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本文

※注意※

進入本blog前請先閱讀關於我

之後再盡情瀏覽本blog,謝謝^_^

↓鑒於本BLOG小說分類太過凌亂,不好觀看特別整理↓

文章分類:小說


阻接殺人魔逃逸中© aoi All rights reserved.


2/12/2014

【GOTH BLOOD】第二部~染血的聖者~ 第十二章(H有,慎入)



還記得第一次看見那個人的時候,自己差點忘記了呼吸。

墨黑色的短髮覆蓋著潔白的細頸。長而翹的睫毛下是赭紅色的瞳孔,如紅寶石般燦爛奪目。細緻立體的五官和朱紅色的唇瓣。卻帶著濃厚的東方色彩。全身散發著少年不該擁有的治艷感。
難以想像眼前這個瞬間奪走自己心思的只是個十七歲的少年。

而自己的職責便是這位少年的隨扈。除了跟進眾大場合,打理生活起居外(雖然絕不允許進入少年的寢居),還有項最重要的

那便是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無論是和誰會面,會面內容。決定事項。所有雙眼看到與少年有關的都必須定期報告給自己真正的上司。
而這個工作至今也經過了兩年的時間了



”…醒來了嗎?
那是個女人的聲音。聲音的主人他知道是誰,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是的。不過似乎記憶有些混亂的樣子如果你要稱那還是人類的話。』
回答那個女人的聲音是個陌生男子。聽起來十分平凡。必恭必敬的聲響,推論是那個女人的手下。
『哼。身體另一邊都腐爛了看起來還真嚇人。但是還勉強活著的樣子。明天開始測試是否有捕食能力。』
『是。捕食的材料是
『就先試試活人吧如果照那位先生的意見,這位Mr. Beast已經變成徹頭徹尾的怪物了
Beast…那是我的名字嗎?我的名字
『不曉得公主看到現在的你會不會很驚訝,吃了他的基因體變成這副模樣喬,這大概不是你所期望的吧?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

啊阿。第一次見到他並不是只有沉醉在那份美貌之中。而是想要撕裂那張美麗的臉孔。想聽他慘叫、痛哭的模樣。扯斷修長的四肢、強行進入那個白皙柔軟的身體,將他所有全部蠶食而盡。


