麗的小嘴越裂越大,連嘴附近的肌膚都變形,細長的尖牙從裡頭露了出來。
『吃掉。』
小女孩的喉嚨發出了有如木偶般咯咯笑聲。
『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

她的大腦沒了憤怒只剩下恐懼支配著她。不想死、不想被吃掉。死之前的光景究竟是什麼?她曾想過會見自己妹妹,無論是咒罵她也好或是原諒她。但現在的自己只想乞求神不是現在,她還想活。她才不想贖罪。
自己只是跟著想了解真相這個慾望而活著罷了。

『吃掉美麗的女人把她們撕碎不要靠近我的爸爸爸爸是我一個人的美麗的女人都該死所以我要吃掉她們成為美麗的女人爸爸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看我啊』


水藍色直條紋的洋裝被血液給浸濕了一大半,大口的嚼著赤紅色的心臟。
前一分鐘還正跳動。現在已經是個單純的肉塊了。愛麗絲喜歡內臟。因為更加腥臭腐爛。臉上的淚水停不下來。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但愛麗絲卻連擦掉眼淚都嫌麻煩。
自己被關起來好幾天了。沒有進食,飢餓的快扯自己的肉來吃。
好不容易從陰濕又黑暗的地牢裡逃了出來,一眼見到了紅色車子,門也沒有上鎖。於是愛麗絲便躲了進去。
紅色車子的主人正是那個在自己爸爸身邊,討厭的漂亮女人。
『好鹹,好苦,好噁心。』
愛麗絲覺得好奇怪,以前她吃過的漂亮女人都很好吃啊。雖然都是討厭的傢伙,但卻很美味。只有這個金色短捲髮的漂亮女人吃起來是又鹹又苦又噁心。

最後愛麗絲把吃進去的肉都給嘔了出來。她還是很餓。瘦小的身軀蹣跚的前進。
『對了還有那個漂亮的娃娃漂亮的日本娃娃
想起了那潑墨般的黑髮,比她見過的漂亮女人還要白皙的肌膚,還要透紅的唇瓣。雖然是個男人,卻比她見過的漂亮女人都還要美麗。
『只要吃掉他爸爸就會只愛愛麗絲一個了。所有的愛都只給愛麗絲一個人。看我啊爸爸不要再把我關在那個房間了好冷為什麼不是說過只愛愛麗絲一個人,是爸爸最親愛的小淑女嗎?



奎皓將醫生的電話掛斷後很快的又撥了一組新號碼出去。電話沒響到第三響就被接起來了。
『已經到現場了嗎?
是的開始做清理的動作了…”
看著只能說是廢墟到處都有焦痕的白色建築,黑髮的少年站在大廳中,邊踩過滿地的玻璃碎片邊拿著手機與奎皓對話著。
是嗎?動作挺快的呢,真央。
被稱為真央的黑髮少年冷漠的看著在自己眼前出現的屍體,支離破碎,連長相都模糊的無法分辨。
…J逃走了。建築物裡沒有任何生還者。』
連地下的暗房也都沒有生還者嗎?”
『那裡沒有破壞和入侵的痕跡,畢竟是地圖上沒有的場所。』
奎皓聽了真央的回答,露出了淺淺的笑容。伸手輕撫著耀的臉頰,有如對帶寵物似的搔弄。
『逃出去了是嗎
?是的,J應該已經不在館內了。需要去追補嗎?”
耀沒有出任何聲響,只是隨著奎皓的指間繞過自己的細頸,順從的依偎在奎皓的腳邊。奎皓也慈愛的看著耀。
『不了。我會另外讓人去追捕的。你讓其他人來收拾現場就好。對了,只有你先回來了嗎?橘和紗織還有惠呢?
真央突然蹲了下來,撿起了某片碎片。切面十分工整,像是被某個銳利的物體給割斷的。他看了許久才緩緩回話。
『只有橘陪我回來而已。惠和紗織都還在中國。需要再多花點時間才行。紅鳳很快就會崩解的。』
這時,真央發現有人往自己背後走來。他很快的轉過身來。
『老師來電話了嗎?
走進他的是個頭髮有些凌亂的橙髮少年,外表有些輕浮,他露出隨性的笑容問著真央。只見真央點了點頭,把自己發現的東西丟給了少年。對方很快的就接住。
還真是沒變呢。橘就喜歡跟著真央。
『只是煩人罷了
少年看了手中的物體,認出應該是被破壞的電子鎖。很開心的吹了下口哨。沒等真央說完電話就把手機搶了過來。
『橘!
『喂喂?是老師嗎?我是橘 一。我跟你說啊~紅鳳的那個老會長根本就是老豬哥啊~不但喜歡美女還特別喜歡美少年,小真超可憐的,那老頭特別喜歡小真呢!
被稱為橘的少年沒讓真央搶回手機,反而一把反扣住真央的細頸,瞬勢親了真央的臉頰把他塞在自己懷裡。
別太過分了。』
橘笑嘻嘻的看著表情有些險惡的真央,無視對方的警告繼續說起話來。
『所以啊~我就對那老頭說小真是我未來的老婆啊~他就把我趕出去了,哈哈哈哈哈。』
真央硬是推開了橘,從高自己一個頭半的橘那搶回手機,並且用力的踩住對方的腳。
『嗚啊!小真好暴力啊!
『抱歉,那個笨蛋竟然把手機搶走。』
真央隨即向電話那頭的奎皓道歉,但電話那頭也傳來了連笑聲。
!抱歉~抱歉~每次看著你們都覺得好像在看青春高中生戀愛喜劇啊~嘛,大叔我不討厭就是了。
被嘲笑的真央瞪了橘一眼,但對方一點悔意也沒有的朝這裡比出V的手勢。
說正經事吧。總之有個走失的小孩先請你和橘去找了。照片我待會再傳給你。找到後請安安全全的送她回家。知道了嗎?”
『是。』
等奎皓主動掛斷電話後。真央才冷眼瞧向橘。只見橘把玩著那片碎片。
『這東西你知道放野獸出來的是誰了吧?
橘將碎片舉起在真央面前,讓他看個仔細。
『除了我那哥哥以外,我想再也沒有第二個能這樣破壞東西的人了
拿回橘手中的碎片,真央低頭的看著那金屬表片反射著自己的瞳孔。正散發著詭異藍紫色光輝。



*********************************************************
後記:
本回丟出了第二部第一個重要便當,雖然捨不得醫生這個角色。但是為了劇情所需以及早已決定好是非寫不可。(點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