那才是我真正的期望。




“Eric…你在做什麼?”
男人露出了在他記憶中常出現的笑容。那個笑容總是讓他怦然心跳。
研究有新的發現。“V”能對瀕死狀態的人體進行修補功能。並還有強化肉體與快速新陳代謝。但似乎限定於瀕死狀態。如果能突破這點或許所有人類都能踏向新的未來。除此之外…”
他總是說著自己不了解的話語。不過無所謂,自己最愛聽他說著自己研究時露出有如孩童般雀躍的笑容。
抱歉,又再說這些有的沒的颯覺得很無聊吧…”
看到對方突然露出落寞的表情,有如大狗般。自己趕緊走向前挽著對方的手臂。
不會喔。我最喜歡Eric說這些事的樣子了。一點也不無聊呢。
男人聽到自己這麼回答他後緩緩的露出了笑容。但畫面卻在此時慢慢崩解。男人的臉消失在無盡的黑夜之中。
『是夢嗎
『紅颯大人。自稱遠野敬司的男子從外線打電話進來說要找您,請問要轉接給您嗎?
隨手抓起身邊的絲綢浴袍披在自己赤裸的身體上,紅颯露出一貫的冷笑。
『轉過來吧。我來看看這小子一早就擾人清夢的理由是什麼。最好是好消息。』
穿著西裝,相貌十分普通的男子帶著手機快速走上前給側躺在床上的紅颯。對方一走進見到他未遮蓋住的肌膚馬上顯露了驚訝的神情。
紅颯立刻推斷對方是個新來的人員。他對男子焉然一笑。
『沒什麼好驚訝的赤鳳的大家沒告訴過你嗎?
『不…!大人這…!
被這麼挑撥男子慌亂的將視線移開。趕緊把手機奉上前。紅颯很快便將手機拿起,一靠近話筒就聽見某個沒禮貌的男音響起。
說一早也太晚了吧?現在都下午兩點了。老闆。
『先下去吧。等等需要會再叫你過來。』
紅颯不悅的用手蓋住話筒。冷淡的把隨從打發。
『啊!小的先告退了!
男子很快的退出房間後,紅颯才嘆了口氣舉起手機。
『說過好幾次了,說話別那麼粗魯。更何況我可不像你,晚上反而有很多工作要做。』
是、是。那麼小的有事要報告大人~大人可準備好聽小的的報告了?”
『也別用這種說話方式,怪噁心的。』
無論自己囑咐叮嚀不曉得上百回,這隻狂犬仍然我行我素。雖然紅颯並不討厭七夜桀驁不馴的模樣,偶爾還是會因此感到煩燥。尤其是在自己夢到以前事情的時候更加惡劣。
你身邊的人不都這麼和老闆你說話嗎?我還以為你喜歡這種說話方式咧。不說別的,說正經事吧。
三天後我會帶上官秋月到春滿樓準時赴約。請紅颯大人務必要記住自己送出的邀請。
看來上官的小傢伙還挺喜歡自己那份見面禮。原本抱著會被回絕的風險,讓七夜去當信差的工作。至少有突發狀況憑七夜的身手都能順利逃脫出來。而紅颯不覺得上官的小傢伙會是那種被砍了一刀(多深他不清楚)就隨意趕客的心胸狹窄小子。
他露出一抹稱上愉快的笑容。
『我知道了。那就務必讓上官秋月出席這個由赤鳳的紅颯所舉辦的茶會。時間下午六點,你沒忘吧?
不就是瘋狂茶會的時間嗎?我當然記得。就請大人好好款待我的友人,請不要隨便驚嚇了愛麗絲。
紅颯差點笑出聲。怎麼竟然稱上官的小傢伙叫我的友人。他當然聽出七夜帶點警告意味給自己。只不過現在他沒心情管這種滑稽的告誡。
『就這樣吧。你應該沒其他要報告的了吧。不要忘了自己的工作。』
“…我記得。已經到研究中心附近了。只要做潛入的工作就行了對吧?”
『你可別被發現。我不會去把你認領出來的。』
七夜突然沉默了下來。沒聽到對方抱怨,紅颯不禁有些怪異。
“…看來我有訪客,先不談了。
通話到這便斷了。難道已經被對方識破了。紅颯忍不住咋舌。而這個舉止似乎讓躺在他身邊的老人打趣的看向自己。
『啊,您醒了嗎?真是抱歉把您吵醒。』
老人伸出他滿是皺紋的手掌滑過紅颯裸露出的肌膚,這個舉止讓他起了些雞皮疙瘩。但他在赤鳳長久以來的地位是靠眼前這個老人來的。要拒絕,早在五年前就該拒絕了。
『你這小淘氣,又在計畫什麼小秘密了?
像看準時機似,老人探入他胸口的手狠狠跩住他一邊乳首。令他小小吃痛。
『才沒有什麼秘密乾爹不是不是說很喜歡上官家的小少爺嗎?就是那個
『美麗的東洋人偶。』
那張艷麗卻又屬於男性的臉孔立刻浮出,那可是他所憎恨之人手心上最受疼愛的玩物。一想到把他搶奪過來,那張俊秀的臉孔會露出何種表情?隨著老人指尖捏著乳首的動作,黏膩的聲響從喉管吐露出來。
想把那個送給乾爹您啊當然是為了想討您老人家歡心。』
快要哭出來的嗓音讓老人露出嗜虐的笑容。不曉得那張有如清澈湖水,沒有絲毫污染的人偶是否會像此時眼前的紅颯,發出讓人下腹一熱的淫亂叫聲。還有陷入快樂與痛苦間的狂亂表情。想到這老人便覺自己似乎回到自己意氣風發的時代。
『你不怕那個姓王的男人嗎?
紅颯聽到老人的問題,隨後牽起魅然的笑容。
『我這次會讓他一無所有,然後舔我的腳要我求饒讓他死的痛快!
那是他的復仇,早在五年前他就立下的誓言,要將對方拉到Eric的墳前下跪道歉。

老人的陰莖滑進了他身體深處,不知幾次的性交後穴早已濕潤的容易進出。狂亂的叫喊聲讓老人掐緊了他的細頸。感覺快要窒息的瞬間,那個溫柔的笑容又出現在腦海之中。

Eric…
大大的鳳眼分泌出來的並不是歡愉的眼淚。



七夜切斷了通話。把樣式簡單的機子收進了衣服內側。早在離開上官家後便換回了黑色長擺風衣方便他於夜晚間行動。縱使現在離夜晚還有段時間。他大可拿這段時間來研究從內部人員那偷來的研究所設施地圖。
可惜現在他眼前出現的訪客讓他根本沒有那段時間。如果可以,他真想抓住對方的手就這麼逃奔離開一切。
よう。』
耀穿著和在輪船上相同的白色短掛和服。沒有面具的遮蓋,雙眼無神的望著七夜。像是沒察覺對方存在的模樣。
那個模樣簡直和最後的那段歲月,被他傷透心的耀一模一樣。七夜悔恨的咬緊牙關。
你是誰?為什麼叫我那個名字?
擺出困惑的表情的耀一張口正是中文,讓七夜想說的話語又給吞回去了。眼前的真的是耀嗎?還是另外一人?
是耀。他沒有認錯的道理。那個乾淨的氣息,只有耀身邊才會流動著如此令他心動的空氣。就算耀變了張臉,他還是認得出那氣味的主人。
抱歉。我好像迷路了。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只可惜,耀似乎認不出他來了。苦笑後,七夜裝出迷路的樣子想藉此逃脫。現在不是帶耀走的時候。和紅颯的計畫不能在此時被打亂。
『真奇怪這裡平常不會有陌生人的
耀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只是張著大眼看著七夜。光是這樣七夜就感覺自己脈膊比平常快上一倍,不像自己心臟似。而耀只是自顧的向前靠近七夜。最後將鼻息貼近他的頸子旁。這個舉動讓七夜趕緊把對方拉開一小段距離。
『抱、抱歉!我不習慣人家這樣
為了掩蓋自己雙頰發熱、汗水直流的自己,七夜連忙把臉別到一邊去。卻發現自己一直意識著正抓住耀的手臂的狀態。可耀表情卻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單純眨著那雙長睫毛覆蓋住的杏眼。
總覺得。很讓人懷念
『欸?
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話語而沒有防備的七夜就這麼被耀投入懷中用力緊抱,兩人因此摔進路邊的草叢之中。
!
自己的頭部和背部正擊地面。為了護住對方的身體,七夜也只好犧牲了。但耀柔軟的軀殼,帶著微些香甜的氣息。那是他懷念的,渴求好久的耀。
『好奇怪真的好像又癸
耀捧著七夜的臉頰,露出了宛如過去時光的溫柔笑容,那瞬間似乎連呼吸都被遺忘了。濕軟的唇瓣就這麼貼了上來。這個動作讓七夜殘存的剩餘理智全都拋諸於腦後,他緊摟著耀纖細的身體,感覺對方比起以前更加消瘦。不自覺的咬緊牙關。原本吸吻著耀雙唇的動作也變得粗魯的啃咬,像是在蹂躪著那雙嫩唇。熾熱的舌頭也順勢探進耀的口腔內,攫住對方的舌尖糾纏在一起。嘴中的唾液也不斷的灌入到對方口腔內,令耀不禁發出弱小的啜泣聲。
『又癸(ゆうき)…又癸(ゆうき)…
耀的細小哭聲像是要把他的胸口塞滿一樣,苦澀的味道從口腔中散發開來。感覺大腦和心臟都糾結在一塊,快迸裂開來了。
他伸手用力拉扯掉耀的褲子,早已被分泌物玷污的下體拉開一絲淫穢的銀線。而耀也焦躁的拉開下七夜褲頭上的拉鍊,脹紅的性器從褲頭中彈出。
七夜有些膽怯的看著耀那張被淚水沾滿的臉龐,他無法思考究竟這麼做下去是對還是錯。
但耀卻張開了雙臂笑著,像是迎接他一樣。
如同過去在那狹小公寓一樣。拼命眷戀雙方身體,有些荒唐卻愛戀不已的不斷交合。
把那當成對方同意的契機,沒有經過任何潤滑便挺進了耀身體的深處。耳膜內夾雜著耀的啜泣和嬌喘。背後的布料被對方又抓又擰,方才摔倒在草地上的傷口跟著一起昇華成甜蜜的痛處。

抽插著耀後庭的陰莖發出猥瑣的水聲,混合著血液和腸液在入口激起了粉紅色的泡沫。似乎刺激了耀,讓被壓在自己身下的耀發出更加糜爛的叫聲。而一直緊咬著牙關的七夜終於鬆開嘴,發出有如野獸的低吼。迸裂的濁白熱浪大量射入了緊絞著自己的熟肉之中。


有如短暫的美麗夢境。七夜不曉得時間究竟過了多久。只知道自己不斷像隻野獸,發狂的抽插著耀的身軀。等到自己懶得再數射入在耀體內次數時,注意到天空不再是晴空萬里而是夜幕星垂的夜晚了。




奎皓看著手中成疊的資料。房內沒有任何燈光,靠著僅僅是皎潔的黃白色月光。
黑夜裡的太陽嗎?果然只有小孩才想的出來。月亮本身並沒有光芒,只不過是靠著太陽的折射而發光。不是嗎?耀。』
耀倚靠著奎皓的腳邊。像是一隻乖巧的貓咪般,讓奎皓輕撫著自己的下顎。男人只有在這時才帶著能說是慈愛的笑容。
那個不是又癸
『嗯?
耀輕聲喃喃著,閉上了那雙像是長毛貓的雙眼。
『又癸有兩隻眼睛只有一隻

『披著相同外型、有著相同氣味但只有一隻眼睛的惡魔。』
聽到耀突然放大些音量如聲訴著什麼似,右眼的眼球同時綻放出邪魅的藍紫色光芒。奎皓大笑了起來。
『是啊。是惡魔。耀說的沒錯。被月光吸引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而是屬於黑暗,棲息在黑暗裡頭的怪物。』

又癸不是怪物。』
雖然誕生在黑夜之中,只能存在於黑夜裡殘喘活著。但是他

是人。』
耀的表情變得有些執拗。奎皓只得默默笑著。

『人是嗎只有人不覺得自己是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